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二百八十一章淮海投资公司(求月票!)
    面对余庆阳的质问,冯啸尘也很无奈。

    “余总,您知道,正因为汇丰是国际大银行,董事会才不是那么的和平!

    一位和木家有纷争的懂事,联合几个懂事否定了这次的贷款!”

    “冯总,懂事会可以随便干预公司的正常运营吗?

    我们两家可是签过合同的!

    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也不是说说!

    如果你们汇丰随便反悔的话,那咱们还谈什么战略合作?”余庆阳对冯啸尘的解释并不满意。

    董事会是决策公司涉及战略方向的大事的。

    几个亿的贷款都要上董事会审批,那么董事会成员不用干别的了!

    “余总,可能我刚才没说清楚!

    咱们的战略合作并不受影响!

    比如说这次的贷款,董事会否定的是直接贷款给布泰坦市,而不是贷款给华禹投资!

    这里面涉及到一个贷款主体的问题!

    我们公司对华禹投资有一个授信额度,在这个授信额度之内,不需要审批,可以直接放款!

    超过授信额度,就需要华禹投资提供资产证明,按照正常的贷款流程来走!”冯啸尘耐心的解释道。

    “那么我们华禹投资的授信额度是多少?”

    “对华禹投资的授信额度是十亿美元!

    华禹投资在这个额度之内的投资计划,可以不用经过审核部的审核!”

    “那么按照你的意思,就是布泰坦市这个项目,只能贷款给我们华禹投资,而不能直接贷款给布泰坦市?”

    “是的!我们可以为华禹投资提供贷款,然后具体如何偿还,由华禹投资去和布泰坦市协商!

    当然,事后我们投行部会追踪华禹投资的投资项目!

    比如,华禹投资投资在某个国家某个城市投资修建了一条公路。

    我们投行部会进行跟踪审计,华禹投资在这项中的收益情况,并且评估对方的偿还能力,投资风险等等!

    这些都会影响到未来的授信额度!”

    听着冯啸尘的解释,余庆阳苦笑着。

    风险,就是因为投资阿吉及利亚人工湖的风险太大,他才会让汇丰银行直接贷款给布泰坦市。

    之前都说好了,只等余庆阳这边拿出初步设计方案,然后就可以进行汇丰银行、华禹投资、布泰坦市三方会谈了。

    谁想到,汇丰银行董事会内部倾轧,勾心斗角,自己成了牺牲品。

    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人工湖的事黄了,往小了说,华禹投资失信于客户,往大了说影响两国友好关系。

    一旦上升到影响两国友好关系这个层面,就不再是企业的商业行为,而是政治事件。

    也许人家布泰坦市没什么意见,最多就是失望,然后寻找其他合作企业。

    可是,国内!

    木家在汇丰银行董事会有敌人,有商业对手。

    张华、李逸飞两家老爷子同样也有敌人,政敌。

    这可是比商场还要黑暗的地方,无所不用其极。

    利用余庆阳打击两家不是没有可能,而是肯定会发生的事情。

    “好吧!我们华禹投资自己投资!”余庆阳咬着牙说道。

    被人坑了,余庆阳还必须咬着牙认。

    “好的,那么余总,您需要多少额度?”

    “额度?我不需要!既然你们汇丰银行不愿意贷款给布泰坦市!

    那么我们华禹投资自己投资!

    我们不需要汇丰银行的贷款!”余庆阳直接拒绝道。

    开玩笑,你摆我一道,还想让我用你的贷款?

    窗户都没有!

    挂了冯啸尘的电话,余庆阳接着打给薛琴。

    “薛姨,吃饭了吗?”

    “早吃完了!

    你这个时候打电话有事?

    对了,今天谈判怎么样?顺利吗?”

    “呵呵!挺好的!一共花了四百四十万收购了一百平方公里的土地!

    里面有两座占地面积达九十平方公里荒山!

    包括探矿权和采矿权!”

    “四百四十万就买下来了?真是太便宜了!”薛琴惊呼道。

    “还行吧!阿吉及利亚这边的地很便宜!

    主要是其中w公司那块土地上完成了三通!

    所以比较贵!”余庆阳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然后才说起正事。

    “薛姨,我记得淮海工程总公司和华禹投资没有财务关系是吧?”

    “是,淮海工程总公司和华禹第二建设集团都只是行政上归属华禹投资管辖,没有财务关系!”

    “那么也就是说,汇丰银行那购买的华禹投资百分之十的股份,不包含淮海工程总公司和华禹第二建设集团的股份对吧?”

    “严格意义上是这样的!”

    “那就好!薛姨,明天一早你安排人去注册一个淮海投资有限公司!

    我和厅里汇报,把淮海工程总公司的行政管辖权划到淮海投资公司去!”

    “阳子,出什么事了?”薛琴担心的问道。

    “汇丰银行的冯啸尘刚才给我打电话!

    汇丰银行否定了贷款给布泰坦市的计划!

    他们董事会里不太平,狗刺猫咬的!

    所以我们要留个退路!

    鸡蛋不能放到一个盘子里!”

    “我知道了!明天我安排人去办,另外梳理下两家公司的财务,把两家公司的财务关系分的更清晰!”薛琴对余庆阳的决定非常支持。

    注册一个淮海投资,其实就是一套班子,两个牌子。

    只要财务上清楚,任何人也挑不出毛病。

    “还有一件事,你联系一下四大银行,关于对阿吉及利亚投资,我打算从四大银行这边贷款!”

    “行,明天我联系卜行长他们!问题不大!

    只是你那边投资修建人工湖,投资回报怎么算?”

    “还没考虑好!反正这个投资到现在了,要着牙也要投资下去!

    无非就是布泰坦市政府财政收入来偿还或者以矿产资源之类的进行偿还!”

    “你要考虑好!我对阿吉及利亚那边的情况不了解,也没办法给你出主意!”薛琴关心道。

    “我知道薛姨,我会好好考虑,不会盲目做决定的!”余庆阳笑着应道。

    在电话里和薛琴商量了一会,薛琴也说了一些公司的事情。

    聊了近一个小时,直到孙健过来提醒余庆阳该吃晚饭了,才结束通话。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一行人离开了地理玻璃,返回营地。

    “费院长,这个是你们的宿舍,两个人一间,比较简陋一点!

    等过几天搬到新基地,条件会好一点!”余庆阳先领着费院长到宿舍把他们安顿下。

    然后又带着大家在营地里转了一圈,熟悉一下环境。

    最后才和大家一块来的会议室。

    余庆阳把采集的原始数据,包括自己带领程耀增和赵建华搞的初步设计方案拿给费院长他们。

    “余总,您这初步规划设计都拿出来了?”看着初步规划设计图纸,费院长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天才干巴巴的来了一句。

    他们满心欢喜,充满了使命感的来到阿吉及利亚。

    结果发现人家初步规划设计都已经搞好了!

    连概算都做出来了!

    只需要你盖个章就可以了!

    这个实在是打击人!

    “呵呵!费院长、王哥,你们是专家,我这边也只是班门弄斧,具体的还需要你们来弄!

    我这也是为了赶进度,没有办法的办法!”余庆阳笑着解释了一句。

    让人家不远万里过来,结果只是走个程序,让人家在图纸上签字盖章,这种事好说不好听。

    也没法拿到明面上来说。

    “余总,我看着初步规划设计考虑的很周全!

    你们都是搞施工的专家,比我们更有经验!”费院长干笑着说道。

    “费院长,王哥你们看看有哪里需要修改的!

    如果没有,明天我就拿这个去和布泰坦市政府谈判!

    回头,施工图纸还要靠费院长你们加加班!

    抓紧时间搞出来!”余庆阳感觉到了费院长的态度变化,半硬不软的催促了一句。

    我是甲方,我自己搞的初步规划设计,给你钱让你挂个名,有什么不好的?

    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施工图设计还是交给你们来搞,你们也不用担心承担风险。

    初步规划设计,讲的就是一个规划。

    是一个工程的初步实施规划,不涉及结构安全方面的问题。

    所以初步规划设计一般不存在什么风险。

    有也是决策方面的风险,和你设计院关系不大。

    你再叽歪,我连签字盖章都不用你了!

    国内愿意给我签字盖章的设计院有的是。

    “余总,我们先了解一下情况!

    您放心,保证不耽误您明天使用!”费院长干笑着保证道。

    费院长到底是一位学者型的干部,是搞技术出身的领导,虽然在为人处世上比较圆滑,但是涉及到工作,有着自己的原则。

    你让我签字盖章没有问题。

    但是我得先看看你们的规划设计图纸合理不合理。

    “行,你们先研究着,我出去看看!”余庆阳没有继续逼他们立马签字。

    反正只要不耽误自己明天使用就行。

    土地转让合同要到布泰坦市去签订。

    涉及到土地所有权的变更,探矿权和采矿权变更,都要在布泰坦市的政府部门办理。

    当然还有交易税。

    阿吉及利亚的税比较多。

    甚至在阿吉及利亚谈的合同,哪怕交易双方都不是阿吉及利亚人,交易物不在阿吉及利亚,运输不经过阿吉及利亚也要缴税。

    余庆阳的打算就是两件事一块办。

    签完合同之后,直接去找布泰坦市政府谈判投资修建人工湖的问题。

    费院长带着设计院的骨干,认真研究了余庆阳提供的初步规划设计方案,最终也没有挑出毛病来。

    这才在初步规划设计图纸上签字盖章。

    第二天,拿上设计图纸,概预算,余庆阳坐车来到布泰坦市。

    从营地到布泰坦市要近一些,也就是三四个小时的路程。

    前面一辆悍马开路,上面坐着四名全副武装的保安。

    余庆阳坐在第二辆悍马车上,孙健驾车助理乔丽丽坐在副驾驶上。

    绝对的逼格满满,派头十足。

    赶到布泰坦的时候,已经是中午。

    阿吉及利亚当地美食很多,可惜,大多数余庆阳享受不了。

    也就是烤肉还能凑合!

    应该是相当凑合。

    味道很不错。

    找了一家比较上档次的烤肉店,吃了一顿午饭。

    下午和律师回合,一块来到布泰坦市政府,w公司和G公司都已经到了。

    律师检查合同,没有问题之后,在市政府官员的见证下签了转让合同,办理土地所有权的转让注册。

    一系列程序办完,两块总面积超过一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就归华禹投资所有了。

    不应该是归淮海投资公司所有。

    新注册的淮海投资有限公司企业法人也是余庆阳。

    因为公司还没有完成注册,所以暂时是以余庆阳个人的名义签的合同。

    所有权在名义上归余庆阳所有。

    当然,签完字还不算完成,只有钱打到对方账户上才算是完成整个交易过程。

    签完合同之后,余庆阳打电话通知薛琴给两家公司打款。

    送走两家公司的代表,余庆阳在贾斯勒的带领下来到市长办公室。

    “您好,余先生!”罗纳德市长很热情的冲余庆阳张开双手。

    “您好,尊敬的罗纳德市长!很高兴见到您!”余庆阳笑着和罗纳德市长进行了拥抱礼。

    阿吉及利亚一般是握手礼,只有对比较尊贵的人,关系比较好的人才会行拥抱礼。

    “我听说余先生购买了一百平方公里的土地?”

    “是的,我非常看好阿吉及利亚未来的发展!

    本着中阿两国友好的原则,我也希望为阿吉及利亚的发展贡献一点力量!

    所以我准备在布泰坦市附近投资兴建一座年产一千万吨的水泥厂!”

    “年产一千万吨的水泥厂?实在是太感谢余先生对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支持!

    愿真主保佑你,我的中国朋友!”罗纳德冲余庆阳抚胸鞠躬感谢道。

    要知道,目前整个阿吉及利亚的水泥年产量也不到三千万吨。

    等于一下子增加百分之三十还多。

    这么大一个工厂,能创造多少就业岗位?多少税收?

    一番寒暄之后,余庆阳拿出自己带来的初步规划设计图纸,双手交给罗纳德市长。

    “尊敬的罗纳德市长,这是我们公司对人工湖的初步规划设计图纸,您看一下!”

    “好的,请稍等!”罗纳德市长接过图纸并没有看,而是转手交给了贾斯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