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四百二十九章一个都不能少(求月票!)
    “宫总,这不公平,工人违反安全规范,凭什么罚我钱?”刘大功对罚款很不满意。

    “为什么?因为工人是带来的,你没带好工人,自然要罚你带班的!

    你冤枉,我不更冤枉?我掰着耳朵给你们说安全!安全!

    可是你们呢?一个不注意,该怎么干还怎么干!

    你冤枉?我告诉你,刘大功,真要是出了事,我最多就是不干这个项目经理了!你呢?你小子可能这辈子都翻不过身来!

    说你们,一个个感觉好像是害你们似的!”宫建安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火,见刘大功还敢喊冤,顿时一肚子火直接冲刘大功发泄过去。

    “宫总,现在公司管的有些太严了,这样不行,那也不行!都不知道怎么干活了!”一个钢筋工头抱怨道。

    “老王,别得了便宜卖乖!公司要求严这个是事实,但是你自己拍着胸口说,你现在赚的多,还是以前赚得多?咱们干活的,把活干好,多拿钱,有什么好抱怨的?干好活是咱们的本分!不给你们增加劳务费,你们就不把活干好了?”

    “干好活那是必须的,宫总,您可是知道,我老王干活可是从来没有掉过链子!”钢筋头老王陪笑道。

    “从今天开始,我从公司又调来两名安全员,一共五名安全员,全天二十四小时盯着你们,我看谁还不把安全当回事!我也学余总,发现安全问题,我不罚工人,我就罚你工头!

    我罚到你们想起安全两个字就肝颤,看你们还敢不敢不把安全当回事!”

    “宫总,你这个样子搞,我们很难做的,赚点钱都不够交罚款的!”

    “难做?难做就不做好了!你们自己带来的工人,你们要是管不了,那干脆不要当这个工头好了!”宫建安一句话怼了回去。

    华禹搞的那个工人实名制,这些工头能赚多少钱,一下子摆在了明面上,这让项目部的一些人很眼红。

    好家伙,知道包工头赚钱,没想到这么赚钱,一个月顶我们半年的工资。

    但是,华禹刚刚经历了严打,上一个项目部从项目经理到施工员被开除了一大半,现在大家虽然眼红,但是没人敢伸手。

    眼红,又不敢伸手的结果就是,严把质量,让你赚那么多钱,这里干的不行,返工重做!那里不合标准,拆了重新干!

    因为这个,工地精细化管理倒是很彻底的执行了下去。

    原来项目部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质量上面,下一步目光转移到安全上面,可以预见,这些包工头的日子更加难过。

    至于说,因为施工员,工长的刁难不干了,不可能!

    他们拿的青工价格可是比市场价高百分之二十的合同。

    而且合同约定,按月结账,这样的合同,在别的工地根本不可能拿到。

    他们出来就是赚钱的,只要月底,公司能够兑现承诺,在严格一倍,他们也能承受。

    工人的心思很简单,就是赚钱,只要能够按时拿到钱,他们从来不怕吃苦受累。

    “宫总,你们说的,月底给工人发工资之后,剩下的钱也一块给我们?这个做不做数?”

    “当然作数!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你们担心月底给工人发完工资,公司一看,你们赚那么多钱,然后不给你们了!

    关于这一点,你们没必要担心!

    集团的余总说过,你们赚再多,那是你们凭自己的本事赚的辛苦钱!

    你们不是那些大包工头,你们都是带着十几个人干活的小工头。工人干活,你们也一起干活!

    赚的都是辛苦钱,公司不差那点钱,更不会克扣你们一分钱!

    这个是集团老总亲自做的批示,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还有,工地大门口,对你们的承诺,都写在了墙上,也公布了投诉电话。

    你们要是还不放心,我们也没有办法了!”

    “那就好,那就好!余总说的太对了,我们就是赚几个辛苦钱的!”一个木工头笑着说道。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钱没拿到手之前,心还是一直提着。

    “今天余总还提了一件事,工作服,公司免费发给你们的!

    怎么都不舍的穿?留着干嘛?下小的?

    你们回去要求一下,以后只要上工地,必须穿公司发的工作服!

    临空临边作业的人,必须配戴安全带!

    不穿工作服的发现一次,罚款十元!

    不佩戴安全带的,发现一次,罚你们工头一千块钱!”宫建安又说道。

    “宫总,那个当初你们也没说必须要穿工作服,我们的工人把衣服寄回家里去了!”刘大功小声说道。

    “寄回家里?工作服是给你们穿的,寄回家里干什么?”

    “宫总,你也知道,我们那里穷!

    家里的娃都没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自己那舍得穿啊!

    所以,一发了衣服,好多人都把衣服寄回家了,给家里的娃穿!”刘大功笑的有些苦涩。

    宫建安听了也有些心酸。

    “你们呢?你们队伍里有没有这种情况?”宫建安又开口询问其他工头。

    最后一统计,所有施工队都有把衣服寄回家给孩子穿的情况。

    有些没寄回家的,不是不想寄,是因为家里孩子还小,穿不了。

    “说起来,这事怪余总,把工作服设计的太漂亮了!”宫建安尴尬的笑道。

    “呵呵!”

    “呵呵!”

    其他人也都干笑着,笑声里包含着无奈和心酸。

    “行了,公司的规定必须遵守!

    这关系到公司的形象,所有人上工地必须穿工作服!

    这一点不能改变!

    我会向公司打报告,重新给你们配发工作服!”

    “谢谢宫总!”

    “别高兴的太早了!这次配发工作服可不是免费的!

    咱们定个君子协议,如果你们干的活,在集团评比中能够拿到前三名,这衣服钱我给你们免了!

    如果进不了前三名,那么工作服的钱,我就从你们的劳务费里面扣!”

    “谢谢宫总,宫总您就放心吧!我们保证把活干的又快又好!给您挣足面子!”刘大功忙表态道。

    “别光说不练,我看各位的行动!

    速度,质量,安全一个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