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五百一十一章劝学
    “余总,我们正是这么想的!我当初提出老运河亮化工程总公司,就是从不夜城获取的灵感!

    建国前的夜上海,虽然有很多不好的东西。

    但是谁也无法否认,它对魔都的经济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根据我们调查,发展越好的城市,其夜生活越丰富多彩!该城市的幸福感也就越强!”

    听到余庆阳把自己的设计理念说出来,赵总更加兴奋,把余庆阳引为知音。

    “嗯,赵总说的对!结构图可以缓一缓,但是全景效果图一定要尽快拿出来!

    我要根据你们效果图,来组织河东河西居住区的国际设计大赛!”

    “余总,河东河西居住区要搞设计大赛?”赵总愣了一下。

    “是啊!不然怎么配得上赵总的文化长廊?”余庆阳开玩笑道。

    “那我们设计院也可以参加吧?”赵总心动道。

    老运河两岸,这可是几千万建筑面积的超大型设计。

    这样的设计,还要贴和老运河文化长廊的设计理念,赵总也有些心动。

    一听几千万平方的建筑面积,好像挺吓人。

    其实设计工作量主要体现在空间布局上。

    结构上,反而没什么难度,都是标准建筑物,设计出一栋楼或者几栋楼,粘贴复制就行了。

    他们园林古建筑设计院的特长就是空间布局。

    余庆阳笑道:“当然可以,任何设计院,有资质的个人都可以参加!”

    说白了,余庆阳搞国际设计大赛,就是一个噱头。

    不这样怎么抬高房价?

    投资一百多亿(不包括居住区的建设成本,仅包括拆迁成本),怎么收回投资?

    赵总兴冲冲的离开余庆阳的办公室,准备回去,向公司汇报,增派人手,先把文化长廊拿下来,进而参加设计大赛。

    几千万的建筑面积,设计费,想想都可怕!

    这一单要是能够拿下来,够他们吃好几年的。

    “余总!”

    “小沈,有事?”

    “余总,我发现有人在高价收购拆迁区的房子!”沈明浩汇报道。

    沈明浩带队在拆迁工作组,做跟踪监督。

    “高价收购房子?知道是什么人吗?”余庆阳皱了皱眉头问道。

    “是济州本地几家房地产公司,还有一些社会人士!

    我了解了一下,他们收了大约有一百多套房子了!”

    “我知道了,你们一定要做好监督,收购房子的事,我来处理!”

    “好的,余总!那我去忙了!”

    “去吧!”

    沈明浩离开后,余庆阳拿起手机,打给张华。

    “华哥,我听说有人在高价收购拆迁区的房子!

    咱们市房管交易所没有冻结房产交易吗?”

    “冻结了!你说的这种情况我也听说了!

    拆迁区有好多房子都是小产权房!

    有很多都是单位福利房,都是没有房产证的房子!”

    “咱们市里就任由这种情况发生?”

    “你放心吧!我已经让房管局约谈几家参与收购的地产公司!

    对于那些社会人士,我也责成公安局进行调查,收集证据!

    一旦发现房产交易存在恐吓,威胁等手段。

    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人民专政的力量!”张华大声保证道。

    “呵呵!我就怕咱们市里有人参与进来!

    不为赚钱,存心恶心我!”余庆阳苦笑着摇摇头。

    余庆阳的动作太大了,一下子开发几千万平方的住宅小区,等于是动了本地房地产商的奶酪。

    一座城市,每年用于地产开发的土地份额也是有数量限定的,俗称土地使用指标。

    你开发的多了,意味着别人开发的份额就会减少。

    余庆阳算是抢了本地房地产商的饭碗,人家能不搞他?

    “你要相信我们市政府,有能力解决问题!”张华承诺道。

    接着又说起另外一件事,“对了,你要求的变更审批规划,重新立项的事情,已经上报省里了!

    估计很快就能批下来!”

    关于变更审批,重新进行立项的事,余庆阳也是无奈做出的决定。

    虽然汽车掉进工作井的事情处理完了,该撤职的撤职,该处分的处分,该判刑的判刑。

    但是,它带来的影响是无法消除的。

    比如,余庆阳想要申报国家级奖项,这件事泡汤了。

    两死三伤,这属于重大安全事故,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

    什么奖项都无缘。

    无奈之下,余庆阳只好和济州市政府协商,重新申报,重新立项。

    原来老运河治理是一个大项目,然后分成四个子项目。

    现在,把四个子项目,污水处理厂,河道清淤,市政管网改造,文化长廊分别立项,变成四个主项目。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市政管网改造,因为发生重大安全事故,无法申报工程类奖项。

    比如鲁班奖,有明文规定,申报工程在建设过程中,发生过质量事故、较大以上生产安全事故以及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的其他事件的,不得申报鲁班奖。

    “那就好!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这件事!

    我们公司花这么大代价,如果不拿几个奖项回来,实在是太吃亏了!”余庆阳笑道。

    “你啊,净给我出难题!这几天光给你跑这事了!”

    重新立项,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尤其是重大项目,审批权不在地方政府。

    “华哥,你能者多劳!”余庆阳嘿嘿笑道。

    又闲聊几句,余庆阳才挂了电话。

    看看距离吃晚饭,还有一段时间,余庆阳起身,坐车离开指挥部。

    “大姐,今天轮到你做饭了?”

    “是啊!余总来了?一会在这吃吧?我炒的肉!”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看到余庆阳,热情的招呼道。

    “不了!我饭量大,你们这点菜,都不够我一个人吃的!”余庆阳笑着婉拒了邀请。

    余庆阳经常到工地上转悠,工地上的工人也都和他混熟了。

    自己搬了一个凳子坐下,和做饭的妇女聊天。

    聊的也都是家长里短的一些话题。

    至于说问候累不累,辛苦不辛苦。

    那都屁话!

    三对夫妻住一个板房里,你说艰苦不艰苦。

    在昏暗的地下管道里掏土,直不起腰,只能趴在,跪着挖土,你说累不累!

    问这样的话的,要么是没下过工地的人,要么就是那种下来视察工作的领导。

    板房里走出来一个十一二的孩子,好奇的看着余庆阳。

    “大姐,这是你家孩子?”

    “是啊!”

    “上几年级了?”

    “小学毕业,不愿意上了,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也不是那块材料!”

    “大姐,孩子不上学可不行!你还想让孩子跟着你们一样,出苦力?”

    “他自己不愿意上,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死活不想上了!

    咱老百姓能有什么办法?出苦力就出苦力吧!这就是命!”妇女一边麻利的做着饭,一边唠叨着。

    “你叫什么名字?”余庆阳看着小男孩,笑着问道。

    小男孩有些认生,怯生生的看着余庆阳,没有说道。

    “这孩子,快叫叔叔!他叫董晓军,小名石头!”

    “叔叔好!”

    “石头,这个名字好,我也叫你石头行不行?”余庆阳笑着和石头打招呼。

    “嗯!”石头点点头。

    “石头,你想跟着你爸妈干活?”

    “嗯!”石头点点头。

    “下没下去过?”

    “昨天跟着他爸,下去了一趟!”妇女替儿子回答道。

    “怎么样?感觉累不累?”

    “累!”

    石头很腼腆,和余庆阳说话,基本上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崩。

    “你想以后也干这样的活?”

    “不想!”石头摇摇头,总算说了两个字。

    “你知道你爸妈干的这个叫什么吗?”

    “顶管!”

    “对,顶管!人工顶管,又累又脏!

    六个人挤在一间板房里,是不是很艰苦?”

    “嗯!”

    “你知道吗?这个已经是很好的条件了!有板房住,还有空调!

    以前你爸妈他们只能住那种闷热的帐篷!”

    “……”

    “不信,你问你妈!”

    “是啊!多亏了余总,还是板房住着舒服!真是谢谢余总了!您是好人!”妇女笑着点点头,感谢道。

    “大姐,你这感谢我可不敢接。

    你们几个人挤在一个板房里,很不方便!只是条件有限,也没办法让你们分开住!”

    三对夫妻住在一个板房里,想想就知道,有多么不方便了。

    可是,这种情况,很普遍!

    南方很多外出打工的,都是夫妻档,也有假夫妻档。

    工地上,哪有条件,一对夫妻安排一间房子?

    只能是几对夫妻住一间,用一个布帘,稍微遮挡一下。

    干点什么事,都不方便。

    住有空调的板房还好一点,那种没有空调的板房或者帐篷,到了夏天,里面就是个大蒸笼。

    冬天又变成一个大冰窟,真不是人住的地方。

    可是,为了赚钱,绝大多数的农民工住的都是这样的地方。

    2001年,能够给农民工按空调,全国估计也就华禹投资一家。

    “你爸妈干的这个叫,人工顶管,还有一种,叫做机械顶管!

    你想不想去看看,什么是机械顶管?”余庆阳笑着问道。

    “……”

    石头有些心动,又有些害怕。

    “去,叫你爸起来,我带你们爷俩一块去看看!”

    正说着,石头的爸爸从板房里走出来。

    “余总来了?”

    “老董,刚睡醒?昨天又干了一夜?”

    人工顶管,都是二十四小时,昼夜不停,三班倒。

    一个工作井,一般都是十二个人,四个人一组。

    井下两个人,井上两个人。

    井下一个在管道里挖土,一个负责配合井上的人把土吊上去。

    井上的人除了把土吊上来,还要负责把混凝土管吊下去,配合着下面的人把混凝土管摆放到导轨上,调整角度,对节等等。

    “嗯,今天轻松,今天我们在上面!”老董憨厚的笑着。

    在下面挖土,和在上面吊管,他们都是轮流着来的。

    在老董看来,不用下去挖土,就是一件挺幸福的事。

    “走吧,老董,我带你们爷俩去看看,人家机械顶管的!让石头开开眼界!”余庆阳再一次提出带他们去看机械顶管。

    “我换身衣服!”

    “不用,这不是挺干净的!走吧,很快就回来,不耽误你们吃饭!”

    余庆阳拉着老董和他的儿子石头,来到华禹三建的工地上。

    华禹三建到华禹六建,全部使用的是机械顶管。

    机械顶管施工的施工效率相对较高,劳动强度也不大,安全性也更高。当然,造价相对也高一些。

    华禹三建,正好刚刚完成一段顶管,掘进机从接收井转出来。几个工人正忙着操作。

    “怎么样?看到了吧?是不是比你爸他们干活快多了?

    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你上学,也许考不上大学,当不了大官!

    但是,多学点知识,哪怕上个技校,最后还是干顶管这一行!

    你因为有知识,也能选择干机械顶管!

    他们比你爸妈干的人工顶管,又轻松,又安全,赚的钱还多!”余庆阳笑着说道。

    石头抬头看看余庆阳,“干这个也要上学?”

    “那当然了!你看看那些机械,不上学,不学习你知道怎么操作?

    要是不学习就能操作机械,你爸妈他们为什么不去干机械顶管?

    小伙子,大道理我就不和你说了,你只要明白一个道理。

    哪怕是和你爸妈一样,当一个农民工,上学多的,也比上学少的,干的活轻松,赚的钱还多!”余庆阳笑着拍了拍石头的肩膀。

    石头看着机械顶管的施工场面,没有说话。

    老董感激的看着余庆阳。

    谁愿意自己的孩子跟着自己一块吃苦受累。

    他们吃苦受累,为的什么?

    还不是为了孩子将来不用像自己一样,吃苦受累?

    “距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你好好感受一下,你爸妈的工作!”

    把老董和石头送回工地。

    “余总,谢谢您!我不会说话,那个,谢谢您!”老董满脸感激的对余庆阳说道。

    “不用谢!多帮我们宣传宣传,多帮我们介绍一些工人就行了!”余庆阳笑着拍拍老董的肩膀,转身上车离开。

    老董他们都是和华禹劳务公司签了合同的农民工。

    华禹投资有一项强制要求,霸王条款,不管是谁找来的工人,不管是跟着哪家施工公司干活,必须先和华禹劳务公司签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