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五百五十八章融资分歧
    “余总,你们只需要负责主管道的铺设,进小区的支管,以及入户这方面,由我们市政府来负责!”周市长既然提出这个问题,就早有准备。

    余庆阳和周市长都没有注意一个问题,那就是称呼。

    周市长不知不觉中从小余,变成了余总这种比较正式的称呼。

    “可以!有周市长这句话,我们就是再困难也会完成主管道的铺设!”余庆阳大喜,站起来郑重的承诺道。

    全市范围铺设中水管网,可不是一点钱两点钱能够完成的,全市铺设中水管网,光是主管道总长度就要超过一百公里,可以说动辄就是上亿的投资。

    之前也说过,尾水再利用,也就是说中水回用,最麻烦的并不是官网铺设。

    而是管网进小区,入户这一块。

    说起来,居民安装中水管道,使用中水,可以大大节约家庭用水的开支,对老百姓是一件好事。

    不只是对老百姓,对市政府,对华禹水务都有好处,可谓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现在一方水两块钱,普通家庭一个月用三四方水,也不超过十块钱。

    安装中水管道,也就是冲洗厕所可以用,就算是中水便宜一半,一块钱一方水,一个家庭冲洗厕所,涮洗拖把一个月能用多少水?能一方水?

    按一方水来算,一个月也不过节省一块钱。

    所以说,好事并不一定就能得到老百姓的欢迎。

    当然,像洗车店,一些对水质要求不高的工矿企业是肯定喜欢使用中水的。

    冯萧尘来的很快,余庆阳打完电话的第三天就赶到了泉水市。

    这对他一个汇丰投行老总来说,已经是非常快的速度了。

    他还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着一个团队过来的。

    “余总,我把团队都给你带过来了!未来一段时间,他们就待在泉水,直到梳理完上市的所有环节才离开!”冯萧尘和余庆阳握手后,直接说道。

    余庆阳也没想到冯萧尘这么干脆的带着团队过来。

    “那我就先谢谢冯总了!”余庆阳笑道。

    “客气啥?华禹水务上市,对我们来说是共赢!”

    公司上市可不是说,余庆阳这边说上市,那边汇丰银行推动一下就能上市的。

    上市之前必须要做上市辅导,三会制度、业务结构、四期报告、授课辅导、辅导验收这一系列上市程序走下来就是一年。

    后面还有招股说明书、券商推荐报告、证券发行推荐书、证券上市推荐书、项目可研报告、定价分析报告、审计报告、法律意见书等等发行材料的制作。

    从准备上市,到正式挂牌,快了也要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慢了,不顺利了,三年五年也是正常。

    一般公司上市都会聘请专业的中介公司,服务公司来提供上市的咨询服务和指导服务。

    而汇丰投行就是最专业的中介机构加最专业的上市辅导机构。

    “余总,我建议在上市之前,先进行一轮融资!

    想要顺利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好先进行一到两轮的融资,引进国际资本,这样上市的时候,阻力就会大大降低!”

    所谓的融资,在余庆阳看来,就是让利给那些投资机构。

    说白了,就像。拿出一部分原始股来给大家分。

    等上市以后,大家一块操作,把股价炒高,然后共同获利。

    “冯总,那你认为我们该拿出多少股份来融资?市估值又应该是多少?”余庆阳沉吟着问道。

    他并不反对融资,只是市估值不能低了,也不会拿出太多股权出来融资。

    “我们初步统计了一下,华禹水务旗下的污水处理厂已经投入运营的总处理能力是二百万吨(收购的羊城,鹏城,魔都,琴岛,泉水原有的污水处理厂)!

    在建的有八十万吨,剩余一千二百二十万吨是已经签订投资合同,还没还是动工!

    另外还有五百万吨是达成投资意向的!”

    “对,你们统计的数据没有错!”余庆阳点点头。

    “根据我们初步预算,要想完成这所有的污水处理能力的建设,大约需要五百亿左右!”

    “我们正在和泉水市政府就尾水再利用进行磋商,准备以泉水市为试点,搞尾水再利用,探索更加合理的污水处理厂盈利模式!”余庆阳补充道:“一旦试点成功,我们会在其他城市,尤其是北方和西部城市开展尾水再利用的官网建设!

    因此,你那个五百亿左右,需要再那个基础上,增加大约五十亿的预算!”

    “OK,这个试点是所有投资方都愿意看到的,增加盈利渠道也可以增加投资者的信心!”冯萧尘点点头,认可了余庆阳增加预算的说辞。

    “咱们华禹水务目前注册资金是二百二十亿!

    也就是说缺口大约是三百三十亿左右!

    我们初步定的市估值是一千亿!也就是说想要融资三百三十亿,需要拿出最少百分之三十三的股权!”

    “这不可能!我宁愿去贷款,三百三十亿,我通过国内的四大银行完全可以轻松解决!”余庆阳断然拒绝道。

    “余总,这个只是初步的一个考虑,如果余总不满意还可以再谈!”冯萧尘笑道。

    讨价还价,漫天要价着地还价,这个道理是通用的,市场买菜,和涉及数百上千亿,甚至国与国的政治谈判都一样。

    都是贬低对方的商品,或者贬低对方的条件,然后出低价;吹捧自己的商品,抬高自己的条件,要高价。

    “我最多拿出百分之十的股权,我要求融资的数额也不是三百三十亿,而是五百亿!”

    “这不可能,华禹水务市值再怎么溢价,也不可能达到五千亿!”这才换成了冯萧尘大叫不可能,“当然,作为华禹水务上级公司的股东之一,我自然是希望华禹水务越值钱越好!

    但是,我们也要尊重事实!过高的要价,只会让众多投资商失去兴趣!”

    “没有什么不可能!你刚才的统计忽略了一个很关键的事实!

    华禹水务不单单是排水治理企业,他还实际控制着六座城市的供水!还有两座城市正在谈判中,估计等拿到投资洽谈会上进行投资洽谈的时候,华禹水务已经实际控制八座城市的供水!

    而这八座城市中有三座一线城市,四座副省级二线靠前的城市,还有一座三线城市!

    对比一下香江的供水公司的市值,你还说华禹水务不值五千亿?”余庆阳把桌子敲得梆梆响,好像冯萧尘不认可他的报价,受到极大的侮辱。

    讨价还价嘛,气势绝对不能弱了。

    余庆阳说的也有道理,事关民生的经济体,自然不能单纯按照一般的市场规律来计算。

    余庆阳说的有道理,冯萧尘虽然无法反驳,但是要价太高,他没办法接受。

    华禹水务融资,汇丰投行自然要吃下一部分,现在这个价吃下去,倒不会赔钱,但是盈利空间不大。

    当然,谈判不是一次就能谈成的,漫天要价,着地还价,慢慢谈,总能达成一致。

    送走冯萧尘,余庆阳打开电脑,点开一个网页。

    这个是华禹投资的官方网站。

    网页上置顶的头条就是钟振耀在江城出席捐助仪式的现场照片。

    照片上钟振耀意气风发,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余庆阳在江城,长安,以及回到泉水捐助的华禹楼都是通过华禹教育集名下的教育基金来进行的。

    余庆阳不喜欢这种高调的场合,所以把出风头的事,让给了负责教育集团的副书记钟振耀。

    网站建设的很不错,总体基色是淡蓝色,很清新。

    余庆阳距离基层,施工一线越来越远,甚至他有些不太愿意去工地现场了。

    不是他忘本,脱离群众。

    实在是工地生活的经验太丰富了,搞突击视察是给下面的人添麻烦。

    不搞突击视察,去了看到的都是假的,都是下面人希望他看到的东西。

    上一世,余庆阳也是这么做的,也是如此糊弄领导检查的。

    明知道是糊弄自己的,再跑过去装模作样一番,余庆阳感觉很别扭。

    真要是挑明了,大家又都尴尬,毕竟他们糊弄的不是工程质量和安全,而是其他一些不重要的东西。

    比如挖掘机、自卸车被擦的铮明瓦亮,连车轮子上都擦的干干净净。

    又比如临时施工道路,硬化的道路打扫的一尘不染,撒了一遍又一遍水。没有硬化的道路,临时撒上黄沙或者石屑。

    每每看到这种情形,余庆阳就忍不住尴尬。

    为了给项目部省点费用,余庆阳只能减少去工地现场视察的次数。

    网站上有工地风采展这个版块,以余庆阳的经验,通过工地现场的照片,依然能够了解许多东西。

    还有一个类似于贴吧的留言板,所有职工都可以在留言板发表自己对工地或者对本岗位的一些看法和观点。

    余庆阳就是通过这些渠道来了解工地现场和基层的动态。

    ……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性格,这也决定了每个人的管理风格不同!

    你不用模仿我的风格!

    我说话直,噎人,但我是女人,一个长的还算可以的女人!这是我的优势,我说话直一点,再怎么噎人,那些男人也不好意思和我翻脸!

    可是你不行,你可以严格,可以宽松,但是你不能像我一样说话噎人!”杨春梅难得说这么多话。

    刘建凯是她的助手,生产副经理,也是她很欣赏的同事。

    如今,这位同事因为管理风格,和施工班组闹矛盾,甚至差点打起来。

    她作为生产经理,自然要处理。

    处理完施工班组长,回头来教训刘建凯。

    她知道刘建凯喜欢偷看她,有点喜欢她,这是女人的直觉。

    但是,她没想到刘建凯居然会模仿她的管理风格。

    刘建凯本来就有些内向,内向的人学耿直,说话噎人有着先天优势,到是学了个十足。

    这让杨春梅好笑之余又有点感动。

    “杨经理,我错了!以后我会注意的!”刘建凯低着头,红着脸说道。

    “那个,刘建凯,咱俩是同事,你比我小两岁,我一直把你当成小弟弟!

    真心希望你能够成长起来,有一天在公司的地位超过我!

    说起来你和你姐夫的性格还挺像,都有些内向,不太会说话。

    回头,等你姐夫回来,我请你去家里吃饭!你们两个闷葫芦说不定能成为好朋友!”杨春梅难得露出温和的笑容。

    但是杨春梅的话像是炸雷一样,在刘建凯的耳边炸响。

    “杨经理你……你结……结婚了?”刘建凯吞吞吐吐的问道。

    “还没有,我对象是当兵的,等他复员回来我们就结婚!”杨春梅笑道。

    别看杨春梅平时冷的像冰山,其实情商很高。

    冰山只是她的保护色,在工地这个男人的世界里保护自己的盔甲。

    就像现在,知道刘建凯喜欢自己,也是因为喜欢才会刻意模仿自己的管理风格。

    杨春梅没有直接对刘建凯说,我有对象,或者我不会喜欢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而是像聊天一样,随口带出来,自己有男朋友这个事实。

    “哦!我说没听说你结婚啊!”刘建凯失落的说道。

    “别多想了!这件事过去就过去了!

    以后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

    我下个月要去别的工地了,这边可就全都交给你了!

    加油!别让公司领导失望!”杨春梅笑着给刘建凯鼓劲道。

    “你要调走?去哪?”刘建凯惊呼道。

    今天给他的震惊,打击实在有些大。

    先是施工班组长嫌他说话难听,两个人差点打起来,被人拉开了。

    接着杨春梅告诉他,她有男朋友,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杨春梅又告诉他,她要调走了。

    “羊城,公司在羊城那边接了一条高速路的项目!

    我过去负责前期的工作!”

    “哦!”刘建凯茫然的点点头。

    “你好好思考一下,我先去忙了!”杨春梅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刘建凯是一个不错的男人,踏实能吃苦,人也聪明,没什么坏习惯。

    只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