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爷,你的王妃有毒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眉来眼去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眉来眼去   

    “不用道歉不用道歉,这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我就是问你们一句而已,你们不知道就不知道,没必要放在心上,更加没必要跟我道歉,知道吗?”

    

    “可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都帮不了秦清姐姐。”

    

    阿树还是觉得很愧疚。

    

    一直以来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帮助秦清姐姐,所以这会因为没能够帮得上秦清,他心里是真的挺不好受的。

    

    秦清到他这话无奈的笑了,她伸手在阿树头上揉了几下,“傻孩子,我又没有一定要你帮忙,而且你能帮我的话当然很好,不能帮我也不会责怪你啊,没什么好愧疚的,如果你应该帮不上我的忙就要愧疚的话,那我心里反而会难受了,难道你希望我心里难受吗?”

    

    阿树闻言连连摇头,“不想的,当然不想了。”

    

    “是啊,既然不想的话那就不要想那么多啦,总之以后也是这样,如果说我真的需要你们帮忙,你们能帮就帮,不能帮的话也没有什么,这你们真的不需要放在心上,如果你们每次都因为帮不上我的忙而愧疚,那我如果有事情想找你们帮忙,我也会不敢找的呀。”

    

    阿树阿虎听到这话脸都有点白了,他们两个人急忙道:“秦清姐姐我们不会了,我们不会再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了,你以后如果需要帮忙一定要找我们,千万不要不找好不好?”

    

    “好是好,不过我得看你们的表现啊,如果你们一边答应了我之后又老是因为帮不上我的忙就愧疚什么的,那我还是不愿意找你们帮忙。”

    

    “不会的,我们不会的,秦清姐姐,你放心,我们这次真的不会。”

    

    “行吧,既然你说不会,那我也就暂时相信你们这一次吧。”

    

    把阿树阿虎他们给安抚完毕之后,秦清又一次看向厉修寒跟萧容。

    

    “你们两个还是不打算说是不是?

    是不是我生气了你们也不在意,如果你们不在意那我就生气了,接下来我都不想理你们了。”

    

    两人听到秦清要生气了,自然是在意的,可是说起来他们笑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感觉他们说出来的话,秦清可能会不太高兴,所以才不说的。

    

    但是这会儿他们不说,秦清又要不高兴,于是两个人都陷入的纠结,最后两人也不有的有点后悔,觉得早知道的话就不笑了,如果刚刚忍住不笑的话,就不会有现在的事了,可是没办法呀,他们笑都笑了还能怎么办呢?

    

    厉修寒看向的萧容,萧容也看向厉修寒两人用眼神在进行眼神交流,大概是在问彼此该怎么办吧。

    

    秦清看着他们两人眉来眼去的模样,忍不住道我:“说你们呀,当着我的面就眉来眼去,是生怕我不知道你们感情深厚是不是?

    好吧,反正我现在都不是你们两个眼里一点都不重要,你们才是彼此最重要的人,我知道了,哎呀,行吧,你们去就去好吧,我走。”

    

    秦清说完作势就要走人,厉修寒跟萧容哪里能够让他们就这么走了,两个人赶紧一人抓住她一只手把她给拦住。

    

    “你们抓我做什么?

    你们不是感情好吗?

    那你们就继续感情好了,我不打扰你们呀。”

    

    厉修寒无奈的看着秦清,“卿卿你瞧你说的这话,好像我跟萧容两人有什么事的。”

    

    “哦,你们没什么吗?

    我瞧着你们就是有什么的样子啊,你们现在都变成我有秘密了,而且你们刚刚还当着我的眉来眼去。”

    

    眉来眼去这句话,成功的把厉修寒跟萧容两个人给恶心到了。

    

    毕竟他们两个大男人的病人说眉来眼去什么的,确实会觉得怪怪的。

    

    “什么眉来眼去啊,卿卿你说什么呢?

    我们刚刚就是一个眼神交流而已,什么眉来眼去,没有的事。”

    

    萧容这会也急忙道:“就是啊,师妹这眉来眼去这个词可不能乱用,我跟修寒哪里来的什么没来远去啊,我刚刚就是给了眼修寒个跟眼神,希望修寒可以说点什么,想让他安慰安慰你而已,眉来眼去的绝对没有,你别乱想了。”

    

    “真的是我乱想吗?

    可是我觉得你们两个人就是眉来眼去啊。”

    

    秦清看他们着急的模样觉得有趣极了,故意想逗一逗他们没办法,虽然这两个人笑话他呢,既然笑话他的话,那就不要怪他逗他们了,反正这也是跟他们学的,而且她这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报复吧。

    

    因为她这个人的报复心还是很强的。

    

    两个人哪里看不出来秦清是故意的,可是这也没有办法啊,谁让他们真的把人给惹生气了,所以就算知道秦清是故意的,他们也不会生气,只会继续哄着秦清,让她不要再追问他们,为什么笑这个事了?

    

    “好了秦清,咱们不是要去地牢的吗?

    不如现在去地牢。”

    

    厉修寒想了一下决定转移话题,反正他们本来就是要去地牢要去审问那些人的,既然如此的话,那就赶紧转移,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因为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的话,对他跟萧容都没什么好处,如果说只是对萧容没有什么好处的话,那些行家懒得管,可现在问题是他跟萧容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所以他不得不管呀。

    

    想到自己想办法还得顺带帮萧容去想办法,厉修寒就觉得有点点不爽。

    

    他这个人在某些方面还是比较小气的,因为萧容跟秦清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所以他总是时不时的有一点嫉妒,尽管萧容多次说过他对秦清没有什么男女之情,只是师兄妹是亲情,但他还是会有一点吃味。

    

    不过这会儿是真的没办法了,憋屈也只能继续憋屈着。

    

    秦清知道厉修寒,这是想转移话题,可是她是谁呀?

    她可是秦清啊,从来都只有她去转移别人的话题没有别人来转移她的。

    

    厉修寒想要转移话题,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她才不会轻易妥协的呢。

    

    于是这会儿她又双手叉腰,看着他们冷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