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三百八十八章全日制定向委培(求月票!)
    总算是完美解决了翻译的问题。

    而且顺带向几位女大学生发出了就业邀请。

    只可惜,这些女大学生心气都挺高。

    虽然有些心动,但是没有一个当场同意签就业协议的。

    别看她们出来做兼职,为了兼职工作哀求余庆阳。

    但是真让他们毕业进公司,她们还真不是很愿意。

    总感觉自己是名牌大学生,能够找到更好的工作。

    这也是真的,现阶段大学生还真是挺好找工作。

    尤其是燕京外国语学院这样的重点院校,她们可以选择的不少。

    央企,外交部,各个部署机关单位都有可能进去。

    第二天,余庆阳陪德国专家安东尼奥和戴教授他们吃过早点,便告辞离开。

    他们的接待工作交给了余传武。

    作为一家大型集团的老总,余庆阳不可能一直陪着他们。

    离开酒店,余庆阳先来到水利厅。

    “哟,余总,您这是跑错地方了吧?”张厅长看着站在自己门口的余庆阳,嘲讽道。

    “领导!您这是批评我了!我检讨,我来向领导汇报工作的态度不够积极!

    以后一定天天来向领导请示汇报工作!”余庆阳陪着笑,帮张厅长拉开门,伸手去搀她。

    “一边去,我不是七老八十,用不着你搀着走。

    天天来,你不嫌烦,我还嫌烦呢!”张厅长一把打开余庆阳的手,笑骂道。

    余庆阳也不在意,跟在张厅长屁股后面,走进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余庆阳抢先给张厅长倒上水。

    “说吧!找我什么事?你小子,没事肯定不来我这!”张厅长接过茶杯,看着余庆阳问道。

    “领导,看您说的,我这不是想着这段时间,公司忙没来给领导问安。

    这不,刚一忙完手头的事,就赶紧过来向领导请安!”

    “哦!就是过来给我请安问好是吧?

    那行,你的安请完了?

    可以走了!我上午还有个会!”张厅长笑眯眯的看着余庆阳,摆摆手开始赶人。

    “那个……顺便有点小事,麻烦领导!”余庆阳谄笑着说道。

    “就知道你准有事!

    说吧!

    我不保证同意!”

    “那个,是这样!上次在苏厅长哪里看到一份文件,就是关于污水处理厂市场化运营的文件。

    然后呢,我一琢磨,这污水处理是大事,是我们的基本国策啊!

    投资搞污水处理厂,大有可为。

    所以我就成立了一家水务公司。

    我们公司现在和济州市政府达成协议,在济州市搞一个试点!”

    “嗯,济州市污水处理厂的试点我知道,厅里好像还批了五千万的专项扶持资金!”张厅长笑着点点头。

    “领导,是这样的,咱们公司成立了,试点也有了!

    可是咱们没有这方面的人才啊!

    等污水处理厂建成,都缺少运营管理的人才!”

    “那你想怎么样?我虽然负责教育培训工作,可是也给你变不出人才来!”

    “我这次来,就是请领导施法,帮我们变些人才出来给我们的!”余庆阳谄笑着说道。

    “我先施法把你变没了!”张厅长拿起桌上的铅笔扔向余庆阳。

    “别给我绕弯子,说你到底想干嘛?”

    “我打算联合海河大学,搞一个全日制的委培班!

    学生全日制上课,可以拿函授本科学历!”

    “你这个想法不错!

    咱们水利厅就有一个海河大学的函授站。

    不过,函授站也只能是解决一些同志的文凭问题!

    对人才培养,一点效果都没有!

    不过,全日制函授班,海河大学恐怕不能同意吧?

    你找我也没有用!

    海河大学是教育部直属的重点大学,我说话也不好使!”

    “我们华禹投资准备向海河大学捐款五百万,用于改善教学环境!

    想请领导帮忙跑一趟,从中撮合一下!

    毕竟领导面子大,你出马,就是海河大学的校长也得给几分面子!”

    “你小子,现在还真是财大气粗!

    你有那钱,怎么不给咱们自己的学校捐点?”

    “捐,捐多少,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

    你只要打个电话,我这边肯定照办!”

    “行了,别贫了!具体说说你的想法!”

    “是!”余庆阳收起笑脸,开始一本正经的向张厅长汇报。

    “我们想着从公司职工里选拔一批人,送去海河大学进行培训!

    培训的专业就是海河大学新开的水务工程专业!

    至于学历,函授学历或者自考学历都可以!”

    “嗯,你这个想法不错!知识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也可以改变企业的命运!

    随着科技的发展,水利系统对知识,对科技的需求也是越来越大!

    不说别的,就三峡大坝,咱们省的这些个施工企业,有哪个干得了?

    现在已经不再是以前,光靠吃苦就能搞水利的年代了!”

    “是啊!所以我们公司准备每年向海河大学捐款五百万。

    换取海河大学帮我们培训各种我们需要的人才!”

    “一年五百万,听上去不少,不过这笔买卖做的不亏!

    行!这个腿,我替你跑一趟!”张厅长很爽快的答应下来。

    “谢谢领导!谢谢领导!”余庆阳连声感谢道。

    “行了,你也不用感谢我,我也是为了水利系统的那些子弟!

    毕竟这对咱们整个东山省水利系统都是一件好事!”

    张厅长是土生土长的水利人,对水利有着很深的感情。

    据说当年张厅长就是在水库大坝的工地上出生的,童年也是在水库大坝上度过的。

    是真正的把一辈子都奉献给了水利事业。

    家里也都是搞水利的,张厅长的父母都是水利厅的老领导,早已经离休。

    老公是东山省水利专科学院的教授。

    孩子也在下面水利局工作。

    “小余,你看这样,一年一批,你们公司也消化不了这名额,能不能把培训的名额分给厅里一部分?”张厅长和余庆阳商量道。

    “领导,分给厅里肯定没有问题,只是这第一批……”

    “第一批,厅里自然不会和你们争!

    从第二批开始,名额分给厅里一半,怎么样?”

    “没问题!这个领导说了算!”余庆阳爽快的答应道。

    肯定,必须答应!

    华禹投资大半个都是水利厅的,给海河大学捐款的五百万,等于水利厅出了一半。

    不同意试试!

    给你脸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