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二百八十五章正式签约(求月票!)
    “余总,其实我们可以在绿豆水里面加上冰块,这样绿豆水就不会那么快变质了!”陈翔举手说道。

    “这个方法不错!老陈的脑子就是灵光!”余庆阳夸奖道。

    “嘿嘿!我这也是跟动物园学的!京城动物园,为了给动物降温,就是在绿豆水里加冰块·········”陈翔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哈哈哈!不管是跟谁学的!只要管用就好!”余庆阳大笑道:“老王,你学着点,人家动物园养动物都比你上心!比你会想办法!”

    “我知道了,余总!”老王低着头,吞吞吐吐的说道:“其实········我们········也想了一些给兄弟们防暑降温的办法!和陈处长的办法差不多!

    我们是打算把绿豆水冻成冰块,然后分开装到袋子里,然后用保温箱装着············这样,兄弟们在工地上就能随时吃到爽口的冰块,既能降温,又能补充那啥·····电解质!”

    “嗯!这不是很好吗?只要肯动脑子,办法总比困难多!”余庆阳笑着点点头。

    “今天这件事是一个教训,大家一定要牢记这个教训!这里不是国内,本来大家就水土不服,很容易生病,饮食卫生更要注意!

    老王,你的责任非常重!

    这次先给你记着!再出现这样的问题,可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了?

    到时候,我直接就地挖坑把你埋了!”余庆阳指着老王训斥道。

    “知道了,余总!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问题!再发生问题,我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老王赶忙拍着胸脯保证道。

    开完会,第二天,余庆阳先去看了看中毒的职工,慰问了一番,才回到办公室。

    拿出卫星手机,打给薛琴,“薛姨,咱们那个水厂现在怎么样了?投产了吗?”

    “投产了!第一批水已经通过元木公司发过去了!”

    “哦!昨天工地上发生了食物中毒事件·········”余庆阳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和薛琴说了一下。

    “啊!严重吗?”

    “挺严重,不过,好在没有发生死亡事故!最重的几个工人,也都脱离了危险!”

    “那就好!你们在那边可一定要注意安全!”

    “明白,我天天给他们交代!

    薛姨,我给你打电话,是想着,咱们的水厂能不能生产能够补充电解质的饮用水!”

    “补充电解质的饮用水?”

    “是的!这边天气热,站在外面不干活,都是一身汗,工人干活出汗更多,单纯的纯净水或者矿泉水不能补充电解质!很容易出现脱水现象!

    还有,就是大瓶的矿泉水,只要打开盖,用不了几个小时,水就会变质!人家非洲人喝了没事,咱们的工人喝了就会拉肚子!

    所以,一是生产可以补充电解质的水,而是生产小瓶水!那种三百毫升或者二百五十毫升的小瓶水,一次就能喝完的!”

    “小瓶水没有问题!补充电解质的水,这个我还真不清楚,我找专家问一下!”

    “好!薛姨,这个事情要抓紧!其实,不光是咱们工地需要,这种水生产出来,整个非洲都需要!市场非常大!比水泥的市场要大好几倍甚至十好几倍!”余庆阳又着重强调了一遍。

    “放心吧!这件事,我会亲自抓!”薛琴笑着保证道。

    能让余庆阳从非洲打电话回来交代的事情,肯定没有小事。

    薛琴自然会上心,现在她可是把余庆阳当成女婿看待的。

    女婿是半子,薛琴没有儿子,拿余庆阳那是当亲儿子看待。

    食物中毒,虽然严重,但是对于工地上来说,只是一个插曲,过去之后,大家该怎么工作还是怎么工作。

    ·······

    又过了一个星期,布泰坦市那边的厂区,已经都完成清表了,布泰坦市政府终于做出了决议,同意余庆阳提出来的方案。

    签字仪式搞的很宏大,请来了国内外好多的记者。

    在中国驻阿机及利亚大使馆外官员和阿极及利亚国家L.F.I.B(阿机及利亚外国投资局)官员的共同见证下,余庆阳和布泰坦市正式签署了投资协议。

    协议规定,余庆阳所代表的中国淮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无偿为布泰坦市修建人工湖一座,包括配套设施,以及一座水电站!

    而作为回报,布泰坦市免除淮海投资公司在布泰坦市所有投资项目的地方税收。

    签完字,大使馆官员和L.F.I.B官员以及布泰坦市的罗纳德市长、余庆阳分别发表了一番讲话。

    台下自然是一片闪光灯。

    随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余庆阳成了主角。

    “余总,您好!我是中华社驻阿的记者,我叫陈梅,请问是什么促使您做出这项投资的?”

    “第一,中阿友谊,中阿自1978年建交以来在各个领域都有着广泛的合作···········

    第二,作为一家大型企业,我们有着大企业的社会责任和良心!我自从来到阿机及利亚,深深感受到了阿吉及利亚人民因为饮水问题,受到的困扰··········

    所以,我们公司决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阿吉及利亚人民一些帮助!”回答着记者的提问,余庆阳终于明白,为什么外交发言人,新闻发言人语速会那么慢。

    虽然每一个问题,都经过了反复思考,但是还是怕说错话,因为在这样的场合,一旦说错话,丢的不是自己的脸。

    “余先生,请问您为阿吉及利亚投资巨资修建人工湖,有什么政治目的?”这是美国的记者。

    “政治目的?呵呵!我们就是一家企业,投资修建人工湖完全是企业行为,从来都是为了商业目的,不存在你所谓的政治目的!

    还是说,你们美国的企业到国外进行投资,都是带有国家赋予的政治目的?”对于这种挑事的,余庆阳自然不会客气,直接怼过去。

    “我们国家的企业,都是私营企业,自然不会带有政治目的,但是贵公司不一样!根据我们的了解,贵公司是国有企业!”

    “有什么不一样吗?企业存在的目的不都是为了创造价值?

    难道你们美国的企业还有别的目的?

    我之所以无偿为阿吉及利亚修建人工湖,和你们美国的企业捐赠免税有什么区别?”余庆阳反问道。

    说完,余庆阳不在理会他,主持人也紧接着点下一个记者提问。

    阿吉及利亚对美国人从来都没有好感。

    看到余庆阳怼美国记者,心里暗暗高兴,自然不会再给美国记者反驳的机会。

    美国记者虽然有一肚子的话,但是也只能憋下去。

    至于他回去怎么写,那是他的事,就算是给他继续讲话的机会,估计也不会写什么好听的话。

    一切都是利益决定的,读者喜欢什么样的报道,这些记者就会投其所好,有倾向性的去报道。

    因为你说中国人好话,没有多少人喜欢看。

    就像为什么老猫子的《高粱》能够在国际上获奖?

    除了拍的确实好,更多的还是因为《高粱》反应了中国旧社会丑陋的一面。

    不然国内拍的精彩的电影、电视剧多了,为什么没有获奖?

    扯远了。

    余庆阳又回答了几个问题,主持人就宣布新闻发布会结束。

    余庆阳出了一身汗,感觉回答记者提问,比在工地上干一天活都累。

    “小余做的不错,感谢你为国争光!

    在阿吉及利亚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及时联系我们!

    我们大使馆的任务就是为你们排忧解难的!”大使馆官员握着余庆阳的手表扬了一番。

    “多谢闫副使关心!有问题我们一定会及时向大使馆的领导们汇报的!”

    协议签完了,现在是一切具备,只欠东风。

    只等设计院拿出施工图纸,交给布泰坦市政府审核通过后,就可以进场施工。

    国内淮海工程总公司那边已经选出到阿吉及利亚执行施工任务的人员。

    并且开始语言培训,只等着余庆阳一声令下,他们就会赶往阿吉及利亚。

    第二建设集团公司的第二批人员也已经抵达工地。

    余庆阳又通过元木公司购买了二十台挖掘机和五辆推土机,五十辆自卸车。

    现在五条路同时展开施工。

    包括人工湖项目,虽然淮海工程总公司的人还没有来,施工图纸还没有出来,其实项目已经开始了施工。

    当然这个施工仅仅是清理河道,目的是为了采石。

    三十辆挖掘机,一号路安放了六台,二号路、三号路、四号路和五号路各安放了四台挖掘机,小溪谷安抚了六台挖掘机,还有两辆挖掘机在戈壁滩上挖沙。

    主要是现在石子用量太大,光是五条规划道路的石子用量就超过七十万立方。

    就算是直接挖河流子装车,一台挖掘机日夜不停也就装一百八十车左右,也才两千多方石头。

    六辆挖掘机一天加起来也不过是一万两千方石头。

    但是这个数据是理论数据。

    小溪谷的河流子是不少,但是也搁不住日夜不停的挖运。

    更多的还需要挖掘机去进行油锤破碎。

    虽然余庆阳安排保安队的人进行了爆破,但是爆破产生的石头都非常大,需要进行油锤改小之后才能装车运输。

    刻石机那边,太大的石头也没办法刻石子,也必须要把石头改小之后才行。

    真实的情况就是,一天也就能运回来五千方石头。

    修路就要使用七十万石子,六台挖掘机日夜不停,也需要一百二十天才能满足需要。

    这还没算上小区建设混凝土所需的砂石料。

    算上那个,一百万方都打不住。

    ……

    地理玻璃木实天华国际大酒店的会客室里。

    “理查德先生,这些就是我的要求!我希望贵公司能够尽快找到我需要的人才!”余庆阳对面前的白人要求道。

    这位白人是美国海德思哲猎头公司的一位高级客户经理。

    小城镇项目和人工湖项目正常开展起来之后,余庆阳把精力放到了水泥厂项目上边。

    相比起来,水泥厂就要复杂的多。

    余庆阳通过猎头公司来招聘水泥厂的管理人员和技术工人。

    无论是华禹投资还是刚刚成立的淮海投资都没有从事过水泥厂的经营。

    属于一切从零开始。

    机械设备好办,有钱就行。

    但是水泥厂光有机械设备不行,还需要有管理人员和工人干活。

    普通工人好办,阿吉及利亚有的是干活的人。

    余庆阳看着阿吉及利亚穷,可事实上阿吉及利亚在非洲属于最富裕的国家之一。

    布泰坦市有好多从邻国过来的难民。

    都是很好的劳动力。

    至于说雇佣难民干活会不会违反阿吉及利亚的劳动法这个不用担心,阿吉及利亚有工资税,而且不低,尤其是针对这国外来的难民也好,劳工也好,都会征收很高的税收。

    什么劳动税,什么圣战税,还有什么消费税,反正大约一个月收入的三分之一要用来缴税。

    难找的是技术工人和管理人员。

    关于水泥厂的管理人员和技术工人,余庆阳不打算从国内挖人了。

    他直接委托国外的猎头公司,从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家挖人过来。

    工资高点无所谓。

    反正这家水泥厂他也不打算长期持有,干个七八年就会倒手卖出去。

    工厂里雇佣美国人、英国人,他将来出售工厂的时候,不用担心中国工人或者管理人员因为自己出售工厂而失业。

    而且雇佣美国人和英国人有利于他将来卖个好价钱。

    不过和华禹投资旗下其他公司一样,财务必须是总公司把控。

    财务会从国内派过来。

    当然,除了财务,还会有一批大学生,过来跟着学习。

    “好的,余先生,我们一定会尽快帮您找到足够的人才!

    请相信我们公司的实力!”海德思哲的高级客户经理自信的保证道。

    虽然余庆阳要求的没有什么高端人才,可是他需要的数量巨大,也算是一笔不小的生意。

    “呵呵,海德思哲的实力我自然是相信的!

    不然我也不会找你们合作!

    这是第一次合作,如何这次贵公司能够展现出你们的实力,那么接下来我们还会有很多合作的机会!”余庆阳笑着说的。

    至于说为什么,余庆阳刚刚怼完美国记者,就又接着找美国公司合作。

    这是生意,不能感情用事。

    套用潜伏里的台词,“你一枪打不死我,我还会和你做生意,只要价格合理。”

    生意就是生意,没有什么国界,更不能用愤青的思维去考虑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