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四百九十一章水泥厂开业庆典
    除了这些政府官员之外,还有许多国内央企在阿吉及利亚或邻国的援建、承揽项目的项目经理。

    有的是接到国内指示,前来洽谈安保服务项目的。

    也有是余庆阳这边发出邀请,过来捧场的。

    当然,更少不了的说记者。

    淮海(非洲)建材有限公司旗下的水泥厂是整个非洲规模最大的水泥厂,吸引了不少各国记者。

    最多的还是阿吉及利亚本地记者和中国记者。

    最吸引记者目光的还是站姿挺拔,如不动青松的安保人员。

    一身美式单兵装备,与美军的臂章不同,安保人员的臂章上面有一只猛兽,龙首龟身蛇尾,正是龙之九子中的霸下。

    在龙子霸下的下面用中、英、阿拉伯三种文字写着华禹国际安保公司的字样。

    各国记者,对着安保人员啪啪啪,一阵猛拍。

    余庆阳也没让人阻拦,随便拍,今天既是水泥厂开业的日子,也是华禹安保公司正式亮相的日子。

    早上九点,舞狮队上场舞狮,翻滚,上肩,叠罗汉,过梅花椿等一系列精彩表演后,顺着竹竿爬到门楼上,从牌匾上方采下早就准备的生菜和利是(红包),这叫采青。

    采青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地方民俗,主要是南方地区的民俗,每年的除夕之夜,到野外象征性地采一点青菜、树枝之类的东西回家,以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岁岁平安。

    另外一种说法就是舞狮采青,一开始是暗指“反清复明!”,后来逐渐演变成了对生意的一种祝福。

    “青”用的是生菜,把生菜及利市(红包)悬挂起来,狮在“青”前舞数回,表现犹豫,然后一跃而起,把青菜一口“吃”掉,再把生菜“咬碎吐出”,再向大家致意。取其意头,有“生猛”,生菜又做生财讲,是生意兴隆的象征。

    这种中国特色十足的表演成功转移了各国记者的注意力。

    阿吉及利亚政府的官员们也看的入神。

    外面,岗哨之外更是站满看热闹的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

    舞狮表演结束,余庆阳邀请古参赞、阿吉及利亚商务部的官员,罗纳德等人上台讲话。

    最后一块扯下挂在牌匾上的红绸布,仪式宣告结束。

    接着就是回答记者提问的时间。

    “您好,余总,我是新华社的记者卢莹,首先恭喜贵公司的水泥厂开业,祝贵公司生意兴隆,财源广进!”第一个被点名的中国女记者很会说话,没有直接提问,而是先向余庆阳送上祝福。

    她之所以被点名,一是因为她是中国人,第二则是因为她是一位女性。

    一位女性,不远万里来到环境恶劣的非洲,执行采访任务,非常值得钦佩。

    “谢谢!我代表淮海建材集团,感谢你的祝福!”余庆阳微微躬身感谢。

    “在这样一个非常值得庆祝的日子,余总有什么中国人民和非洲人民说的吗?”

    “首先祝祖国繁荣富强!祖国的人民生活越来越好!

    中非有着深厚的,源远流长的友谊!

    我们带着友谊而来,帮助非洲兄弟建设家园。

    我希望中非人民能够携起手来,共同发展,迎接美好的明天!

    最后,我想对所有非洲人民说一句,非洲的兄弟,我们中国已经站起来了!现在看你们了!

    加油非洲兄弟,我看好你们!你们的明天一定会更好!”余庆阳对着镜头挥舞了一下拳头。

    余庆阳的话刚说完,主席台上率先响起一阵掌声。

    这些掌声是来自阿吉及利亚的政府官员。

    虽然都知道这是口号,但是大家依然忍不住想为余庆阳鼓掌。

    或者说是为那句,“非洲兄弟加油,我看好你们”鼓掌!

    接着余庆阳又回答几位中国记者的提问。

    这样的问答,自然讲究绝对的政治正确性。

    好在余庆阳早有预案,回答的滴水不漏。

    “余先生,因为你们的水泥厂投产,北非的水泥价格跌幅超过百分之二十!

    你的这种行为是不是在扰乱市场?进行不公平竞争?

    又或者,你们怀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你们想要垄断非洲的水泥市场!”

    “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是哪个国家的,居然如此没有礼貌!

    在你之前,所有的记者提问前,都会介绍一下自己是哪家媒体的记者!

    而你,直接提问,这首先暴露了你非常没有素质!

    我拒绝回答一个没有素质的人的任何问题!我怕你的低素质会传染!”余庆阳脸上挂着微笑,说出来的话,确实像刀子一样,直插提问记者的心脏。

    余庆阳的话一结束,会场上顿时响起一阵轻笑。

    保罗·赫勒脸涨得通红,他没想到,自己的一个疏忽,居然被如此嘲讽。

    站在保罗·赫勒旁边的几个记者,下意识的往旁边躲了躲,好像是真怕保罗·赫勒传染他们一样。

    这更加让保罗·赫勒羞恼。

    “抱歉,我以为你认识我胸前的标志,我是纽约时报的记者保罗·赫勒……”

    “不,这位纽约时报的记者先生,你又错了!

    你胸前就算是挂着白宫的标志,提问前自我介绍,也是最基本的礼仪!

    你胸前挂着的牌子,只会让他蒙羞!

    你们都同行都会议论,原来纽约时报的记者如此没有素质!”余庆阳微笑着彬彬有礼的说道。

    余庆阳的心里话是,敢挑刺,怼不死你。

    会场上再次爆发一阵轻笑,在这种多国聚集的地方,大家都还是非常注意素质的。

    没有人哄堂大笑。

    “你好,余先生,我是华尔街时报的记者,我叫弗兰克·福德!”保罗·赫勒的一位美国同行,站出来替他化解了尴尬。

    “你好!”

    “余先生,贵公司这种降价的行为,是一种非常不道德的行为!

    他破坏了市场的秩序,短期看,好像价格降下来了,非洲人民得到了好处。

    但是,长远看,一旦市场秩序被迫害坏了,最终受伤害的还是非洲人民。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请余先生不要再做这种破坏市场秩序的事情了!”弗兰克·福德义正言辞,悲天怜人的说道。

    这位华尔街时报的记者,水平要比纽约时报的记者高出不少。

    看人家挑刺,挑的多么有水平。

    “哈哈哈……哈哈!

    这是我听到的本世纪最好笑的一个笑话!”余庆阳仰天大笑,许久之后才开口说道。

    “一名来自华尔街的记者,居然和我讲破坏市场秩序?

    还有比华尔街更加不遵守市场秩序的存在吗?

    对了,冒昧的问一句,互联网泡沫破灭,华尔街上的血腥味清除干净了吗?”余庆阳温和的问道。

    一句话怼的弗兰克·福德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刚刚过去的,不!

    还没有过去的互联网泡沫,是华尔街永远的痛!

    去年的那个黑色星期一,早上开始,华尔街陷入一片哀嚎之中。

    随后的日子里,华尔街繁华的街道上,从第一个人从高楼上跳下来,像开启了多米诺骨牌,每天都有人从天而降。

    多的时候,政府部门的收尸队,都忙不过来。

    “我们中国人做生意,讲究的平等互利,合作共赢!

    从来不会让非洲兄弟吃亏!

    不像你们美国,动不动就制裁这个,打击那个!

    说起来,你们美国政府应该给我颁发勋章,因为我替你们美国解决了百分之零点零几的就业率!

    未来将有超过一千名美国人替我工作!

    如果因为你的原因,让他们失去了工作,不知道他们会如何对待始作俑者的你!”余庆阳笑着,又插了一刀。

    因为淮海水泥厂的出现,北非的水泥价格下降了五十美元。

    这两位美国记者,就是收了美国建材商人的钱,来给余庆阳捣乱的。

    结果,余庆阳不按套路出牌,一个直接失去提问资格,一个被余庆阳接互联网泡沫打击的直想吐血。

    余庆阳后面的话,则是赤裸裸的威胁。

    你们国家可是有一千多人替我打工,惹我不高兴了,我就把他们裁掉,让他们去找你的麻烦。

    如果真的有一千美国人因为自己失去工作,最大的可能,就是他被乱枪打死,想到这里,弗兰克·福德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随后余庆阳宣布记者招待会结束。

    余庆阳邀请所有来宾,前往厂区,参观水泥厂。

    “我们的水泥厂,可以普通硅酸盐水泥,粉煤灰硅酸盐水泥,矿渣硅酸盐水泥,火山灰硅酸盐水泥,复合硅酸盐水泥,铝酸盐类水泥等多种水泥!

    囊括了325,425,525,325R,425R,525R多个型号……”余庆阳充当导游,引领着大家参观水泥厂。

    水泥厂没有什么机密,不可告人的地方。

    当然,实验室是绝对不会带他们去的。

    “随着我们的生产规模进一步扩大,阿吉及利亚的建设成本将会大幅度的下降!

    我们水泥厂目前有两千多名本地工人。

    解决了两千多个家庭的生活问题!

    未来,我们还会解决更多阿吉及利亚人的就业!”余庆阳用中文向阿吉及利亚商务部的官员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