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天道编辑器 > 第八十一章 远祖之力
    卓微雨道:“世族弟子听着,特战队成员赢得的资源,都要从你们身上扣掉!”

    世族弟子深吸一口气,世族的资源有限,卓微雨说出这样的话,他们并不意外。

    “卓平,我可以容许你动用远祖之力。”卓微雨忽然开口。

    卓平一怔:“姑姑,我可以吗?”

    “如果威力失控,我会帮你拦下来的。”

    “好!”卓平顿时变得战意灼灼。

    他已经很久没有倾力一战了!

    在场众多新兵们听得都有点懵,远祖之力,那是什么玩意儿?

    听起来似乎很牛逼的样子。

    而且按照卓平的意思,远祖之力的威力,竟然连他都不能驾驭,而需要卓微雨在一旁辅助限制,这也太强了吧。

    要是威力真的失控,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宁直有没有可能被打成重伤?

    “远祖之力……”

    宁直也暗暗留心,世族底蕴深厚,而他却对武道一知半解,输在信息不对称上也不是没可能。

    “我要用那次F级通用编辑权限,提升《盘古魔神经》!”

    宁直直接把陆炎给的F级编辑机会给用了。

    临战之前,宁直要把自己提升到最强状态。

    现在宁直体质、生命力属性点都有剩余,加上宁直昨晚刚刚经历了两次E-级编辑权限的洗礼,

    直接用掉一次F级编辑权限用来提升《盘古魔神经》,算是很轻松的事情。

    编辑器提示:“F级通用编辑权限已使用,提升开始。”

    这一刻,宁直感觉自己全身酸痛,骨头发痒,他知道,这是因为肌肉和血脉,都在努力成长。

    他的体能值在平稳上升。

    宁直看了一眼自己的属性——

    宁直——

    生命力:1.5。

    力量:7.5。

    敏捷:7.6。

    体质:1.6。

    智力:1.3。

    精神力:1.0。

    《盘古魔神经》第一卷进度:6%。

    《盘古魔神经》的进度,再提1%!

    宁直修武道这一步,越来越认识到《盘古魔神经》的强大。

    寻常武者,都是靠生命能来提升体质,武者的战斗力,也大半来自于生命能。

    而宁直却完全不一样,他仅仅靠肉身力量,就达到了这等战斗力,超越了一些世族子弟使用生命能的实力!

    能有这种效果,自然是《盘古魔神经》的功劳。

    更别说,现在宁直的《盘古魔神经》还只是残卷,而且只修炼到了6%。

    宁直很想知道,若是将《盘古魔神经》补全,并将肉身力量修到极致,又会是何种效果。

    力量再次增长,宁直的信心也更足了。

    “卓炎世族弟子,卓平,凝真境!”

    卓平对着宁直行了一个武道礼。

    凝真境?这是武道的第五个境界么?

    这卓平,看来比卓峰要强得多!

    宁直稍稍留意了一番,也对着卓平回礼:“特战队新兵,宁直。”

    行礼完毕,卓平从兵器架上取下来一杆枪。

    紫桦木的枪杆,虽然没有铁戟木重,但是弹性十足。

    枪头也是木制的,但是削尖了,别说是武者来用了,就算是普通人用,加上冲刺的力量捅下去,也能在人身上捅一个窟窿。

    又是武器。

    宁直有点郁闷,赤手空拳对别人武器在手,总是要吃一些亏的。

    “开始吧。”

    卓微雨淡淡的说了一声,几乎与此同时,卓平动了,他生命能爆发,右脚猛地一踏地面,身体如同鹰隼一般冲天而起,一跃四五米高!

    而最诡异的是,卓平的身体似乎能在空中借力,以完全违反物理规则的方式,还未达到最高点便忽然下坠,让人措手不及!

    卓平的速度太快了,不但他身法快,手中枪更快,一枪刺出,如同闪电劈落!

    这一枪,直刺宁直胸口!

    宁直瞳孔收缩,他完全没有料到卓平能在空中借力,所幸他体质极高,7.6的敏捷爆发出来,宁直身形爆退!

    与此同时,宁直右掌拨出,龙筋虎骨拳之四两拨千斤!

    有之前拨开卓峰长刀的经验,宁直这次拨开长枪是轻车熟路,可是当宁直手掌一触碰长枪的时候,宁直顿时脸色变了。

    在这长枪之上,宁直并没有感受到能量波动,这枪看似快如电光,但实际上轻飘飘的根本不受力,随着宁直这一拨,枪杆直接被拍飞!

    “虚招!?”

    宁直顿时明白,卓平这只是虚晃一枪!若是卓平这一枪灌注全力,却被宁直破解,必然招式用老,陷入被动,可是从一开始,卓平的杀招就不在枪上!

    “不要以为只有你会拳法,卓氏也有拳法!”

    卓平大喝一声,直接弃枪不用,他左肩前冲,右手收回腰间,五指握拳,澎湃的生命能都聚集在这一拳之上。

    卓氏长拳!

    一拳轰出,如流星破空。

    卓平这一拳,直接轰向了宁直的胸口。

    而宁直刚刚使出一招四两拨千斤,此时招式用老的反而是宁直,眼看着卓平这一拳袭来,宁直陷入绝境!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向宁直。

    宁直到底实战经验不足,落入圈套,被卓平抢得先机,而这一击避无可避!

    宁直后退一步,可是根本躲不开卓平的拳势锁定。

    眼看着卓平这一拳袭来,宁直忽然心如止水,仿佛时间在这一瞬间慢了下来,宁直对周围的一切感知,都前所未有的清晰。

    绝地反击,背水一战!

    宁直右腿猛然踏地,身体不退反进。

    龙筋虎骨拳七十二般变化之背水一战!

    “喝!!!”

    宁直一声爆喝,声音贯穿整个武道馆,直冲云间!

    在周围的新兵被这呼啸声冲击,只觉得耳膜生疼,老天!这是人能发出的声音!?

    背水一战,本就是绝境求生,只攻不守,只进不退!

    宁战死,不枉生!

    宁直打出这一拳的时候,全身血脉沸腾,背水一战的拳意,已经融入到他的骨髓之中!

    拳拳相对,短兵相接!

    眼看着宁直不闪不避,迎着自己的卓氏长拳,一拳反击!

    这一刻,卓平甚至有一些发虚。

    然而武者习武,十年苦修,何惧一战?

    卓平猛一咬牙,这一拳依旧砸下!

    卓平一拳轰在宁直胸口上,而宁直也同时轰中了卓平的小腹!

    “蓬!”

    两人同时倒飞出去!

    宁直被甩出十几米,重重的摔在地毯上,他只感觉自己胸口像是被大锤砸中一般,心脏都跳不动了。

    痛入心腹!

    我的防御力,不够!

    宁直很清楚自己的问题,他现在高力高敏,可是体质不足,如果不是靠着背水一战的拳意,冲击了卓平的生命能,那这一拳之后,他怕是已经站不起来了。

    “宁直受伤了。”

    “他好像伤得很重。”

    在场新兵其实不太看得清两人的动作,只见到他们拳头轰向彼此,然后双双倒飞出去。

    这么狠吗?

    新兵们面面相觑,他们自问,如果换了他们上场,绝对不敢这么拼。

    “真是好拳。”

    云啸龙由衷的说道。

    卓平习武十年,不说身经百战也差不多了,可是刚才,卓平的必杀一拳竟然被宁直的拳意所影响,威力被削减了!

    否则刚刚交手,胜负已分!

    在云啸龙身边,卓微雨右臂环抱左臂手肘,左手轻轻握拳抵住嘴唇,牙齿轻咬食指的根部指节。

    熟悉卓微雨的人会知道,当卓微雨对一件事无比专注的时候,她就会下意识的摆出这个姿势。

    卓微雨真的震惊了。

    这是那个近乎无赖的小子打出的拳吗?

    在武道界,拳如其人,剑如其人,枪如其人。

    但现在这种情况……

    这完全对不上号啊!

    如果光是看拳,卓微雨一定以为打出这套拳法的人,是一个经历无数厮杀,生死看淡,品味无敌寂寞感的绝世高手。

    可事实上,打拳的人是一个皮到没朋友,贱到骨子里,脸皮比墙厚的家伙……

    卓微雨感觉自己的三观被颠覆了。

    卓平比宁直先站起来,他足尖一挑,再度提起长枪。

    而反观宁直,依旧半蹲在地上,捂着胸口。

    “卓平好像受伤比较轻。”

    在场新兵们看得贴切,刚刚一击,明显是卓平占了上风。

    虽然现在看起来怎么都是卓平占据了赢面,可是在场新兵们都幸灾乐祸不起来,宁直跟他们一样,也是新兵。

    都是新兵,宁直甩他们十万八千里,这差距太大了,宁直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宁直,你很强,我佩服你。”

    卓平咬牙道,刚刚一击,看似卓平占上风,但卓平却知道,是自己输了。

    他输掉了战意!

    他以虚招骗过了宁直,弃枪用拳,占据了绝对主动。

    本来一拳就可定胜负,可是在最后时刻,宁直绝地反击,竟然凭借一往无前的气势强行压制了自己的生命能。

    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被宁直打飞,如果不是靠着生命能防护,他受伤会比宁直还重。

    简直是耻辱!

    “你的拳意比我强,但战斗的最终结果,还是靠绝对的力量来决定的!宁直,你还是要输!”

    武者战斗,讲究扬长避短,既然输掉了战意和拳招,那就是输了,就算发狠、不甘心再来一次,他也不可能在这方面超越宁直。

    拳意以后再磨砺,他现在就是要赢这场战斗。

    如此,他就要倚仗自己的长处。

    卓平握紧拳头,这一刻,在他眉心之间,有一道灰色的纹路凭空浮现,如同火焰一般燃烧。

    这纹路出现之后,就开始缓慢蔓延,从眉心一直蔓延向两侧眉间。

    与此同时,在场的新兵们,都分明能听到卓平身上发出水流一般的声响。

    这是……

    人们吃惊。

    “是血液流动的声音。”卓越操持着他的湘南口音,开口说道。

    武者修炼到一定境界,血脉流动中都会融入生命能,如滔滔江河,甚至发出汹涌的涛声。

    卓平还达不到这一点,但仅仅能隔空被人听到,却已经足够惊人了。

    “这难道就是卓教官说的远祖之力?”

    有脑子灵活些的,产生了联想。

    这远祖之力光听名字就感觉很神秘,为什么世族子弟会掌握这种力量?

    这来自于血脉遗传吗?那最开始这股力量,又是来自于哪里?

    人们心中好奇,世族的秘密太多了。

    但毫无疑问的是,远祖之力非常强大,激发之后不谈那神秘的火焰纹路,光是这血液流动的声音就让人心惊。

    人们甚至隐隐的能感觉全身血脉与之共鸣。

    “宁直,一旦激发远祖之力,我也控制不住自己招式的力量,一不小心,你甚至可能会死掉,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眼看着宁直依旧捂着胸口,半蹲在地上,卓平没有第一时间出手,他在心中判断宁直的剩余战斗力。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刚才的交手卓平已经吃过一次亏了,如果不小心,他阴沟里翻船也不是不可能。

    其实在卓平心中,他还是希望宁直能够再度爆发出刚才那种级别的拳意,与他酣畅淋漓的大战一场,一雪刚刚的耻辱。

    可是现在看来,宁直的情况不妙,没有生命能支撑,终究后劲不足。

    “你若继续沉默,我视作你要迎接我的这一枪,那我不客气了,真死了别怪我!”

    卓平说着爆喝一声,他眉心间的远祖纹路燃烧得更为剧烈。

    然而就在这炽烈的生命能中,卓平分明感受到了一丝不圆融的地方。

    嗯?这是……

    卓平忽然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似乎下降了几度,原本封闭的武道馆,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股股寒气在流转。

    而这股寒气的来源,是宁直。

    此时的宁直,一手按住胸口,一手按在地面上。

    真特么的痛啊。

    他感觉胸口被卓平击中的地方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压住,喘不过气来。

    不过这一战,可是关乎大几千万的资源,至于卓平说什么死了别怪我,孩子你江湖气息太重了,入戏太深了。

    一群教官就在旁边看着呢,能让我们出大事吗?

    你这是用绝招前不说几句场面话不舒服是吧?

    反正有这么多高手给兜底,还有这么都钱在等着我拿,这还能不拼?

    想到这些,宁直的气息变了,连同周围的武道馆都受之影响,似乎变成了横尸遍野,硝烟纷飞的沙场。

    杀气再起!

    看到这一幕,云啸龙有点郁闷:“这小子,刚才眼睛还转来转去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他自己就是使用杀气的高手,按照他的经验,杀气都是要酝酿的!

    简单来说,使用者首先要自我洗脑,得表现得像个杀神才行。

    你用杀气的时候还嬉皮笑脸的,那像话吗?

    甚至大多数武者,都要在战斗中慢慢积累杀气,通过一系列的招式铺垫,将杀气酝酿到巅峰。

    可是宁直这种,一秒入戏。

    前一刻还在打自己的小算盘,下一刻就变成了杀神,你这杀气是按了水龙头吗?说放就放?

    “嘿嘿,这小子是有点邪门。”卓越在一旁开口说道,“不过武道也讲究心境的,心境要融入到招式之中,就像是剑客的人剑合一,刀客的人刀合一一样,战斗中的念头不纯净的话,招式终究会受影响……”

    卓越正说着,云啸龙忽然脸色一变。

    “等等,这是……”

    “嗡!”

    一声剑鸣传来,如龙吟之音,响彻在此时安静的体育馆中,分外清晰!

    宁直手中无剑,这剑鸣自然也不可能来自于宁直。

    它来自于云啸龙!

    是云啸龙身后的黑色重剑,发出了震颤之音!

    云啸龙惊愕的扭头看向自己背后的剑。

    杀戮剑域无需云啸龙催动,自行开启,与宁直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共鸣!

    卓越也是愣住了,他后半截话还没说完,直接咽回去了。

    十米之内的新兵顿时感觉恐怖的剑域压力袭来,他们忍不住纷纷后退。

    云啸龙目光一凝。

    作为黑色重剑的主人,在场没有比云啸龙更熟悉杀戮剑意,他分明从宁直身上感受到了血染沙场的煞气,和金戈铁马的铮鸣!

    “这小子,到底怎么领悟的!?”

    云啸龙心里震惊无比,这宁直太妖孽了,原本云啸龙看宁直,怎么都不像是武道奇才,但云啸龙的评判,是以过去的经验为参考的。

    难道说……在新宇宙的规则下,宁直碰巧与这种规则十分契合,恰恰是天才中的天才?

    云啸龙已经来不及细想了。

    这个时候,卓平已经动了!

    凭借远祖之力加持,卓平速度飙升,比起宁直的最快速度,还要快!

    不但如此,卓平有身法加持,他施展的是卓炎世族的“烈火迷踪步”,传闻这步伐练到极致,可以在火堆里穿梭而过,却不烫伤脚,可见这身法的速度。

    “嗖!”

    卓平一枪刺来,枪如游龙,磅礴的远祖之力加持之下,这一杆紫桦木枪,竟是燃烧起了火焰。

    极限的速度加持之下,火焰在空气中划过流星一般的轨迹,直刺宁直的胸口!

    一击定乾坤!

    可就在卓平冲入宁直身前的时候,异变突生!

    卓平像是忽然踏入泥沼之中,他极速冲出的身体,骤然减慢了许多。

    那一刻,卓平感觉一股磅礴的压力扑面而来,他像是撞在了一堵看不见的墙上,五脏六腑一阵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