笔趣321 > 猛龙过江(张超林芳) > 第747章 完结
    月满弓的脸色铁青。

    “姜明弄了这么多毒品,还用江湖少年人做实验,究竟是什么目的?”

    其实我们的心中都有了答案,只是不敢说出来罢了。

    姜明是想用毒品来控制整个江湖。

    李葛痛哭流涕,对我求饶。

    “我该说的都说了,饶了我吧。”

    我一脚踢在他脸上,他原地打了个滚,哎哟一声,撞在墙壁上,疼得直掉眼泪。

    “快,我们不能耽误了,一定要找到姜明的制药厂。”

    月满弓把李葛抓了过来,沉声说:“我问你什么你说什么,制药厂的地址你知道么?”

    “我也道啊。”李葛尖叫着,看着我对他亮拳头,他哭喊着说,“但是,但是有一个人知道,你们也认识的。”

    “谁?别和我兜圈子。”

    “何必。”

    我和月满弓两个人面面相觑:“什么?!”

    “你们肯定不知道吧,何必就是姜明背后的大老板,他才是青龙帮真正的老大。”

    我和月满弓两个人都傻眼了,真不敢相信,难道是李葛骗我的?

    我问李葛:“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啊,你忘了我是做什么的,这个何必的账上有巨额进账,钱都是从境外兜了一个圈子的,虽然洗得很干净,可是我就是干金融的。后来我发现,何必的账,就是青龙帮的账。”

    李葛不这么说的时候,我不会猜到何必的头上,可是李葛这么一说,我一下子全都对上了。

    何必只是一个老师,可他却和贩枪的团伙勾搭上了,这太奇怪了。

    李葛跪在地上,他知道自己已经完了,只能苦苦地对我求饶。

    “我全都跟你说实话,张超,你留我一条命。今天,姜明会出第一批成品,因为实验已经成功了,他会立刻把这批货拉走,如果你们今天不能拦截这批货,之后再想拦截就难了。而且不管是武林大会,还是月家的族长换继承人,姜明……其实他都是打算直接把你们炸死的。”

    我对楚潇潇说:“潇潇,你在这里看着这小子,不让要任何人接近他,已经联系,我让雪豹过来接管他。”

    其实我很不放心楚潇潇一个人待在这里,但我和月满弓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楚潇潇知道情况紧急,对我点了点头:“你去吧。”

    我在楚潇潇的额头上亲了一口,隔了这么长时间没见了,我真的想死她了。

    “等我回来。”

    “你一定要平安回来。”楚潇潇红着眼眶说,“要小心姜明这个变态。”

    “放心,我答应你,一定会平安回来。”

    我和月满弓一秒都不敢耽误,我马上就给蒙蒙打电话,让他给我何必的定位。

    “何老师?”

    “他是青龙帮真正的老大。”

    “什么?好,我马上把他的位置传送到你的手机上。”

    很快,蒙蒙就把定位给了我,我开车,月满弓拿着手机导航,我们驱车到了码头边的一个老工厂。

    看着这个工厂,我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

    月满弓问我怎么了。

    “这,竟然是这里。”

    这是我爸创业的地方,他开的第一个冷冻厂,没想到这个地方竟然还在,而且还变成了一个制药厂。

    月满弓用胳膊肘推了推我。

    “你看。”

    厂区中间停着几辆卡车,果然像是李葛说的那样,今晚,这些“货”要拉走了。

    我先给夏葛怀发短信,让他赶紧带警察过来。

    然后我对月满弓说:“不能让他们把东西带走,我们得阻止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两道聚光灯从远处同时转过来,照在了我和月满弓的身上,我们俩本来蹲在草丛里,一下子被照了出来。

    “出来吧,别躲了,我刚才还和姜明说呢,你会来的,姜明说你们被困在了宁城,今晚到不了,还是我了解你,这种场合你是绝对不会出席的。”

    听到这个声音,我心中的愤怒像是火一样燃烧。

    “何必!你骗得我们好惨!”

    何必从厂房里走出来,远远地看着我们,同时,从四面八方,大概有十几个狙击枪,同时指着我和月满弓的脑袋,就算我们是大罗金仙,也逃不出这样的天罗地网。

    何必像是变了一个人,姜明跟在他的身后,如同一个虔诚的小弟。

    “那都怪你太聪明了,要不然我就可以直接杀了你,也不用骗你了。我很好奇,都说纪嫣然聪明无双,她坏了我父亲想要一统江湖的大好计划,现在她的儿子竟然又来坏我的事,所以我就想了一个小小的办法,接近你,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果然,你不比你母亲差。”

    我咬牙切齿:“我妈的事和你们家人有关系?!”

    “那当然,那辆大卡车,就是我安排的,说错吧,撞得像是肉泥一样。哎呀,我早就看那些江湖大家族不爽了,我爸爸也一样,没错,我爸爸不是一个江湖人,可是那又怎么样,就不能一统江湖了么?什么江湖,也不过就是一群人而已,只要是人,就有血有肉,有仇有恨,就有弱点,有欲望,就会沉迷于快了,耽于享受,我只要给了他们想要的,他们快乐了,我也得到了江湖,这样不好么?可是你母亲和你父亲,偏偏要阻止我爸!他们该死,该死!”

    月满弓怒不可遏:“你把人变过了那个样子,是给他们快乐?!”

    “对啊,他们本来也不聪明,只不过又变回了野兽的样子,不快乐么?姜明,你告诉他们,你快乐么?”

    姜明的手也了发抖,这像是毒瘾发作的样子。

    何必笑着说:“拜拜了,张超,你妈是挺聪明的,也死在了我爸的手上,尸体都看不出样子了,撞得稀巴烂。你也挺聪明的,死在我的手上刚好。”

    他抬起手,示意那些狙击手动手。

    我闭上眼睛,绝望无比,没想到竟然会栽在这里。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枪响,一个狙击的红外线从我的额头上一下子转移到了何必的头上,然后只听一声枪响,砰地一声,何必大半个脑袋被轰得稀巴烂。

    姜明诧异极了,冲着那个狙击手的方向看去。

    隔着黑夜,我也看见了那个站起来的狙击手,她个子很矮小,是个女人,带着斗篷。

    但是一阵风吹过,吹开了他的斗篷,我和姜明都把她的长相看得一清二楚。

    姜明老泪纵横,失控地朝着那个狙击手跑去,疯狂地笑着,大喊:“嫣然,是你,你没死,你真的没死,杀了我,带我离开这个无趣的世界。”

    他跑着跑着,伴随着一声枪响,子弹洞穿了他的额头,姜明到了地上,半个脑袋都被轰掉了,可竟然带着微笑。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其实调查了这么长时间,我早就已经有些猜到是这样,只是我没想到有一天,我梦想会成真。

    她隐忍躲藏了这么多年,也许等得就是现在。

    我看见她望着天,喃喃自语,在祷告一样,虽然脸上有皱纹,可是那天真的样子就好像少女一样:“亲爱的,我做到了,替你报仇了。”

    与此同时,千门的老掌门,和楚梦歌的妈妈,此时都在床上醒来,望着外面漆黑的天仿佛心有灵犀一样,露出了微笑。

    那是我十岁后第一次见她,也是最后一次见她。

    过了一个月后,我和楚潇潇结婚了,楚怀恩因为侵占公司财产罪而被关了进去。

    一年后,我们的孩子出生。

    但是关于妈妈的那个秘密,我一直藏在心里,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我觉得,她这一生,经历了种种不幸,可是也经历了最幸运的事——就是遇到我爸,人世间的一切纷纷扰扰,都和她无关了,我应该把这最后的清净,留给她和我爸。

    那是命运给她最大的礼物,和救赎。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