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三百一十四章视察工地(求月票!)
    小清河源于玉符河、汊流及泉水市诸多泉眼,东北流经历山区、章丘、博兴等县,于寿光县羊角沟东20公里处入莱州湾。

    全长240多公里,流域面积1.1万平方公里。

    是省城主城区唯一的防洪除涝和排污河道。

    随着城市的发展,小清河泉水市区段的防洪排涝压力逐渐增大。

    由于大量工业污水,生活废水排入小清河,致使水体污染也越来越严重,河里的鱼虾几乎绝迹。

    进而导致周边环境变差,严重制约了泉水市特别是北部城区的经济与社会发展。

    在省委领导的会议指示精神,泉水市对小清河泉水段进行综合治理。

    施工地点主要在历山辖区,全长31公里。

    一期工程,总投资四十亿。

    四十亿自然不是全部用来清淤,加固河堤。

    整个工程包括,防洪除涝、城市排水、截污治污、道路桥梁、管线复建、河道补水、景观营造及两岸开发等方面。

    小清河综合治理其实是九七年开始的。

    淮海工程总公司承接的标段只是小清河综合治理工程一期工程中河道部分的一个标段,既防洪除涝、景观营造。

    说白了其实就是清淤,加固河堤,然后对河道两岸进行绿化。

    和牛头峪东沟的工程内容差不多。

    余庆阳赶到的时候,陈永发已经带着公司的领导和项目部的人在路口等着。

    “老陈,来的挺快啊!”余庆阳下车和陈永发握手。

    从公司到小清河工地可比从牛头峪东沟到小清河工地远不少。

    “正好我今天来小清河工地看看情况,老关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在半路上了!”陈永发笑着解释道。

    “呵呵!那还真是巧了!我也想着过来看看情况!

    这可是咱们淮海公司承接的第一个过亿的工程!”余庆阳笑道。

    至于陈永发是不是要来视察,赶巧,没人去纠结这个。

    余庆阳又和副总孟志远、张建国,总工孟志愿,项目部成员一一握手。

    小清河综合治理工程项目经理是由副总张建国担任的。

    小清河项目部抽调了两个工程处的人员,和一半技术处的人员。

    “走吧,先去你们项目部看一下!”

    “余总,您跟着我的车,我在前面带路!”

    “行啊!”余庆阳点点头,转身上车。

    跟着陈永发来到小清河项目部。

    小清河项目部要比牛头峪好很多。

    也是租的民房,不过这民房很大,很宽敞。

    光是院子就占地有一亩多,三层的楼房,加上东西两栋二层的副楼,一共有六十多个房间。

    外墙贴着暗金色的墙砖,配上大红色的木门,有种金碧辉煌的感觉。

    泉水从来不缺土豪。

    “余总,这是潘庄一位富豪给村里捐的养老院。

    结果房子盖起来了,那位富豪突然跑路了。

    据说是非法集资,捐款潜逃。

    这养老院因为债务纠纷,就这么搁置起来!”见余庆阳看着院子发呆,陈永发小声给他讲解着院子的来历。

    余庆阳颇有感慨的点点头。

    2000年前后,非法集资不知道坑害了多少家庭。

    一句话,还是贪欲作怪。

    上一世,余庆阳也被坑了五万多,直接导致第一次婚姻破裂。

    走进会议室,这里原本设计的是老年活动室。

    现在改成了会议室。

    “我们公司的施工范围,是K25+100-K29+000,总长3.公里。

    主要工程内容是河道水利工程和南水北调输水暗涵建设,市政道路桥梁及管线复建……”总工孟志愿给余庆阳介绍工程概括。

    “这些我都知道了!

    你说一下具体的施工安排,以及目前的施工进度!”余庆阳打断孟志愿的话说道。

    “好的余总,我们趁着现在是枯水期的有利条件,对河道工程施工时左右岸同时施工。

    右岸我们分成两段同时进行,先进行施工便道、+20.0标高以上土方开挖及现有砌石岸墙拆除。

    同时进行筑岛围堰,打设深水井降水。

    降水效果达到要求后进行新建岸墙土方开挖及岸墙施工。

    左岸河道扩挖我们分了三段同时进行,均为分区、分层下挖法施工。

    首先沿现有河岸岸墙B区开挖4米深作为储泥坑,将河道左侧淤泥挖出存放,渗水后外运。

    淤泥外运后进行左岸砌石岸墙的拆除,同时按8米宽标准由右向左分区,分层进行开挖外运……

    保留现有河道二滩岸墙,作为围堰挡墙,以左岸扩挖形成的新河道作为施工导流明渠,进二次清淤。

    提水井、入清口根据施工进展适时安排……”

    余庆阳明白,孟志愿说的所谓分两段,分三段,其实指的是右岸两个施工队伍,左岸三个施工队伍。

    小清河综合治理工程是东山省建国以来最大的一个工程,有涉及南水北调的配套工程。

    自然吸引了众多目光。

    淮海工程总公司虽然中标,可是自上而下打招呼的不下一百人次。

    系统内的领导,系统外的领导,还有地方上的领导,村里的领导。

    都想在这个工程上分一杯羹。

    “目前施工进度呢?”

    “已经完成降水井的布点,正在打降水井,修施工便道。”张建国开口回答道。

    “有什么困难吗?”

    “主要还是工程机械不足,虽然有很多领导打招呼,但是干人工活的多,有机械的少。

    唐总那边给调过来五台挖掘机,加上地方上的,也只有十台挖掘机,五十辆自卸车,其中还有三十辆是东风自卸车。

    我们标段的土方开挖量有二百二十万方,其中有一百八十万方需要外运!

    现在的运力根本不足以保证在汛期之前,完成土方施工。”

    “这倒是一个实际问题!”余庆阳点头道。

    今年东山省仅水利工总投资规模达一百多亿。

    各地都在搞城市建设,修路,盖楼,工程机械紧张是必然的。

    这种情况要等到明年才能够缓解。

    余庆阳租给省水总的挖掘机,人家红卫河干完,根本没有放车,直接调到了小清河。

    为此陆总把电话都打到了国外,余庆阳也不好驳他的面子。

    “我回头问问,看唐总那边还能不能抽调出挖掘机来!

    实在不行,就去购买新机械!”

    这是淮海工程总公司承接的第一个上亿的工程,余庆阳也是非常重视。

    必须要让厅领导看到淮海工程总公司的工作能力。

    “还有别的困难吗?”

    “别的,就是地方关系,我们正在协调!”张建国想了一下说道。

    “嗯,陈总,咱们一块去现场看看?”余庆阳看向陈永发。

    至于张建国说的地方关系,余庆阳没有多问。

    地方关系的处理是每个项目经理都必须经历的,也是考验项目经理能力的一个关卡。

    张建国作为公司副总,如果连这都处理不了,那余庆阳该考虑一下,张建国是不是有能力担任淮海工程总公司的副总了。

    陈永发等淮海公司的领导,陪着余庆阳来到施工现场。

    如果不考虑河里带有刺激性气味的黑色河水,小清河的风景还是很不错的,两岸绿树成荫,是一个休闲的好去处。

    可惜,现在看不到鱼虾成群,成群的鸭子在河里嬉戏,河水清澈见底的景象了。

    只剩下乌黑的河水,还有岸上的大树。

    十辆挖掘机,正在修便道,开挖存放淤泥的深坑。

    因为淤泥含水量比较大,不便于直接运输,所以要先进行脱水处理。

    在河岸上挖深坑,存放淤泥,让淤泥里的水自然渗透到土壤里。

    这是一种比较笨,比较原始的施工工艺。

    哪怕是最原始,最笨的施工工艺,也比牛头峪东沟那种直接运走的粗暴方式要好的多。

    当然,牛头峪东沟有它的特殊原因。

    没有条件挖深坑,对淤泥进行控水。

    所以,余庆阳才没有针对华禹第一建设集团简单粗暴的施工方法提出指责。

    好在2000年,环保查的不严。

    要是放到后世,就华禹第一建设集团的施工方法,能直接拉倒黑名单里。

    “陈总,现场的安全警示标志,还有关于公司的形象宣传标志太少。”余庆阳简单提了一个小问题。

    “回头我们就设立警示标志和企业形象宣传标志!”陈永发松了一口气。

    对于余庆阳突然跑到工地视察,淮海工程总公司上下都提着心。

    这是淮海工程总公司并到华禹投资后接到的第一个项目。

    也是他陈永发到公司之后,承接的第一个项目。

    另外也是对余庆阳不熟悉,不知道余庆阳的性格,生怕哪里做的不到位,让余庆阳不满意。

    见余庆阳仅仅是提了一个小问题,大家自然是长处一口气。

    “呵呵!老陈,现在放心了?

    是不是担心我过来给你们挑毛病?”余庆阳看了陈永发一眼,笑着问道。

    “这个……余总给我们提要求是对我们好!

    我们巴不得余总能够多给我们指出一些不足的地方。”陈永发一愣,没想到余庆阳说话这么直接,随即陪笑道。

    “毛病很多,不过这个就不在这里提了!

    明天集团公司开会,咱们一块讨论!”

    余庆阳一句话,让陈永发等人的心又提起来了。

    集团开会讨论?

    陈永发,张建国等人都在开动脑筋,思考着工地现场有什么大问题,需要拿到集团会议上讨论。

    “别瞎想了!明天要讨论的不是那个工地存在的个别现象。

    是整个行业都存在的一些共性问题!”见陈永发、张建国等人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的样子,余庆阳笑道。

    余庆阳的话,让陈永发等人苦笑不已,也腹诽不已。

    说话说一半,真是吓死人不偿命。

    中午余庆阳在小清河项目部和大家一块吃了一顿工作餐。

    原本陈永发是打算请余庆阳去饭店的。

    被余庆阳给拒绝了。

    “你们的伙食还不错!厨师水平也不错,这瓦块鱼炖的够味。”

    “我们的伙食标准是每人每天七块钱,这边工地人多,所有伙食相对还不错。

    每个星期都能吃一次鱼或者一次排骨、红烧肉。

    厨师是从当地找的,以前生产队的时候,就是做大锅饭的。”张建国小心的解释着。

    “还是这大锅饭吃着香!这瓦块鱼,就得用地锅炖,滋味才能入到肉里面!”余庆阳笑了笑,没有多说。

    他知道张建国有些多心。

    也没有多解释,有时候你越解释,人家心里想的会越多。

    吃完饭,余庆阳就准备打道回府。

    两辆面包车驶进项目部。

    下来七八个不像是好人的年轻人。

    染着黄毛,脖子上挂着金链子。

    一下车就喊道:“谁是老板?”

    “我是工地的经理,你们有事?”余庆阳没有说话,看了一眼张建国,张建国迎上去问道。

    “你们在这里施工,和谁打招呼了?”领头的一个黄毛嚣张的问道。

    “打招呼?小清河综合治理,是省里的重点项目,我们是水利厅的下属企业。

    不知道,我们干活,还需要和谁打招呼?”

    “我不管你是水利厅还是公路厅。

    这一片都归我们龙哥管。

    你们干活,要和我们龙哥打个招呼。”黄毛斜眼看着张建国道。

    “我们确实不认识龙哥,不知道你口中的龙哥是干什么的?”

    “林源镇谁不知道我们龙哥?

    给你们两天时间,抓紧时间去找我们龙哥报备!

    不然,工地上出来问题,可别怪我们没有提醒你们!

    走!”黄毛说完,转身上车走人。

    还真是干脆利落。

    不过听了黄毛的话,余庆阳也知道,那位龙哥,不是什么大角色。

    估计也就是地头蛇,街头混混之流。

    谱摆的到是不小。

    派几个小混混跑过来威胁一番,然后让项目部去找他们报备。

    不过,这样的角色,也是最难缠。

    像之前那位章老大,属于大混混,办事比较讲规矩。

    而且,正处在洗白的阶段,所以反而比较好打交道。

    龙哥这样的小混混,天不怕,地不怕,就一个目的,要钱。

    不给钱就给你捣乱。

    最难缠,够不成犯罪,报警就算抓到,最多也就是治安拘留。

    回头,照样给你捣乱,搅得你无法正常施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