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三百四十九章再起波澜
    “余总,您的意思是公司职工都可以入股?”陈永发惊喜的看着余庆阳,小声求证着。

    陈永发作为淮海工程总公司的老总,一个月的工资加奖金超过一万块钱。

    在这个年代绝对属于高工资,可是谁会嫌自己的钱多呢?

    至于说入股建筑设备租赁公司和集装箱板房厂,会不会像一些国企集资入股那样打水漂?

    这根本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最起码他陈永发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充满了信心。

    背靠华禹投资这么一个大平台,入股建筑设备租赁公司简直就等于是拾钱。

    陈永发现在疑惑的是,这么明显是拾钱的事情,余总怎么会这么轻易让职工入股。

    毕竟大家都知道,华禹投资有一半是余庆阳家的,这等于把自己口袋里的钱,拿出来给大家分。

    “呵呵!当然是真的!

    华禹公司发展到今天,离不开大家的共同努力,是公司全体职工共同努力的成果。

    我个人呢,很想再给大家发点奖金或者涨工资。

    可是呢,市场制约着我们,我们不可能无止境的涨工资,不然厅里不找我谈话,估计国资委也要找我谈话了!

    现在正好,你们提出来的这两个公司,不大不小,正好拿来给大家发一波福利,让大家都享受到公司发展带来的福利。”余庆阳轻声笑道。

    “可是·········”陈永发想说你这不等于拿自己的钱补贴职工吗,但是张张嘴没有说出来。

    他怕说出来,被愤怒的职工赶下台。

    “你是想说我少赚钱?我要那么多钱干嘛?

    现在,钱对我来说,也就是个数字而已!

    所以,我现在的追求并不是赚多少钱,而是干出一番事业,让人生变得更加有意义!

    你们不觉得把咱们的职工都是百万富翁,或者千万富翁,那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吗?”说这句话的时候,余庆阳脸上布满了阳光,充满了神圣感。

    如果余庆阳有起点的装逼系统的话,系统一定会给余庆阳满分,不怕他骄傲。

    陈永发、关家硕、尚涛三人崇拜的看着余庆阳。

    心里感慨,人生真他娘的操蛋,自己还在为多拿一点钱而努力,一个比自己小接近一半的男人,居然已经把钱当成数字,把让所有职工培养成百万富翁当成有意义的事。

    是该说他装逼呢?

    还是该说富人的境界我们不懂?

    “当然了,作为你们这些公司高层管理,如果达不到亿万富翁的水平,就是我的失败!”余庆阳怕装逼值不够,又补充了一句。

    陈永发三人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是该高兴,感恩,还是该膜拜?

    想想自己未来能成为亿万富翁是很高兴,也应该感恩。

    如果公司所有高层都成了亿万富翁,应该有很多人膜拜吧?

    “关于临建建设标准的落实就按照你们的思路去做吧!

    关于公司入股的事情,我会让办公室下发文件!

    一切自愿,一块钱一股,各人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决定自己的入股金额。”余庆阳感觉装逼值应该满负荷了,换了个话题说道。

    “余总,两家新公司的总股本是多少?”

    “嗯……,建筑设备租赁公司公司投资一千万,占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剩下的由职工进行集资入股,不够公司再往里补充资金。

    至于集装箱板房改装厂,公司投资五百万,也占百分之六十的股份。”余庆阳想了想说道。

    一个一千万,一个五百万,不要以为余庆阳是厚此薄彼。

    实在是两家公司的性质不同,设备租赁公司初期投资比较大,属于一次性投资,长久收益的企业。

    而集装箱板房改造厂,初期投资并不需要很大。

    因为主要客户就是本公司,全部通过公司结算中心走账,所以不存在占压资金的问题。

    从收益率上看,说不上谁高谁低。

    毕竟不是相同的行业,不好做比较。

    应该说,背靠华禹投资,两家的投资回报率都不低。

    “多谢余总,我们一定会把公司经营好……”此时此刻,陈永发变得词穷,只能低声保证着。

    “嗯!”余庆阳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至于他们能不能经营好,只要不乱搞,没有不赚钱的道理。

    在集团的支持下,如果两家公司还赔钱,那陈永发和关家硕也没必要继续留着了。

    “对了,你们回去交代一下,我爸还有我妈安排的施工队伍,要更加严格的要求。

    正因为他们是我爸妈的关系,或者说是我的关系,更要做出表率作用!

    如果他们做不到,你们该罚款钱罚钱,该清理出去,就清理出去!

    出了问题,我给你们做主!”余庆阳最后又交代道。

    “余总,您放心吧!杨经理那边干活还是挺不错的……”

    陈永发弄不明白余庆阳话里的意思,按照常理推论,这是让自己多照顾一下他父母的关系户。

    这个很正常,如果自己的关系户在别人手下干活,自己也会这么说。

    所以,陈永发客套了一句。

    余庆阳自然听出陈永发话里的意思,认真的看着他们纠正道:“老陈,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我的话就是字面的意思!

    人都有个三亲六故,照顾一下也无可厚非。

    但是,这种照顾要建立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

    而不是让他们趴在华禹公司身上吸血!

    跟着华禹公司干活赚钱不要紧。

    但是想要吸华禹公司的血,谁都不行!

    就是我余庆阳的亲娘舅都不行!”说着,余庆阳猛一拍桌子。

    陈永发和尚涛以为余庆阳这是为了表达自己的重视。

    只有关家硕眨了眨眼,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知道,余庆阳的亲娘舅好像真的在自己公司干活。

    下面人反应好像不太好。

    应该是听到了什么消息,所以才专门对自己等人说这话。

    看来,余总这话真是字面上的意思。

    送走陈永发三人,余庆阳打电话把余传武叫了过来。

    最近余传武手底下没什么事情,也就是负责接待研讨会的专家。

    有上进心的人,就怕闲下来,所以余庆阳才打算把集资入股的事情交给余传武。

    “传武,有个事你们办公室出面负责一下,淮海工程总公司和华禹一建准备成立两个子公司,一个是搞建筑设备租赁的公司,一个是搞集装箱板房改装厂。

    这两家新公司,集团占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剩下的百分之四十由面向公司所有职工进行募股。

    募股完全自愿,坚决不允许摊派,也不限定每个人入股的金额!”

    余庆阳搞职工集资入股是出于好心,让职工享受公司发展的福利,所以不希望自己的好心最后变成坏事,因此对余传武讲解的很详细。

    “知道了,余总!我们办公室一定组织好募股!”

    “你联系一下集团法务部,还有就是找陈总和关总,了解一下公司筹备的情况,这样你们在募股的时候,也好对职工交代。

    总不能你们办公室一问三不知,然后就让职工拿钱入股吧?”

    “明白!我先去找陈总和关总,了解清楚具体情况,然后找法务部咨询相关的法律问题!”余传武立正站好,向余庆阳表态道。

    “嗯!去吧!”余庆阳点点头,让余传武离开。

    自己这位本家侄子办事还是比较靠谱的,余庆阳用着也很顺心。

    送走余传武,段刚拿着需要余庆阳签字的文件进来,让他签字。

    余庆阳拿过来,翻看一下,然后在上面签字。

    此时区委区政府正在召开常委会。

    常委会会议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召开的,哪怕是临时会有也不是随便召开的。

    必须有重要的事情,影响区建设,区发展的大事需要全体常委委员做出决议的,才能由区高官召开。

    这几天,王区长一直都在就华禹投资的事情和区委林书记沟通汇报。

    旅游路是区里的重点工程,或者说是他王区长提出来的一个可以印象整个东城区发展的重要规划。

    而余庆阳提出来的那个电动车产业园计划,涉及投资上百亿,一旦建成,年产值可能达到千亿规模。

    这由不得他不重视。

    为了推动这两个项目,王区长先和区政府的副区长们交流,达成一致意见。

    然后才找林书记汇报沟通,还要和其他的常委委员交流,争取支持。

    中国民间有句话叫做,说得轻巧。

    是的,说得轻巧。

    意思就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两个项目,说起来很轻松,余庆阳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决定了。

    可是具体落实下来,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王区长,我这里也有一份关于旅游路的投资意向书。

    这是我昨天刚刚收到的,向林书记汇报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和王区长沟通!”在王区长刚刚讲完关于华禹投资的两个项目之后,区委副书记张昭明书记拿出一份意向书出来。

    王区长看了张绍明书记一眼,看了看坐在首位的林书记。

    什么刚刚收到,没来及沟通,只是一个说词。

    目的就是不像让余庆阳的投资案那么顺利通过。

    或者说,干脆就是林书记授意的。

    “好啊!那就请张书记拿出来给大家讲一讲!

    有竞争是好事,咱们区可以多一个选择,也能从中选择更加有利于我们区发展的投资商。”林书记喝了口茶,慢声慢气的说道。

    “林书记说的对,我们不怕有竞争,只怕竞争太少!”王区长收敛心神,顺着林书记的话笑道。

    不管是谁拉来的投资,只要是投资在东城区,东城区的经济发展,少不了他一份功劳。

    这是他作为区政府一把手的特权。

    这个就像林书记一样,只要是东城区发展的好,不管是谁的功劳,都会有他一份。

    无非就是投资商不是自己找来的,功劳少一点而已。

    下面的副区长也许会争这个,但是他作为区政府一把手,无所谓。

    “这个是中信银行投行部的一份投资意向书。

    他们有意向我们东城区提供贷款,用于修建旅游路。”张绍明书记站起来,把早就复印好的意向书发给大家。

    一时间,会议室里很安静,只有一片翻页的声音。

    所有常委委员都在认真看意向书。

    当然,有多少人看的懂是另外一回事,最起码都在认真看。

    达到一定层次的领导,说话语速都很慢,每一句话都会在脑子里转几圈,才会说出来。

    尤其是常委会上,那种不带脑子的发言根本不存在。

    为了怼人而怼人,只存在于小说里。

    像张书记这种在常委会上突然拿出意向书的做法已经是非常过分的事情。

    如果没有林书记的默许,这是一件很失分的事情。

    属于不守规矩。

    严重了可能会影响以后的仕途。

    没有领导喜欢一个不守规矩的下属。

    大家认真看,也是为了一会发言的时候,能够做到言之有物。

    王区长自然看的更加认真。

    首先关注的是贷款利息问题,二十个亿的工程,利息也要不少钱。

    当然,利息只能算是小事,最重要的是附加条件。

    银行也不是慈善家,不会那么容易就贷款给你。

    全国那么多城市,需要贷款发展城市建设的多了,中信银行再有钱,也不会随便贷款给地方政府。

    看完意向书,王区长发现这份意向书比起华禹投资的条件好像更加诱惑。

    中信银行的附加条件,是中信银行自己指定施工单位。

    华禹直接是自己干,这和中信银行的指定施工单位也差不多。

    关于还款,一个是以地皮抵工程款,一个是以财政收入逐年偿还。

    猛的看上去好像,好像华禹投资的条件更好。

    毕竟华禹投资不需要支付利息,只要给等值的地皮就可以了。

    而中信银行还要利息,二十亿的利息,哪怕比较低也不少钱。

    但是,账不是这么算的,作为区政府的一把手,对本区的经济发展还是很有信心的。

    给华禹投资的地皮,未来几年升值空间绝对比那点利息高。

    而且是高得多。

    如果让王区长自己选择,他肯定选择中信银行付利息的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