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六百五十三章污泥处理工艺的争论
    “董事长,您实在是太会收买人心了!不得不说,跟着你这样的老板干活,累死都高兴!”身边没有外人,刘芸丽也和余庆阳开起了玩笑。

    “哈哈!可别!可不能累死!你们累死了,谁给我干活?

    地狱里可没有我的产业!”余庆阳也和刘芸丽开玩笑道。

    “好啊!董事长,您这意思是,要是地狱里有您的产业,我们就算累死了,都不放过我们!

    到了地狱,还要给你当牛做马!”刘芸丽娇笑着,美目横了余庆阳一眼。

    电的余庆阳浑身发麻。

    不得不说,刘芸丽长的很漂亮,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很勾人神魄。

    好在,昨天晚上余庆阳刚刚和田甜大战三百回合,倒还把持得住。

    中午,余庆阳和华禹动画制作公司的高管,各项目组的组长一起吃了顿饭。

    ……

    下午,余庆阳来到白龙港污水处理厂项目设计研究办公室。

    华禹水务设计院联合国内十几所大学共同组建的项目设计研究组。

    原本只是同济,清华,海河大学等几所大学参与,但是国内各大学在知道华禹水务和上海市政府联合搞亚洲最大污水处理厂这个项目之后,纷纷想方设法,托关系走门路参与进来。

    污水处理项目,污泥处理科研组不是自由市场,自然不是谁想进都能进的。

    余庆阳挑挑捡捡,最终选择了十几所实力比较强大的985,211。

    科研小组的办公场地设在同济大学的一座科研楼里。

    余庆阳来的时候,没有通知他们,到的时候,顾汶等人正在开会,正为采用那种污泥处理工艺,争论的相当激烈。

    余庆阳没有进去,也没有让人去通知里面开会讨论的专家们,就站在门口,听着他们讨论。

    污泥处理就是对污泥进行减量化、稳定化和无害化处理的过程。

    污泥也有许多分类,有原污泥,初沉污泥,二沉污泥,活性污泥,消化污泥等等。

    如果按照来源分,还可以分为生活污水污泥,工业污水污泥。

    其中工业污水污泥又能分成好多种。

    听着里面的讨论,余庆阳也意识到,污泥处理不是一个独立的工艺,必须要和污水处理结合起来。

    “污泥堆肥,只是一个美好的想法!说他是一个美丽的梦想,也不过分!

    现在城市污水,哪怕是生活污水,里面也都含有大量的洗洁精,洗发水,汽车清洗剂等各种化学药剂,这样的污泥如何用来堆肥?

    采用堆肥技术生产出来的肥料,种出来的庄稼会不会先天各种毒害成分含量超标?

    用这样的肥料种出来的庄稼,你们谁敢吃?”一个头发斑白的老教授,站在台上,瞪着牛铃般的眼睛,大声质问着会议室里的专家。

    “林教授,我们也没有说所有的污泥都用来堆肥!

    我们可以……”

    一个五十多少的专家站起来,想要解释自己的设想,被林教授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可以什么?可以进行污水分类?

    别开玩笑了!

    这根本就不切实际!

    我们的市政官网还无法做到那么的细致!

    想要把污水分类,这要投入多大的财力物来对市政官网进行改造?

    顾总,你们华禹水务有实力完成市政官网的细分改造?”林教授又把矛头指向顾汶。

    “林教授,市政官网细分改造,别说我们华禹水务,就算是国家暂时也承担不起这个费用!”顾汶很诚实的摇摇头。

    改造市政官网,那可不是简单的加粗扩容,而是对市政污水管道进行细分。

    现在,刷锅,洗菜,洗澡,厕所马桶通通都进入污水管道。

    刷锅,洗菜产生的废水,都含有大量清洗剂等化工药剂,这些药剂少量不显,但是千家万户汇集起来,并且经过污水处理的沉淀,全部都堆积在污泥里面。

    可以想象,这样的污泥里面含有化学成分有多大?

    “林教授,你那个焚烧的法子也不靠谱啊!

    一,焚烧会造成空气污染,二,焚烧需要耗费大量能源!

    三,焚烧法会造成重金属的堆积,依然无法解决二次污染的产生!”又有一位专家教授站出来反对林教授主张的处理工艺。

    “第一,你说的耗能问题,这个我之前已经提到过,先对污泥进行碳化处理,然后进行焚烧,这样可以极大的减少对空气的污染。

    第二,焚烧会产生热能,可以利用焚烧产生的热能对污泥进行干化,碳化处理,这是一个循环利用的处理方式!

    另外,我之前也曾经提议,对焚烧之后产生的泥灰进行熔融处理!

    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对重金属固化处理进行研究!

    寻找出一条切实可行的重金属固化,提取的技术工艺出来!

    华禹水务投入大量资金,召集我们十几所院校上百位科研人员,不就是为了探索出一套更加可行的污泥处理工艺吗?”

    林教授水平不错,口才也很好,说话条理清晰,渐渐的占了上风。

    “啪啪啪!”见里面的争论差不多告一段落了,余庆阳才拍着手走进去。

    “董事长,您来了!”顾汶见余庆阳进来,忙上前打招呼。

    余庆阳冲顾汶点点头,又对会议室的专家教授笑道:“各位专家教授,刚才的讨论非常精彩!

    我这个外行,听了都受益匪浅!

    可见这段时间,大家的辛苦没有白费,对污泥处理,基本上有了一套比较清晰的认识!”

    “董事长,条理是清晰了,可是真正实现大规模,大批量的污泥处理,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

    首先污泥的干化,碳化处理,耗能非常大!

    如果采用电力来进行干化,碳化处理,所需要耗费的电力将是个天文数字!

    使用焚烧炉,利用热能进行干化,碳化处理,又和污水处理厂的设计原则冲突!

    咱们要建的是园林式污水处理厂,弄几座焚烧炉放在污水处理厂,直接影响园林的整体效果!”顾汶上前解释着目前的研究进展。

    “那可不可以,另外选择地方建焚烧炉,对污泥进行干化和碳化以及焚烧处理呢?

    我知道,污泥干化之前都会进行脱水处理!

    经过脱水处理后的污泥,已经可以避免运输时对环境的污染!”

    “可是,运输费用又是一个问题!

    二百万吨级的污水处理厂,全负荷运转起来,一天产生的污泥数量都是非常的惊人!”

    “这个费用既然是不可避免的,那么我们也只能接受!

    任何一种科学技术,任何一种生产工艺,都不会是十全十美的!

    都是在使用中不断的完善!不断的进步!”余庆阳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