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五百六十一章投资洽谈会(求保底月票!)
    “我身体很好,宝宝也很健康!”田甜皱着眉头,用撒娇的语气说道。

    “阳子,你们先聊着,刚才来得及,好多东西都没带过来,我和你伯父回去拿!”田甜妈妈很有眼力见,主动把空间让给余庆阳和田甜。

    拉着田甜父亲和弟弟离开。

    田甜的弟弟不想走,想和余庆阳套套近乎,被田甜妈妈硬拉着离开病房。

    “感觉怎么样?”余庆阳握着田甜手柔声问道。

    “还行,前面几个月有些难熬,腿都肿了!”田甜费力的拍打着腿。

    余庆阳连忙帮田甜捏腿。

    这个时候,田甜最大,帮老婆捏腿,余庆阳很享受这份温馨。

    “咱妈原本想要过来的,只是她现在是集团公司的董事长,我不在,集团公司全靠她盯着!

    她让我告诉你,等我回去,她就会和咱爸一块过来看你!”

    “没事,我知道妈忙,她给我打电话了!

    哪像你,十天半个月都不见你打一次电话,咱妈天天都给我打电话!”田甜白了余庆阳一眼。

    上次老妈来美国,和田甜父母见了个面,把事情都说开了,田甜也改口叫妈。

    用老妈的话说,田甜就是余家的儿媳妇,除了那张证,其他的不会比夏雪差一点。

    这也算是给田甜父母的一个承诺。

    “嘿嘿,我那边,你也知道,有时候忙起来,都好几天不回家!”余庆阳尴尬的笑着解释道。

    见田甜不说话,余庆阳继续献殷勤,帮田甜捏腿。

    原本余庆阳以为见了红,很快就会生产。

    谁知道,一直等到第二天凌晨,才有反应。

    医生过来检查后,说还没到时候,让继续等待。

    当然,田甜是高级VIP,为了体现VIP的特权,医生和护士都在病房里陪伴着。

    搀扶着田甜在病房里慢慢活动。

    据说这样一会生产的时候会更加顺利。

    一直等到早上七点,医生检查后,才把田甜送进产房。

    余庆阳也换上无菌服,跟着进了产房。

    这也是高级VIP的特权之一。

    凄厉的叫声,像锥子一样,一下一下的扎在余庆阳的心上。

    不是跟着进产房,余庆阳永远无法理解女人生孩子的痛苦。

    “使劲!”

    “使劲,加油!”

    “加油,马上出来了!”

    “再加把劲,已经看到头了!”产科医生大声给田甜鼓劲。

    (就不用英语表达了,直接套用国内产科医生的话!)

    看着田甜在产床上痛苦的叫喊,余庆阳比她更加难受。

    整整两个多小时,余庆阳感觉好像过了一百年一样。

    他的手都被田甜抓青了,没有感到疼痛。

    有的只有揪心,恨不得能替田甜使劲。

    终于孩子生出来的。

    看电视,经常是,哇一声婴儿啼哭,代表着婴儿降生。

    这次,余庆阳才知道,婴儿刚生出来并不会马上啼哭。

    而是要清理完口腔里的脏东西,才会发出啼哭。

    根据医生的说法,那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哭,而是空气第一次进入口腔,肺第一次工作发出的声音。

    哭声越响亮,代表婴儿的肺功能越好,婴儿也就越健康。

    “恭喜余先生,是个美丽的小公主!”医生简单检查了一下,才向余庆阳报喜。

    余庆阳小心的接过孩子,抱给田甜看,“辛苦了!是个闺女!像你一样很漂亮!”

    “啊?!怎么是女孩?”田甜瘪着嘴有些失望。

    “你这可不行啊?有点口是心非,之前是谁说喜欢女孩的?”

    “人家只是有些失望嘛!”

    “没事,女孩好!女孩是爸爸的小棉袄!

    你想要儿子,等过两年咱们再生一个,生两个都行!”余庆阳笑着安慰道。

    “我才不生呢!要生,找你老婆去!”

    “……”余庆阳陪着笑脸。

    说了几句话,田甜闭上眼睛休息,刚才两个多小时,耗尽了田甜的体力。

    余庆阳抱着孩子出去,给田甜父母报喜。

    让田甜父母看了一眼,又把孩子交给医生。

    这时,余庆阳才有时间给远在地球另一半的老爸老妈打电话报喜。

    现在是美国上午十点,国内则是晚上十点。

    余庆阳知道老爸老妈这个时间肯定没有睡,之前打电话,他们知道田甜今天生孩子。

    肯定在电话旁边等着。

    给老爸老妈报完喜,余庆阳犹豫了一下,给夏雪打了个电话。

    夏雪也知道田甜今天生产,要是不给她说,虽然不至于怎么样,不高兴是肯定的。

    当然,说了也会不高兴,但是不说会更不高兴。

    余庆阳陪着小心给夏雪打了个电话,把田甜生了个女儿的消息告诉她。

    夏雪很高兴,让余庆阳把电话交给田甜,在电话里和田甜说了好一会。

    余庆阳也不知道她们说的什么。

    问田甜,田甜也不说。

    女儿的名字,余庆阳早就想好了,叫张依依,小名恬妞。

    按照美国这边的规矩,女人生完孩子,第二天就能出院,有些甚至当天就会出院。

    田甜还是在医院住了五天,孩子做完新生儿检查之后,又过了两天才出院。

    余庆阳陪着田甜待了一个星期,才离开,前往美国参加投资洽谈会。

    “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中国的发展和整个世界的政治,经济都息息相关!

    中国经历了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正在逐步追赶上来……

    我们华禹水务,秉承着一颗虔诚的心,一颗为世界环境保护做贡献的心,来到美国,来到华尔街……

    保护地球,保护环境,保护水资源,是我们华禹水务的追求,也是我们中国人要为这个地球,为这个世界所要承担的义务……”

    华尔街金融中心,余庆阳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充满了理想,充满了升级的演讲。

    他心里很清楚,台下那些给他鼓掌的人,更关心的是投资华禹水务能够给他们带来多少收益。

    华尔街就是这么虚伪,哪怕他们对金钱的追求是那么的赤裸裸,但是,他们会把这种追求掩藏在一个个冠冕堂皇的谎言背后。

    哪怕那些谎言就像是肥皂泡,一戳就破,也依然甘之如饴的编造着一个又一个的谎言,说着冠冕堂皇的话。

    “我们华禹水务愿意承担起,保护地球水资源的责任!

    也愿意和世界各国的志士同仁一起分享,在这个过程中的喜怒哀乐,已经最终的胜利果实……”余庆阳继续说着在他看来都是废话的演讲。

    余庆阳神情激昂,用力挥动着手臂,讲的口水四溢。

    台下来参加洽谈会的投资机构代表,也表现的很激动,使劲给余庆阳鼓着掌。

    “西方国家的污水处理体系经过上百年的发展,已经非常成熟。

    而中国则刚刚起步,水处理行业,供水行业刚刚开始商业化。

    中国有十三亿这么一个庞大的人口基数。

    被称为世界工厂的中国,有着无数的工厂!

    中国的城市建设刚刚起步……

    这是一个空白的市场,也是一个庞大到你们无法想象的市场!”余庆阳说了一大通废话之后,终于说到正题,所有人都关心的话题。

    “我们目前签订投资合同,即将建造的污水处理厂,日总处理能力达到了两千一百万吨!

    供水人口也达到了八千万!

    是中国第一大水处理企业和供水企业!

    我们高价购买了德国水处理工艺,结合国内自主研发的人工湿地污水处理工艺,形成了一套处于世界先进水平的水处理复合工艺!”余庆阳大肆吹嘘着华禹水务取得的成绩。

    余庆阳在国内都不放过任何一个吹嘘华禹水务成绩的机会,到了国外更是大吹特吹。

    老外可不讲谦虚就是美德。

    余庆阳讲完之后,是自由提问的时间。

    “余先生,你的演讲非常的精彩!”

    “谢谢!”余庆阳微微点头致意。

    “你刚才也说了,水处理商业化运营在贵国刚刚试运行!

    你如何保证,我们的投资不会因为政策变化,而造成亏损,甚至血本无归?”

    “这位先生问出了大家都关心的一个问题。

    我想告诉诸位的是,这个担心完全没有必要。

    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政策一直都没有变!

    我们国家坚持改革开放的政策是不会变的!

    即便是有小的改动,那也是为了让市场更加成熟和更加规范化!

    中国需要更多的污水处理能力,单靠政府的财政资金是远远无法满足城市生活,工业生产对污水处理能力的需求的!

    这就迫切的需要有企业参与进来,进行商业化的投资运营!

    我坚信,水处理这个行业的市场,在中国只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好!”

    “谢谢余先生的讲解!

    我相信中国政府的政策不会变,也相信中国的水处理市场会越来越大!

    但是,现在的中国市场毕竟是刚刚起步!

    余先生的华禹水务估值六百五十亿美元,是不是有些太高了?

    而且余先生只愿意释放百分之十的股份,这个又有些太少了!”

    “我一点都不认为估值六百五十亿太多!

    华禹水务不仅有两千一百万吨的污水处理厂,还有八千万人口的饮用水供应,以及近一千万人口生活生产所需要的中水供应!

    至于说,前景,大家今天能做到一起,肯定都是看好水处理行业前景的!

    这一点,美国,欧洲的同行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榜样!”余庆阳自信的笑道。

    余庆阳这也算是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你们美国佬不是认为你们美国的东西都好吗?

    那我就拿你们美国的水处理行业做比较。

    接着,余庆阳又回答了几个问题,后,进入最后一个环节。

    融资洽谈会的最终目的,融资,各家投资机构认购股权。

    原本在国内说的是五千亿人民币,到了美国,余庆阳稍微调整了一下变成了六百五十亿美元。

    百分之十,就是六十五亿美元。

    这么大的份额,肯定不会是一家投资机构来进行投资。

    这些投资商都有一套很成熟的投资策略,从来不会在一家公司身上下重注。

    哪怕大家都看好他,也很少有孤注一掷的投资。

    分散投资,避免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会场上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这时冯萧尘作为组织者的作用就出来了。

    “各位,之前大家也都了解了,今天华禹的余总又向大家讲述了华禹水务的发展战略。

    也解答了各位的疑惑,那么下面如果大家没有别的疑问,咱们就开始吧?

    首先我代表汇丰银行投行部,出资十三亿购入华禹水务百分之二的股权!”

    “冯先生,你这个就有些不合适了吧?

    总共就只有百分之十的股权,你一下认购百分之二,还让我们来干什么?

    干脆六十五亿,你们汇丰投行都认购算了!”美国花旗银行的代表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是啊!我们在场的十二家,都是有意向投资的,你们一家认购百分之二算什么?吃独食,也没这个吃法的!”

    “你们汇丰吃相太难看了!”

    冯萧尘引起众怒,被大家群起攻之。

    冯萧尘也没有办法,只能妥协。

    世界的商业规则并不全都是竞争,而是竞争合作关系。

    既有竞争,也有合作,既有互相帮助,又互相下绊子。

    有机会,都想一口把对方给吃掉。

    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是非洲大草原上的狮子。

    平时会一起合作捕猎,但是一旦有那头狮子身体出了问题,其他狮子会毫不犹豫把它吃掉。

    “各位,有一点我要提前说一下,我国的中信银行投行也准备认购!

    当然,认购额,就按照大家商量好的份额来定!”

    “余先生,这不合适!中信投行今天没有来,百分之十的份额不能分给他们!”花旗银行的代表再次反对道。

    这些投资机构,刚才遮遮掩掩,扭扭捏捏不肯出价。

    现在又开始争抢起来,生怕别人分薄自己的份额。

    得,既然你们愿意,那随你们吧!

    大不了,回头再拿出一点股权给中信投行。

    一群投资机构的代表,像菜市场的商贩一样,讨价还价,挣个不休。

    都想自己多一点份额,为此不惜威胁拉拢。

    余庆阳心里明白,这些投资机构,可不是什么慈善家。

    而是看好华禹水务上市的前景。

    现在多拿一点份额,上市后获利就会多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