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五百二十四章旅游路正式动工
    刚把四十五亿花出去,接着又来了几百亿,余庆阳有些幸福的烦恼。

    这么多钱该怎么花?

    继续买楼?

    那他可就真成了房哥了,哦!错了,应该是余庆阳的老妈成为名副其实的房妈。

    百分之五十一的国有资产控股不能变,汇丰银行想要入股,只能是从余庆阳老妈那百分之四十九里面出。

    不管最后谈到多少,可以确定的是,百分之十的股份,价值都在两百亿以上。

    第二天,大家酒醒以后,开始正式的谈判。

    经过一个多月的艰难谈判,最终确定淮海投资的市值二千五百万。

    市值的计算一般是按照年净利润乘以系数。

    互联网项目乘以的系数往往能够达到二十左右。

    而实体工业,系数没有那么高,一般也就在十左右,大部分都在十以下。

    淮海投资旗下的各子公司加起来,年净利润也不超过一百五十亿,能够拿到三千五百亿的估值,余庆阳已经很满意了。

    比大多数的互联网企业估值的指数都高,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之前喝酒的时候,提的六千亿,那只是借着酒劲刺激一下冯萧尘,反正有木恩在,冯萧尘再不高兴也得忍着。

    汇丰之所以给出这么高的估值,还要得益于之前华禹投资的业绩。

    年前,汇丰以市值二十亿收购了华禹投资百分之十的股份。

    现在,刚刚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华禹投资的市值已经涨到了一千五百亿。

    净资产都达到了八百亿。

    投资回报率达到了七十五倍。

    也正是因为这一笔投资,让冯萧尘一年内连升两级,从副总变成现在的CEO。

    只可惜,余庆阳不同意上市,不然回报率会更高。

    百分之十的股份,换回来三百五十亿人民币。

    余庆阳又打了个报告,百分之十的股份,全部以房屋产权来置换。

    有了上一次的报告,这次更加顺利的批了下来。

    比较,以房屋产权置换,可以让华禹投资获得大笔资金。

    之前邢翔短得到四十五亿资金,就没有闲着,在余庆阳的指示下,分别在津门,鹭岛,金陵,临安,姑苏,榕城,琴岛,珠江,甬城,温州等十几个二线城市拿了地。

    注:2001年的时候,一线城市仅有京城、鹏城、羊城、魔都四座城市。

    鹭岛,金陵,临安,姑苏,榕城,琴岛,珠江,甬城,温州等等这些都是新一线城市。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木恩在泉水并没有呆多长时间,等华禹投资正式启动和汇丰银行的谈判,木恩就告辞离开。

    谈判工作由薛琴亲自带领投资部负责。

    余庆阳的重心放到了旅游路项目上。

    东城区政府,王区长办公室。

    最近几天王区长的心情那是相当的不错。

    “领导,咱们这也算是得道者天助吧?”余庆阳笑道。

    “哈哈……哈!”王区长哈哈大笑道:“虽然,我们共产党人不相信那一套,不过这次,我们必须承认老天爷都在帮我们!”

    王区长之所以这么高兴,这里面有一个插曲。

    也是一个大快人心的插曲。

    就在区政府和下面乡镇,因为旅游路征迁问题扯皮的时候,泉水迎来了本年度最大的一场雨,一场大风天气。

    旅游路两侧,一年之前长出来的房子,又一年之间全部被冲塌。

    根本不需要城管执法队去强拆。

    老天爷就帮他们全拆了。

    谁能想到,都九月份了,居然还会下这么大的暴雨。

    本来那些房子,就是临时糊弄着盖起来的。

    用脚踹,一脚就能踹倒的房子,自然经不起暴雨的冲击,加上大风。

    旅游路算是山谷之间的一条山路,在山区待过的都知道,山谷里的风,正常情况下,都要比其他地方的风大好几个等级。

    于是,一夜之间,每倒的没剩几间了。

    这下可就省事了,王区长不用再为房子的问题发愁。

    有人说,倒了还可以再盖。

    开玩笑呢!

    真当政府是吃白饭的?

    之前,没注意,让老百姓钻了空子,你还想盖,你盖个试试?

    余庆阳陪着王区长笑了一会,才开始说正事,“领导,这是几座桥梁的施工图纸,设计院那边已经完成了图纸设计!

    接下来我们准备启动桥梁专业分包的招标!”

    “只是桥梁部分出来图纸了?

    其他的图纸什么时候能出来?”

    “隧道的也快了,已经送去进行图纸审查了,月底应该就能通过。

    道路部分的要晚一点,十月初能出来!”

    “嗯,我回头问问!”王区长点了一下头,表示自己会过问。

    所谓的图纸审查,是指图纸设计完成后,要进行的最后一步程序。

    由建设单位,拿着施工图纸到图纸审查中心去做图纸的政策性和技术性审核。

    只有拿到《建设工程施工图设计文件审查批准书》,才能办理其他的施工许可证等相关手续。

    这些活原本都是建设单位的工作。

    谁让旅游路项目采用的FEPC模式呢?

    FEPC模式,正确的解读应该是F+EPC 模式。

    F代表的融资, EPC 则是总承包,交钥匙模式。

    说白了就是指总承包垫资修路。

    因此,设计图纸审查就变成了华禹项目管理公司的事情。

    “分开招标也一样的!先招桥梁分包,过几天再招隧道分包!”余庆阳笑道。

    总包管理模式的好处就是,可以分开招投标。

    出来一部分图纸,招一次标,可以极大的节约时间。

    包括设计也是分开招标,桥梁一个标,隧道一个标,道路一个标,一共三个设计标。

    “桥梁你准备分几个标?”之前设计招标的时候讨论过,知道余庆阳为了加快进度,把整个项目分成了许多标段。

    “一个标!”余庆阳很干脆的回答道。

    整条旅游路,一共有桥梁八座,其中大型桥梁一座,跨度三百二十多米。

    其他的都是小型桥梁。

    “一个标,不太好分配啊!”王区长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

    “反正我们公司不具备大型桥梁施工的能力。

    所以,谁有本事谁中标!”余庆阳无所谓的耸耸肩。

    余庆阳之所以不嫌麻烦,又在项目管理公司下面增加一个总包管理方,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公司有机会跟着人家学习一下桥梁和隧道的施工经验。

    华禹一建,华禹二建,淮海工程总公司三家施工公司,都成立了路桥分公司,隧道分公司,也申请了二级资质。

    但是,根本就没有大型桥梁和隧道施工的经验。

    不要问,没干过怎么申请的二级资质,这个在书里没法解释,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原本王区长是有些想法的,但是被余庆阳一句话给堵死了,也不好继续提,只能转而问道:“隧道你们准备分几个标?”

    “隧道分三到四个标吧!”余庆阳笑道。

    他自然清楚刚才王区长的意思,他那句反正我们公司没实力干,意思就是说,我们公司都捞不着干,你就别提你的关系户了。

    “嗯!你余总干事我还是放心的!

    一定要控制好质量!

    现在外面提到咱们的路,说什么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我们坚决不能出现这种情况!

    绝对不能修拉链路!”王区长话到嘴边,变成了对质量的要求。

    没有再提什么照顾省内企业的事情。

    “明白!你放心吧!旅游路项目我亲自担任管理公司的项目经理!”余庆阳保证道。

    心里暗道: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您说的太客气了。

    修不修拉链路可不是我说了算的,这是你们城建规划局的问题。

    时间如梭,转眼即逝。

    很快就到了桥梁开标的日子。

    八座桥,总造价五千多万,在2001年,也算是比较大的工程了。

    招标是面向全国,因此来参与投标的足有三十多家路桥公司。

    从报名上就能看出来,东山省的工程建设发展上落后南方很多。

    三十多家公司,省内报名的公司仅有五家。

    不是不想报名,一个一级资质,三项桥梁施工业绩,就把省内大多数企业排除在外了。

    其他的都是南方的公司和央企下属子公司。

    最终南疆省路桥公司中标,中标价5286万。

    随着桥梁一块招标的还有监理单位。

    监理标中标单位是省内的企业,东山省工程建设监理公司。

    没办法,施工选择外省企业,余庆阳和王区长已经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签完合同,南疆路桥和省监理公司很近就进驻工地现场。

    八座桥梁,最大的只有一座,其他的七座桥最长的也不过是八十多米长,最小的跨度只有十五米。

    旅游路泥水泉大桥,跨度虽然长达三百二十米,但是结构相对比较简单。

    由桥柱,桥墩,盖梁,厢梁等结构组成,是比较传统的公路桥梁。

    施工单位,监理单位进场后,余庆阳组织召开了项目开工会议。

    东城区建委作为建设方代表也参加了会议。

    “旅游路桥梁单项工程的开工,标志着旅游路项目正式动工……”余庆阳先说了一些套话做开场白。

    然后各参加单位发言。

    最后余庆阳做总结。

    “旅游路项目是要参加省优质工程评选的!

    执行的工程质量标准也是我们的企业标准!

    这一点我希望你们施工单位和监理单位认真研究一下,我们公司发布的招标文件中关于工程质量管理标准的相关内容!

    南疆路桥是旅游路项目第一家进场的施工单位,我希望能够开一个好头,打响第一炮!

    咱们丑话说在前头,资金你们不用担心,全部资金都是由中信投行提供,并且已经打到了旅游路项目的专用账户上。

    如果干不好,不服从管理,或者偷工减料,不按照招标文件的质量安全标准施工,那么对不起!

    我只给你们两次整改的机会,第三次你自动退场!

    我这句话不光是对南疆路桥说的,也是对你们省监理公司说的!”

    “余总,您放心,我们一定严格按照招标文件中的标准进行施工!

    旅游路桥梁单项工程是我们公司进入东山省的第一个工程,我们选派的都是最精干的力量!

    在竞选省优质工程上,我们公司绝对不会拖后腿!”

    南疆路桥来参加会议的是一位副总,姓梁,个子不高,也就一米七不到的样子,听了余庆阳的话,站起来操着南疆普通话表态道。

    这位梁总余庆阳之前见过,代表南疆路桥签合同的就是这位梁总。

    这位梁总很会做人,带来不少南疆特产。

    别人他不知道,给他送了一串南珠项链。

    南珠是最好的淡水珍珠,梁总说是野生南珠,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到是挺漂亮,珠子浑圆,直径都在十二毫米以上。

    被余庆阳转手送给了未来丈母娘。

    “梁总,说的很好!

    不过,我不听你的保证,我只看你行动!”余庆阳看了看南疆路桥的梁总,笑着说道。

    “没问题,我们会用行动证明我们的实力!”

    “梁总是常驻现场,还是开完会就回去?”

    “我们公司准备在东山省成立一家分公司,以后我会常驻泉水!”

    “呵呵!希望我们合作愉快!”余庆阳点点头。

    暗自为南疆路桥的项目经理默哀。

    这项目经理当的可是憋屈。

    上面的公公婆婆太多了。

    建设单位,项目管理公司,总包单位,监理单位,这就四家了,他们公司还派了个副总过来。

    基本上可以确定的是,以后的日子,这位项目经理,顶着项目经理名义,干的只能是施工处长的活。

    当然这不管余庆阳的事,他只管能不能干好活。

    接着监理公司的总监站起来表态。

    开工会议结束后,自然少不了开工宴。

    余庆阳早就在鱼翅皇宫准备了开工宴。

    酒是最能拉进人与人距离的媒介,几杯酒下肚,大家都相互熟悉起来,气氛也变得热烈。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大家还是单聊。

    “余总,我敬您,我们公司初来乍到,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您多担待!”

    “呵呵!梁总,只要不涉及工程的质量安全,其他的我都能担待!”余庆阳和梁总碰了一下,笑着说道。

    喝完酒,余庆阳接着又问道:“咱们公司干过的最大的桥梁是哪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