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两手都要抓
    对于母亲,方蛰没有任何办法,一般情况下,只要你不结婚,问题都没法暂时解决。就算你结婚了,没个孩子,问题还在继续。家庭是个人生活的基石,此观念根深蒂固。就算是组织部门选拔干部,家庭因素也在考量的重要标准之一。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建业之行,于芬没跟着去,方蛰带着梅影驱车前往。没熟人引路,只能找中介,最后看重的是秦淮河旧院附近的一处门面,方蛰有购入的计划,很明显不现实,最后只能租。

    搞定之后,电话姑苏那边装修公司来人看房,统一标准的设计就这点好。做多了工人也熟练了,进度能大大的提高。这次租期是五年,方蛰本打算多租五年,奈何房东坚持,只好放弃。方蛰开价要买,房东表示要考虑,看这意思要不了了之。

    这年代的旺铺,想买不是你有钱就能买的到的,这是很痛苦的事情,除非你是开发商。方蛰还没有做一个地产商的想法,毕竟地产商是方蛰上一辈子最痛恨的人。曾经拿着全款去买房,居然还要摇号,方蛰觉得简直是在搞笑。

    买房子要摇号这种事情,不是地产商自导自演,都是活见鬼了。

    花了一周的时间,方蛰回到松江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屋子里没人,洗澡躺床上很快睡着了。临睡之前似乎有什么事情自己忘记了,想不出来便干脆闭眼不想,睡觉!

    年轻的身体最大的优势就是恢复快,大叔的灵魂对此深表欣慰。下楼在小区里跑步的时候,路边有青春的面孔在背单词,真好啊!

    回到屋子里洗个澡,方蛰没有联系白莉的想法。不是淡忘,而是不想让她误会自己多心。早饭后,直接开车去了专卖店,路过一家才开张的花店,方蛰停车下去。1992年真好啊,可以随便在路边停车,不会引来交警。

    已经是中秋,早晚有点凉,尽管方蛰年轻的身体火力十足,并不会感觉到凉,还是穿了一件长袖的衬衣。店里的老板正在做开店的准备,方蛰的出现让她脸上荡起微笑,这个点就有生意上门,心情一定会好的。

    一束玫瑰包好,方蛰付钱出来,想起店主那羡慕的表情。难道说,开花店的老板没有收到过男人送的鲜花么?如果是这样,真的好惨。

    方蛰思绪乱飞的时候,专卖店已经到了,停好车下来站在橱窗边往里看,刚开门的店里,几个女店员正在忙碌,没人注意到方蛰的来到。

    没看见白莉啊,方蛰有点郁闷了,准备好的惊喜还要延迟一下。其实车位上没看见夏利,方蛰就有点担心了,毕竟是新手上路,生怕白莉伤着了。那样还不如开她的小木兰呢。

    正想着呢,听到动静,回头看一眼,白莉的新夏利出现了。这款夏利车真的很小,很短。开到一百的时候,你会觉得这车在路上飘。(PS:真实感受,93年从海口包一车去三亚,赶一个椰子节的任务。包一夏利,司机开的猛,一路惊吓。)

    方蛰露出微笑,正准备上前时,车门打开,下来一个男子,方蛰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男子殷勤的打开后门,车上下来的白莉看见方蛰的时候,瞬间如雕塑一般。

    看了一会方蛰阴云密布的表情,白莉笑了,慢慢的往前走一段,歪着头看着他。开车的男子站在一旁尴尬的笑着,手里还拿着车钥匙。

    “谢谢了!”白莉接过车钥匙,男子大概是受不了方蛰释放的气压,掉头逃窜。

    “车撞了,才修好。刚才那位是修车师傅。”白莉不敢让误会加深,小姑娘才不屑解释呢。什么狗屁的你不相信我,等于你不爱我,这种逻辑白老师是不会接受的。

    “人没事就好!”方蛰脸上的坚冰融化了,仔细看看白莉,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

    “你刚才的样子很吓人哦。”白老师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害怕,但心里却并不平静。方才那种要吃人的眼神,白莉还真的头一回见到。

    “要不要给你专门请个司机?”方蛰觉得还是放弃对女司机的要求吧。

    “你想多了,是别人撞的我。车停在路边,被一辆摩托车撞了。撞了车,人还跑了。修车费还得我自己出,气死我了。”白莉如是说,方蛰彻底放心了。

    “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方蛰气急败坏,口不择言。

    “那你还是先自杀吧,这家专卖店就是你的。”白莉笑着打趣,方蛰摆摆手:“白老师,学问不精哦,这里的店指的是旅店客栈。”

    “行了,别卖弄了,昨晚上我在家里住的,省的你疑神疑鬼的。”白老师直接拆穿了。

    “哦!”方蛰直接往前走,与白老师擦身而过,没有等到一个拥抱的白老师一脸错愕。打开车门的方蛰弯腰拿起花束,起身时一脸宠溺的微笑:“送你的,你比花好看多了。”

    白莉瞬间醉了,两颊酡红,鬼使神差的抓住方蛰的手,拉着他就往专卖店里跑,方蛰被动的被拽进店里,又被拽入后面的休息室。几个店员的表情,已经找不到形容词了。

    白姐原来如此奔放么?大概是店里每个店员此刻的心情。

    其实店员们想多了,白莉只是不好意思在街上拥吻罢了。出差一个星期,白莉仿佛有无数的话想对方蛰说,但是真的拥抱在一起时,千言万语不如一抱。

    严打时期,开车是不会开车的!严打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一个优秀的团队,对于一个企业来说,真是太重要了,这几乎是成功的主要因素。

    方蛰在外一周,公司上下有条不紊,一点事情都没耽误。

    销售组那些年轻人,成长的的速度超乎预料。四件套市场,新花色全面铺开后,旧花色销售步履维艰,让山寨者几乎无利可图。不能阻止你山寨,我就让你少赚钱,甚至亏本。

    这需要很强的技术积累,好在远大公司有方蛰这个抄袭者。

    重点还是价格,国内市场打价格战也就是这两年开始的,尤其是家电行业,两年后的94年,家电市场电视机价格战能打出狗脑子。

    回到公司,方蛰开管理层会议,人都到齐后,方蛰双手按着桌子,身子微微前倾:“公司发展的很快,大家都很辛苦。看起来我们的事业蒸蒸日上,花团锦簇。但是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就在这个时间点,无数此前看着很不错的企业倒闭了。”

    “大家不要觉得我在危言耸听,我告诉你们,我说的都是事实。只是你们看不到罢了。国内事情看起来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实则不然。我们的公司目前产品结构其实非常的单薄,一旦伊人牌出现滞销,公司的营业额将直接腰斩。四件套市场前景更不能看好,因为这玩意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下一步,公司的发展方向有两个方面。”

    “第一,专卖店的发展要提速,尽快的布局沿江三角洲地区。第二,产品结构的调整,四件套的生产将不再继续库存,需要多少,生产多少。车间方面将多余的产能转向低价服装,面对广阔的农村市场,一件衣服卖十块钱,款式还要好看那种……。”

    会议结束,负责记录的梅影等回到办公室才开口:“方总,生产低价服装不是问题,但是我担心会拉低伊人服饰的档次。”

    方蛰露出满意的微笑:“很好,能看到这点,说明你是用了心思的。想到解决办法了么?”

    梅影点点头:“换个牌子。”

    方蛰笑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抓低端市场么?”这个问题的本意,其实方蛰的标准答案是这样的,有钱为什么不赚?

    梅影却略带犹豫的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题回答不好会送命。毕竟,方总助理的位子,好多浪蹄子在虎视眈眈,随时想取而代之。

    “方总,您的境界太高了,听说当初您对棉纺六厂工人下岗的事情看不下去,才搞了这家公司。现在那么多姐妹们收益于您,我在这里替她们谢谢您了。低价服装市场利润很低,但您还是去做了,不是为了自己赚钱,而是为了更多的姐妹有一份工作。”

    嗯?你确定是在说我么?方蛰面无表情的坐着,看着面前的梅影一脸动容的讲述。

    关键是有人在捧哏啊!

    “说的好!”办公室的们被推开了,方蛰站了起来,看见一脸感动的方丽华。

    方丽华也是这么想的,如果方蛰想赚钱,他没必要做低价市场,伊人服饰做好了,利润就足够了。现在方蛰转向了,只能说明方蛰嘴硬心软,看似不在意那些职工的死活,实则一直在为她们的饭碗努力着,不然怎么又招了八百人呢?

    为了释放这些人的劳动力,只好转产低价服装咯。

    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方蛰对此无言以对,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呐喊:你们知道农村人口有多少么?你们知道这个市场有多大么?一件衣服赚一块钱,这个市场就能吃的满嘴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