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三百五十七章利益关系(求月票!)
    “你说华禹投资曾经提出垫资修旅游路?”李振威脸色有些难看的重复了一句。

    至此,他才知道,自己被人利用了,被眼前这位林耀华林书记给利用了。

    可是事到如今,他又能如何?

    痛斥林耀华一顿,然后拂袖而去?

    那是不成熟的表现。

    他作为中信地产的副总,怎么可能如此幼稚。

    无论政治还是商场,不就是一个互相利用吗?

    再说,林耀华行的是阳谋,人家从来没有承诺自己帮忙联系贷款,人家就会同意自己地价拿地。

    一切都是自己想当然了。

    他和林耀华是在某一个宴会上认识的。

    正好中信地产有意进军泉水。

    经过公司的专家团分析,泉水市的地产处在刚刚起步阶段。

    而泉水最有发展潜力的是东城区。

    结交泉水市委常委东城区区高官,对中信地产下一步进军泉水很有好处。

    所以在李振威的刻意结交下,两个人相谈甚欢,互留了联系方式,林耀华也向李振威发出了邀请,邀请李振威到泉水考察访问。

    李振威自然是满口答应。

    于是就有了前面中信投行截胡华禹投资的事情。

    可惜,李振威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林耀华给利用了。

    问题是,他还不能怎么着林耀华,他中信地产再牛逼,再是央企,也没有能力去怎么着一位正厅级干部。

    “李总,你们白天的谈判我都听说了!不要着急嘛!投资谈判,关键在于一个谈字!回头我再给你们约个时间,你和王区长再谈一谈!

    谈判嘛,不就是一个求同存异的过程?”林耀华吃了口菜,不紧不慢的说道。

    “林书记说得对!今天只是第一次接触,没有谈出结果,也属正常!不过说实话,你们东城区的地价确实有些虚高!这会严重影响,制约东城区的发展!”李振威收拾心情,笑着对林耀华说道。

    “唉!经济上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懂!我们王区长在这方面才是专家!他可是我们东山大学政治经济学的高材生!我还是相信他的判断力的!

    李总可以好好和王区长沟通一下,相信你们一定可以达成共识!”

    李振威心里暗骂一句,老狐狸。

    林耀华不接他的话题,直接推给区政府那边,他也无计可施。

    毕竟,按照分工,书记管人事,区长管经济,这个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至于说,甩手就走,不在东城区投资了。

    如果李振威那么幼稚的话,也不可能成为中信地产的副总。

    做事没有那么做的,如果都这样,中信地产也不用在全国发展了,干脆窝在京城算了。

    各地都有各地的规则,哪怕是央企,到了地方上,也只能选择去适应地方规则。

    就算是京城,他们的大本营,也不可能什么都按照他们的意思来。

    “林书记,这个还需要您多帮帮忙!

    我们确实看好东城区的经济发展,也是诚心在东城区投资!

    我认为作为东城区政府关心的不应该是我们多少钱拿地,而是应该综合考虑,我们公司进入东城区,可以带动东城区的经济发展,推动东城区城市建设进程,这个才是重点!”李振威耐心的做着林耀华的工作。

    “李总,我们对中信地产能来东城区投资是非常欢迎的!

    相对你们关心地价,关心经济建设,我更关心的是东城区的民生。

    搞城市建设,加快城市化进程这个是大势所趋。

    是东山省省委省政府的决策,我们必须要服从。可是,在城市化建设过程中,有大量的老百姓失去了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

    老百姓,没有了土地,如何生活,暂时有一些土地补偿款,可以让他们舒服的生活几年,十几年,可是一旦卖地的钱花完,老百姓该如何维持生计,这才是我关心的问题!”林耀华没有接李振威的话题,而是转而说起了民生问题。

    “林书记,这个也是城市化建设的阵痛,就像八九十年代,我们搞改革开放,大量国企破产,出现大量下岗职工一样。

    都属于阵痛!”

    “呵,阵痛!对咱们这些人来说,是阵痛,可是这阵痛具体到老百姓身上,那就是不可承受的剧痛!是会要人命的!”林书记面带苦色的摇摇头。

    “我在常委会上说过,我们区委区政府,不能为了城市化建设,把老百姓的土地一卖了之。

    不能说补偿一点房子,不能给一点补偿金就完事!

    要切实的站在老百姓的角度去考虑,要利用好土地出让金,帮他们找到新的谋生手段。”

    “……”李振威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他是来说服林耀华接受自己报出的地价的,结果现在林耀华和自己谈起了民生疾苦。

    这让他怎么接话,继续坚持低价拿地,李振威自己都有一种负罪感。

    想到负罪感,李振威一愣。

    靠!

    我是来说服林耀华的,这么被他说服了?

    “说起来,我更应该支持华禹投资!

    华禹投资准备在东城区投资修建一座万亩产业园。

    可以解决数万劳动力就业……”林耀华端起酒杯,低声说了一句。

    李振威一愣,又是华禹投资,怎么哪里都有华禹投资。

    “林书记,不知这个华禹投资是什么性质的公司?

    感觉好像搞得挺大,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投资万亩产业园,可不是几十亿能够完成的!

    林书记可不要被骗了!”李振威酸酸的说了一句。

    “呵呵!不会,华禹投资是我们东山省水利厅下属的企业!

    去年刚刚重组,注册成立华禹投资。

    你看到的那个华禹世纪城,就是华禹投资下属的子公司华禹置业的项目。

    华禹投资背后可是站着汇丰银行,汇丰银行持有华禹投资百分之十的股份,而且华禹投资和汇丰银行还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所以我们相信华禹投资有实力做好万亩产业园这个项目。”林书记爽朗的笑道。

    如果不是华禹投资和王区长走的太近,他林耀华一定会全力支持华禹投资。

    李振威暗自咋说,没想到小小的泉水居然卧虎藏龙,汇丰银行体量可是比中信集团大好几倍。

    比四大银行的体量都要大(此时的四大银行还没有发力)。

    此时的余庆阳并不知道李振威和林耀华在谈论自己。

    他正和薛琴、安玉青一起招待汇丰银行的冯萧尘。

    经过一个多小时月的洽谈,汇丰银行投行部有些失去耐心。

    投行的总经理冯萧尘亲自赶到泉水,来和余庆阳面谈。

    受到互联网泡沫的影响,全世界的经济都受到了打击,打击最大的就是他们这些手里握着大量资金寻找项目的金融企业。

    金融企业不会自己跑去搞实业,他们只会把钱投向他们看好的项目。

    因为互联网泡沫的影响,金融企业更加青睐对实体项目。

    经过汇丰银行的评估,淮海投资在阿吉及利亚投资的水泥厂,前景非常好。

    预期收益率高达百分之一千。

    也就是说是十倍的投资回报。

    在当下这个投资荒漠,不用说十倍的投资回报率,就是三倍,五倍,也足以让众多金融企业疯狂。

    这才是汇丰银行投行积极寻求入股淮海投资的根本原因。

    “余总,我听说华禹投资最近准备在国内一线城市拿地开发华禹世纪城项目?不知道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资金上,如果有需要的话,还请余总一定不要客气!

    作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我们有义务,也有责任帮助华禹投资完成产业布局!”冯萧尘并没有急着说入股淮海投资的事情,反而操着香江普通话说起华禹投资最近的投资项目。

    “哈哈!我不会和冯总客气的!只是我需要的资金比较大,不知道汇丰那边能不能满足我的需求!”

    “余总,我们汇丰银行可以说是亚洲最大的银行!请不要低估我们的实力!”

    “我需要最少五百亿人民币的资金!如果能有一千亿更好!”

    “噗!”

    “咳!咳!咳!”冯萧尘差点被水呛死,满脸通红咳嗦着说不出话来。

    他万万没想到,余庆阳的胃口是如此之大,张嘴就是五百亿起步,一千亿不嫌多。

    按照他的想法,余庆阳能从他们银行贷款一两百亿就了不起了。

    他现在虽然是投行部的总经理,可是他的权限根本不足以审批贷款给华禹投资五百亿。

    就算是二百亿,也是提前得到董事会的授权,才敢说大话。

    “怎么?冯总嫌我贷款少?我还可以追加贷款额度的!

    按照我们的五年发展规划,五年之内,我们会在燕京、魔都、羊城、鹏城这四座一线城市投资开发华禹世纪城项目。

    第一个五年计划内要在全国四十五座二线城市拿地,并在下一个五年计划中完成这四十五座二线城市华禹世纪城项目的开发。

    然后在第二个五年规划结束前,在全国三线城市拿地,第三个五年计划开始开发三线城市的华禹世纪城项目。”余庆阳笑着把自己的规划说了出来。

    冯萧尘看着余庆阳,不知道是该称赞他的庞大规划,冲天气魄,还是该嘲笑他不自量力。

    反正不管怎么说,他是真的被余庆阳的远大规划给惊呆了。

    四座一线城市,四十五座二线城市,七十五座三线城市,这一百二十四座城市全部建华禹世纪城,别说一千亿,就是五千亿也打不住。

    在震惊过后,冯萧尘敏锐的意识到,如果余庆阳的规划真的能够达成,那么华禹投资将成为中国最大的地产公司,进入世界五百强。

    不!五百强打不住,应该是前十强。

    要知道华禹世纪城可不是单独的商业住宅项目。

    而是cbd商圈。

    一百二十四座城市,一百二十四座cbd商圈,就意味着一百二十四座五星级酒店,一百二十四座大型商场,一百二十四家社区医院,一百二十四家中小学。

    眼前这位,也将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首富。

    一想到,自己和未来的世界首富吃饭,并且看着未来世界首富是如何成长起来的,冯萧尘就忍不住一阵激动。

    好了,以上是YY。

    不过,冯萧尘是真的被余庆阳的远大理想和规划给震慑住了。

    “余总,恐怕我们没办法一次性提供给华禹投资五百亿的贷款!相信不光是我们,换成任何一家金融企业,也不会一次性贷款给华禹五百亿的资金!”冯萧尘苦笑着说道。

    刚刚吹出去的牛逼,就被戳破,不得不收回自己的大话,实在是让人尴尬。

    “呵呵!冯总,我想你误会了!我是需要五百亿以上的资金,可是我并不是一次性需要这么多!

    我今年上半年最多也就是需要一百亿左右的资金!

    这笔资金,用于在羊城、鹏城、魔都拿地这三座城市!当然,还有就是我们公司要在泉水和济州建设两座万亩产业园。

    一座是家居产业园,一座是电动自行车产业园。

    另外就是承接的FEPC项目!”余庆阳不再逗冯萧尘,正色说道。

    “余总,燕京不需要拿地吗?”

    “呵呵!冯总,你的功课做得可有些不到家啊!我们公司已经在燕京拿了一块两千亩的土地!虽然小点,可毕竟是寸土寸金的京城,两千亩地也不是不能接受!”余庆阳笑道。

    “余总,我来之前得到董事会的授权,可以为华禹投资提供额度在二百亿以内的贷款!我们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且我们汇丰投行也持有华禹投资的股份,帮助华禹投资发展是我们的义务也是责任!”得到余庆阳肯定的答复,冯萧尘底气十足的说道。

    “谢谢冯总的支持!那么,预祝我们合租愉快!”余庆阳笑着向冯萧尘伸出手。

    “合作愉快!”冯萧尘紧紧握住余庆阳的手。

    “为了庆祝我们双方的合作,我提议咱们一块干一杯!”一直没有说话的薛琴,举起酒杯提议道。

    “对!对!一块干一杯!”安玉青也赶忙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呵呵!薛总说的对,一起干一杯,为了我们的合作,为了我们的目标,为了我们的理想,干杯!”余庆阳举起酒杯对冯萧尘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