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五百九十三章余庆阳骂人
    这话也就安玉青有底气说,毕竟他这个负责人事的集团前副总可不是摆设,各地,各子公司的领导都是经他手上任的。

    虽然决定权不在他,可是推荐权,以及委任书都是他签发的,总是有几分人情在。

    “那就麻烦安总了!这些央企也不靠谱,说停工就停工,以后再也不和他们合作了!”周兰娜愤愤的说道。

    “这次属于特殊情况,因为非典闹得人心惶惶,羊城这边出现停工的不止你们一个工地!”安玉青笑着安慰道。

    “咱们华禹的工地可没有一家停工的!

    我专门去工地现场看了,没有一个工人因为非典离开!”

    “那是董事长的英明决定,让那些农民工都愿意相信公司,关键时刻,也愿意和公司站在一起!

    以前我多少还有些不理解董事长的决定,现在经过这件事,我总算是理解了董事长的决定!

    农民工图的不是公司过年发给他们的那几百块钱过节费!

    这几百块钱,一个问候的电话,代表的是对他们的尊重和认可!

    公司认可农民工,农民工反过来也就为公卖命!”安玉青笑着解释道。

    “安总说的对!我问过那些农民工,他们说的和安总说的差不多!

    他们说公司拿他们当人看,他们不能把自己不当人,在这关键时候离开工地!”同样降为副总的高广道接话说道。

    对于安玉青来羊城担任总经理,高广道没有任何意见。

    原本他就是安玉青从其他公司挖过来的高管,有份香火情。

    虽然他现在变成了副总,可实际上地位一点没有降低,二级子公司的老总和一级子公司的副总说不上谁高谁低。

    关键是,羊城市的地产项目,还是他负责。

    安玉青主要是统筹整个羊城大区的总体工作。

    安玉青当着周兰娜的面给华禹劳务公司的总经理卞智洪打去电话,在电话里把羊城这边的项目急需农民工的事说了一遍,请他给协调解决。

    卞智洪很爽快的就答应下来,说挤也要挤出几百名农民工出来,并承诺一个星期,农民工到位。

    卞智洪还真没说大话,如今华禹劳务光是签约农民工就有二十多万,怎么能挤出这几百名农民工出来。

    “谢谢安总!”周兰娜连声道谢,“晚上我做东,请安总和高总,安总来羊城,还没给安总接风,这次就算是给安总接风了!”

    “请客喝酒就算了!

    董事长现在被困在酒店里,咱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这个时候,实在不太适合出去喝酒!

    周总的情我领了,等过去这阵风口,我请安总吃饭!”安玉青笑着婉拒了周兰娜的邀请。

    开玩笑呢!

    这要是在其他地市也就罢了!这是在羊城,集团董事长正因为非典的事在酒店里被隔离呢,你们羊城的高管跑出去喝酒吃饭,这多少有些不讲究!

    安玉青是个讲究人,自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送走周兰娜,安玉青让行政部下发了一个通知,非典期间,尽量减少一切外出应酬。

    安玉青则和公司高管来到小会议室,“集团公司这次把华禹置业划分成七个大区,目的就是一个!逆势拿地!

    现在银行银根紧缩,尤其是针对房地产商贷款囤地的行为,管控的很严!

    现在好多中小型房地产商都已经难以维持,有不少直接破产跑路!

    董事长说现在是房地产行业的冬天!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所以,集团把我们划分成七个大区,就是要各个大区,对自己辖区内的房地产市场进行深耕……”

    就在安玉青在公司开会的时候,余庆阳居住的酒店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当张华脱下防化服的头盔,余庆阳直接愣住了。

    “华哥,你有病啊?闲的没事,你往酒店跑什么?”余庆阳直接骂道。

    “过来看看你!怎么说,你也是因为我的电话,才被困在酒店里的!”张华笑道。

    “我看你就是有病!我稀罕你来看我?显你英雄是吧?你是想告诉我你张市长不怕死是吧?

    我看你纯粹就是有病!”余庆阳没有管旁边和张华进来的另外一个人,对着张华继续骂道。

    在余庆阳看来,张华这种行为,就是一种傻逼行为,虽然他心里多少有些感动,但更多的是生气。

    虽然知道只要救治及时,非典死不了人,可凡事都有个万一。

    万一呢?

    万一张华进来正好不幸感染非典,万一又没有治好,死了。

    他怎么和他姐交代?

    “余董,是我要求进来的!这次华子给你打电话,也是应我的要求打的!

    只是没有想到,因为我一个电话,害得余董被困在了酒店!

    如果不进来看看,我实在是于心难安!”和张华一块进来的中年人笑着插话道。

    “所以,你就让华哥跟着你冒险?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非常的自私?”余庆阳没好气的怼道。

    我管你天王老子呢!这种傻逼行为就该骂!

    “阳子,怎么说话呢?文帅哥也是出于关心,才想着进来看看你!

    你小子拿来这么大脾气?”张华训斥道。

    “呵呵!华子,你也别说余董了!看得出来,余董是性情中人!

    话虽然难听,可也是关心你!”王文帅笑着打圆场道。

    “余董放心吧,我们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的!

    你看,我们可是穿着最新式的防化服进来的!

    到了你的房间,才脱下防化服。你这房间里应该没有SRAS 病毒吧?”

    “就算是穿防化服,这种地方能不来还是不要来的好!

    你们又不是羊城的地方领导,必须要做什么姿态,没必要冒这个风险!”余庆阳的话稍微缓和了一些,还是带着埋怨的说道。

    “呵呵!余董说的对!这次我们是有些冒险!

    可是把余董一个人搁在酒店里,我们也实在是于心不忍!

    就当我们自私,想要进来寻求一下心里安慰吧!”王文帅笑呵呵的承认错误。

    伸手不打笑脸人,面对笑呵呵的王文帅,余庆阳还真没法继续发火。

    只能让两个人坐下,给他们泡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