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六百二十六章偶遇小舅
    “章老大从哪拉来的土啊?”

    “我从草鸡岭,草鸡岭现在也在搞开发,那边的土方活是我干的!”章老大不敢隐瞒,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行啊!章老大可是发财了,一个活赚两份钱!”余庆阳笑着点点头。

    草鸡岭那边挖基坑挖出来的渣土,人家给运费,运到浆水泉立交桥这边来,南疆路桥还要再给一份买渣土的钱。

    不过,这个属于正常的商业运作,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草鸡岭开发,我们乔家也在开发,在我们乔家地面上干活,凭什么用草鸡岭的渣土,不用我们乔家的?”乔大帅就奔住这一个理了。

    余庆阳这一刻,有点后悔来这里,没事待在办公室多好,来掺和他们这些烂事干什么。

    “你们两个别缠着人家梁总,你们这不是为难人家吗?

    你们两个地头蛇,他敢得罪谁?

    你们要是想吵,想闹,不服气就自己约个地方,单挑也好,群殴也罢!离工地远一点!”这种事情,没法讲理,更没法给他们做仲裁。

    “余董,这是在我们村地盘上……”乔大帅委屈道。

    “在你们村地盘上,你早干嘛去了?

    我不管你们这些破事,只要不耽误工期,你们打出狗脑子,我都不管!

    章老大,赶紧带着你的人滚蛋!以后再来现场,来两个代表就行!

    带这么多人,咋咋呼呼的你想干嘛?”骂完乔大帅,余庆阳接着又把章老大骂了一顿。

    两个人不敢在余庆阳面前炸刺,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这两年多,他们都在华禹世纪城讨饭吃,最清楚余庆阳的狠辣手段。

    闹事的每一个得到好果子吃。

    见余庆阳三两句话就把章老大和乔大帅赶走,梁总满脸堆笑,“还是余董手腕高!

    我刚才可是被他们两个人给缠怕了!谁都不敢得罪!”

    “没事,干我华禹的活,你有两个不用怕,第一不用怕干了活拿不到钱!

    第二,你不用担心地痞流氓过来闹事!

    只要你站住理,就不用害怕任何所谓的黑社会势力!”

    “明白,明白!要不说跟着华禹干活最省心!”梁总讪笑着说道。

    “行了,马屁就不用拍了,把活干好,比什么都强!”

    “您放心,我们公司干活您也是知道的,我们干工程是讲良心的!

    绝对不会搞那些歪门邪道!”

    “这引桥回填土最高的超过三米,你这分层压实,压实度能不能保证?”

    “压实度绝对没有问题!为此我们专门租赁了一台冲击压路机!对回填路基进行压实度补强!”梁总忙介绍自己这边的施工情况。

    “冲击压路机,你这路基两边都是挡土墙,能用冲击压路机?

    别路基没压好,先把挡墙冲击压垮了!

    你只要老老实实的按照设计要求的回填厚度,分层回填,分层压实!层层检测,检测压实度合格,再进行下一层回填!就能保证压实度,那什么冲击压路机,用不用都行!”余庆阳摇摇头,对梁总采用的方法不认同。

    冲击压路机又叫三边梅花型压路机。

    一般用于高速路填方路段的压实度补强碾压上面。

    但是,也正因为它的冲击力太大,所以不适合用在有挡土墙的部位。

    “我们现在就是严格按照设计要求的回填厚度回填的,冲击压路机只作为最后的补强碾压!

    那时候挡土墙的强度已经上来,应该不会压坏挡土墙的!”

    “会不会压坏,这个不是你说了算的,也不是我说了算的!

    要看最后的结果,别最后压坏了挡土墙怪我没提醒你!

    没出事一切都好,你好我好,大家好!

    真要是挡土墙倒塌,造成土路基被破坏,你该怎么返工就怎么返工!”

    “明白!明白!”梁总赶忙点头答应着。

    “行了,你忙吧!我去其他标段看看!”余庆阳在梁总的陪同下,在现场转了一圈,才告辞离开。

    “余董,您看这都快下班了,晚上咱们一块吃顿便饭?”

    “算了!你忙你的,不用招呼我了!

    我回家吃饭,还是家里的饭更香!”余庆阳笑着拒绝道。

    坐上车,继续往西去。

    下一个标段是燕山立交桥。

    这个才是经十路真正的施工技术难点之一。

    这里是四标,也就是华禹三建的标段。

    这边的场地到是比五标那边宽敞许多。

    主要是,华禹三建的钢筋料场和木工料场都没有放到现场,都是在别的地方加工好,再运到现场进行安装。

    汽车开进施工现场。

    华禹三建正在施工的是立交桥的桩基。

    一个多月,有一些桩基已经完成,正在吊装桥墩柱的钢筋。

    “阳子,你来了!”余庆阳刚下车,一个人就凑了过来。

    “小舅?你过来干什么?”余庆阳警惕的看着小舅。

    小舅被教训了一顿,老实了许多,前段时间,在老妈的说和下,余庆阳同意让他购买挖掘机,放到工地上跟着干活。

    可是买挖掘机跟着干活,是挖掘机托管给华禹土石方公司,根本不需要他跟着掺和什么。

    现在小舅出现在工地上,余庆阳不得不往歪了想。

    尤其是有前科的小舅。

    “那个,我买了一台吊车,这不吊车在这干活呢!我过来看看!”

    余庆阳顺着小舅的手指看过去,正在吊装钢筋笼的吊车,是一台五十吨的吊车,也不算小了。

    “哦!你什么时候买的吊车,我怎么不知道?”

    “刚买回来还不到一个月,这不是你忙嘛!也不是多大的事,就没和你说!”对自己这个外甥,赵培军打心里发怵。

    手段真是太狠了,和姐夫完全是两个性格,收拾起人来,那叫一个狠。

    老杨,老韩几个倒霉蛋现在还在号子里蹲着呢!

    自己要不是因为老姐保着,也得在里面吃几年牢饭。

    有时候赵培军都在心里偷偷想,这外甥是姐夫亲生的吗?

    怎么性格差这么多?

    当然,这话他只敢在心里偷偷想一想,不敢说出来。

    要不,不用别人,老姐就能把他皮扒了。

    “哦!既然买了就好好干!练歌房,夜总会那些地方少去!

    别挣两个钱,都扔无底洞里去了!”余庆阳点了赵培军一句。

    PS:推荐一本军事同人小说,《从火凤凰开始的崛起》,喜欢同人小说的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