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六百三十章小舅的奇葩
    “啪!啪!”挂了电话,老妈甩手又是两个嘴巴。

    “赵培军,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老妈流着泪骂道:“你上学不行,我求你姐夫带你学技术!给你买房子,给说媳妇!

    你坑你姐夫的钱,哭着求我,我原谅你了!

    你又坑你外甥的钱,你们一家人哭着求我,我又原谅你了!

    我拿出钱来给你买挖掘机,买吊车,我不求你报答我,我只求你像个人,有点上进心!

    可你呢?

    我给你钱买车,你却变着法坑我的钱!

    我也不怪你!

    只要你日子过得好!我也不求别的!

    可是你赚了钱不知道养家,跑出去花天酒地!

    你还是个人吗?”老妈是真的伤心了。

    尤其是兄弟媳妇话里话外,都是抱怨,好像赵培军变成现在这个样,都是她的错。

    她为了谁?

    老公嘴上不说,心里却是不痛快。

    最后落个里外不是人。

    余庆阳摇摇头,心里暗道,小舅有今天,可不就是你们惯的!

    惯成什么样,怪不得别人!

    “妈,回头我和下边交代一下,挖掘机和吊车的钱,让小舅妈去结账!

    另外,我放出风去,泉水的夜总会,练歌房,酒吧,洗浴城,谁敢接待小舅,就是和我过不去!”

    “你……”赵培军一听急了,不让去夜总会,练歌房,还把钱交给媳妇,这日子还能过吗?

    “你什么?不同意啊!先把钱还给我!还上钱你爱干嘛干嘛!没人管你!”余庆阳瞪眼道。

    “姐,你不能听阳子的,把钱都给我媳妇,我可怎么办?

    我一个大老爷们,身上没有钱,还怎么活啊!

    我不活了,我死了算了!”赵培军一把抱住姐姐的哭道。

    “你松开!多大的人了,你丢不丢人?”老妈挣了一下没挣开,气的骂道。

    “我不,没有钱我死了算了!”

    四十岁的人了,坐在地上像个孩子一样耍无赖,余庆阳也是长见识了!

    上一世还真没见过小舅坐地上耍无赖的模样。

    主要上一世,老爸破产后,小舅的行为把老妈伤的太深,直接断绝关系!

    这一世,不一样,虽然之前也被小舅气的要断绝关系,可是随着家里资产的增长,对小舅的恨意也就淡了。

    毕竟,家里有几百亿的资产,小舅坑自己和老爸的那几百万,也不算多大点事了!

    “你先起来!这么大个人,想什么样子!”

    余庆阳一看老妈又要心软,赶忙开口说道:“妈,小舅有今天都是你惯的!你要是真想为他好,那就把他交给我!

    我保证,他今后老老实实的回家过日子!

    你要是不舍的,那当我没说!

    今后你愿意给他多少钱,随你便,我们绝对不多说一句话!”

    “你怎么办?”

    “你别管,反正我不会害了我小舅,只要你交给我,我保证让小舅以后老老实实的回家过日子!”余庆阳强调道。

    “你不会打你小舅吧?”

    “我肯定不打他,他再不争气,也是亲小舅,是长辈,我可不想遭雷劈!”余庆阳笑道。

    “好!那就交给你了!”

    “姐,不要啊!我这就回家!钱给我媳妇,我没有意见!

    我不闹了,我回家!”赵培军一听要把自己交给外甥,吓得赶忙站起来就往外跑。

    “小舅,别跑啊!咱们出去聊聊!”余庆阳上前一把搂住赵培军的脖子。

    “姐,不要啊!我这就回家,我老老实实的,再也不去那些地方了!”赵培军吓得哭嚎道。

    “怎么了这是?在楼道里就听到你们吵吵!”这时老爸开门进来。

    “爸,没事,你和老妈等我一会,我送送小舅,一会就回来!”余庆阳笑着说了一句,搂着赵培军离开家。

    赵培军还想叫喊,余庆阳手臂一使劲,威胁道:“别叫唤了,再叫唤,我把你关小黑屋,关你一个礼拜!”

    来到楼下,余庆阳招招手,立刻有在楼下值班的安保人员过来,“董事长,有什么吩咐?”

    “送我小舅进山里反省反省!”

    “啊?是!”安保队员一愣,随即连忙答应道。

    心说,董事长真狠啊!自己小舅都送山里清醒清醒。

    “这个天清醒一夜,应该冻不坏!明天早上去接他,把他送回家!”

    “是!”

    “阳子,阳子,小舅错了!别把我送山里去!求求你了!别把我送山里去,我怕黑!”赵培军哭着哀求道。

    “晚了,这次是反省一晚上,下次我只是你再打着我家的旗号乱来!

    和小舅妈吵架,不顾家,我让你在山里反省三天!”余庆阳根本不听他的,直接把他交给安保队员。

    “对了,要是姥爷和姥姥知道这件事,那就不是三天了!我让你在山里待一个月!

    放心,我会让人每天给你喂点水,喂点吃的,饿不死你!”余庆阳又凑近小声提醒道。

    “你不是人,你就是个恶魔!那有你这样对自己亲舅舅的!

    你这是不孝,你要遭雷劈的!”赵培军大声诅咒道。

    “我也想知道,哪有舅舅坑外甥钱的?咱们一报还一报!”余庆阳说完,转身离开。

    赵培军还想挣扎叫喊,被两个安保人员捂住嘴,按到车里,向总台汇报了一下,让总台安排接替他们的人,直接开车离开小区。

    回到家,老妈还在抹眼泪,老爸坐在老妈旁边,默默看着她,也不说话,也没有劝。

    余庆阳知道,老爸是不会劝人,更不会说安慰人的话。

    能坐在老妈旁边,就算是最大的安慰了。

    “妈,别哭了!

    不是我说您,小舅有今天,都是你惯的!

    小舅哄你两句,一说什么你就答应!

    以后,你把小舅交给我,我保证让小舅学好!”余庆阳搂着老妈的肩膀安慰道。

    “我也知道,这么做对你和你爸不公平!

    你小舅从小就不成才,可再怎么说,他毕竟是我亲弟弟,我不管他谁管他?

    你大姨,二舅他们,能顾好自己就不错了,哪有精力照顾你小舅?”老妈抹着眼泪道。

    “妈,我和爸都没有怪你!我们从来没有怪你拿钱帮小舅,咱家不差这点钱!

    咱们一年光是捐款就还几个亿!

    只是,升米恩斗米仇!

    帮人不是这么帮的!

    以后啊!您别管了,我保证把小舅照顾好!”余庆阳搂着老妈的肩膀保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