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媛一回到研究所,就立马投入对江瑟瑟血液的研究。

    她发现自己研究出来的药物,只对病毒有抑制作用,达不到彻底消灭的程度。

    也就是说,她的研究再一次失败了。

    她看着培养皿里的玻片,烦躁的将手套脱掉扔到实验台上,转身走出实验室。

    “媛媛。”

    她一走出去,等在外面的上官谦立马迎上来,但不敢靠太近,略显局促的搓着双手。

    “有事?”上官媛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明天就要去意大利了,晚上回家吃饭,好吗?”

    一向在外人面前意气风发的上官谦,每每在她面前都显得特别的卑微,语气里都不自觉带着乞求。

    “不必了。”上官媛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毫不意外。

    上官谦苦笑了下,“媛媛,那天是我不对,我不该……”

    “不要说了。”上官媛不想再提起那天的事,直接厉声打断他的话。

    “好,我不说。你别生气。”上官谦急忙安抚她,“媛媛,不管你有多讨厌我,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哦?”上官媛扬眉,“比公司还重要吗?”

    “当然。”上官谦毫不犹豫的答道。

    上官媛点点头,“那好,你把公司交给我,可以吗?”

    “媛媛,这……”上官谦有些不知所措,他勉强的笑了笑,“公司是爸爸亲手交给我的,只要你和我结婚,公司不就等于是你的了吗?”

    “呵。”上官媛冷笑了声,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讽刺,“上官谦,你觉得我可能和你结婚吗?还有,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手段让我爸把公司交给你,不过,我会查清楚的。”

    闻言,上官谦急了,“媛媛,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怀疑我对上官家的用心吗?”

    上官媛拒绝回答他的问题,“你还有其他事吗?没有就请离开。”

    “媛媛,你为什么要这样?”

    一股无力感瞬间将上官谦淹没,他看着面无表情的上官媛,重重叹了口气,“算了,随你怎么想。我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我走了,希望你去意大利一切顺利。”

    见上官媛不接话,他深深的看了眼她一眼,只能无可奈何的转身离开。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上官媛才收回视线,她缓缓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压下内心的烦躁。

    自从爸妈走了之后,上官谦就接下所有重担,让她全心全意做自己喜欢的事。

    但如果不是上官谦,疼爱她的父母也不会那么早就离开这个世界。

    她睁开眼,嘴角勾起一丝讥诮,她也分不清自己到底对上官谦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天,她就要去意大利了。

    希望靳封臣见到她的时候不要太惊讶。

    ……

    莫邪寒玉按靳封臣的命令,赶往京都。

    看到他们的时候,江瑟瑟很是意外,“你们怎么来了?”

    “少爷让我们来给你做个全面的检查。”莫邪如实回道。

    江瑟瑟露出无奈的笑容,“我已经没事了,其实你们不用过来的。”

    “少爷他不放心。”寒玉说。

    闻言,江瑟瑟心里像是被棉花塞得满当当的,嘴上还是嘟囔道:“他真的太小心了。”

    莫邪忍不住笑着揶揄道:“少夫人,少爷这么小心,还不是因为他在乎你。”

    打趣完,他笑笑,话锋一转,“少夫人,身体检查是一定要的,不然我们不知道你身体里的病毒现在是什么情况。”

    江瑟瑟表示理解的点头,“我知道了。”

    于是,江瑟瑟乖乖的接受检查,才被上官媛抽了管血的她,又被莫邪他们抽了一管。

    这让她忍不住吐槽,“今天抽了这么多血,我得吃多少才能补回来?”

    “不是才一管吗?”莫邪看了眼自己手里的试管,纳闷的皱起眉。

    江瑟瑟边看着自己手臂,边漫不经心的说:“不是啊,那个上官媛也抽了一管。”

    “什么?”

    莫邪惊了,他和寒玉对视一眼,着急的问:“少夫人,她有说抽血要做什么吗?”

    听出他的声音有点激动,江瑟瑟转头看向他,眨了眨眼,回道:“她是说要检验看看血有没有什么问题。”

    “糟了。”莫邪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怎么了吗?”江瑟瑟疑惑的问道。

    “少夫人,你知道如果被更多人知道你身体里有一种新型病毒,那你的处境会很危险。到时候会有很多医学界的科研人员想要找到你,研究你。”

    听了寒玉的解释,江瑟瑟心中一惊,但还是道:“媛媛不会告诉别人的。”

    “她可以信任吗?”莫邪问。

    江瑟瑟皱了皱眉,“应……应该可以吧。”

    听她的语气好像不是很确定,莫邪不禁笑了,“少夫人,这次就算了,以后一定要注意,防人之心不可无。”

    江瑟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好的,我下次会注意的。”

    莫邪点了点头,把那管血递给寒玉,“你拿去检验看看,看病毒现在是什么情况。”

    “好。”寒玉接过后,就转身到临时搭起的实验台开始做检验。

    虽然设备没那么齐全,但做个血液检验还是可以的。

    “还要我做什么吗?”江瑟瑟问。

    莫邪摇头,“不用了。你可以出去等我们。”

    “好。”

    江瑟瑟走出去,正好和上楼来的尚盈碰了个正着。

    “怎么样了?”尚盈关心的问道。

    “还要等他们检验了才知道。”江瑟瑟回道。

    尚盈点点头,又问:“瑟瑟,你身体里的病毒是怎么一回事,你是怎么感染到的?”

    对此,尚盈之前只当她是身体不好,并不知道是这么的严重。

    江瑟瑟低头笑了笑,“这事说来话长。”

    “那你就简单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

    “嗯……”江瑟瑟想了想,说:“病毒是一种新型病毒,全世界应该就只有我身体里有,更准确的说是只有我感染了病毒还活得好好的。”

    “什么意思?”尚盈没明白。

    “其实我不是自己感染的病毒,而是有人把病毒注射到我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