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大国工程 > 第九十章怒骂
    杜局长公务繁忙,自然不会一直呆在工地上,视察完修路现场,就上车离开。

    和她一块离开的,还有记者摄影师一行人。

    “小余,走吧,回去喝茶去!”杜局长一走,监理刘工就招呼余庆阳回去喝茶。

    生石灰,一倒上水之后,就变得浓烟滚滚,伴有刺鼻的气味儿。

    现场也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也不需要两个人在这盯着。

    回到驻地,老丁老崔正忙着准备午饭,铃铃在水管旁边洗衣服。

    不用看就知道,洗的是余庆阳的衣服。

    从一开始的不好意思,现在已经习惯了铃铃每天给自己洗衣服。

    看到余庆阳和监理刘工进来,铃铃赶忙起身,擦擦手,给两人泡茶。

    细想起来,玲玲绝对是一位贤妻良母型的女人,勤快、开朗、善良,唯一算是缺点的就是学历只是初中肄业。

    这一点也算不上真正的缺点。虽然文化上的差距,会产生一些家庭矛盾,但也不是不能克服的问题。

    可惜,上一世,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余庆阳,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女人是多么可贵。

    反而娶了一位城里的娇娇女,最后这段婚姻也以离婚告终。

    玲玲麻利的给余庆阳和监理刘工泡上茶,才低着头红着脸,小声对余庆阳说道:“余哥,能让我妈过来干活吗?”

    “什么?”玲玲的声音太小了,余庆阳刚才又正好出神,没有听清楚又问了一遍。

    “没,没什么!我去洗衣服了!”玲玲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被余庆阳一句追问给问没了,脸红的像滴血。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见,你再说一遍!”余庆阳赶忙喊住玲玲。

    “你上次不是让人家小丫头帮你找人吗?人家小丫头是问你,能不能让她妈妈来干活!”旁边监理刘工倒是听清楚了玲玲的话,帮着回答道。

    玲玲比他闺女大不了几岁,监理刘工很喜欢这个善良朴实能干的小女孩。

    “可以啊!你让你妈妈明天过来就行!和你一样五百块钱一个月,管三顿饭,早上五点之前赶到,早饭和午饭,午饭到晚饭这之间的时间可以回家休息!”

    “知道了,谢谢你余哥!”玲玲高兴的向余庆阳道谢。

    “小事,我这边用人,用谁不是用?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天天帮我洗衣服呢!”余庆阳笑道。

    “余哥,那我去洗衣服了······”

    “嗯!”余庆阳正想说话,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是李工打来的电话,接通听了一会,忍不住骂道:“你们闲的啊?有乡里的工作组和市局的人,你们瞎揽什么事?”

    原来是迁占工作组出事了,也不是工作组出事,是高科长出事。

    高科长被几个妇女围攻,要不是派出所营救及时,能挠他个满脸开花,就这脸上也被抓了好几道。

    “不是我们想管,是不知道谁告诉老百姓,说钱是我们公司出,这不杜局长和记者一走,好几家签了合同的都反悔了,不光把合同撕了,围着高科长,逼着他涨价·············”李工也是满肚子的委屈,为了救高科长,他衣服都被撕破了。

    “艹!”余庆阳骂了一句,“我马上就到!”

    由不得他推辞,本身他拿着省水总的一份工资,外联就是他的职责。

    还有,人家省水总为什么把这么大一个工程打包给你?

    人家省水总这边可没有受到牡丹市市委领导的影响。

    给你一是机械紧张,二是你能帮人家解决问题。

    至于说请客送礼,敢请客送礼的不止余庆阳一个,比他更大方的也不是没有。

    挂了电话,余庆阳对监理刘工说道:“刘工,你在这里喝茶,我去湖区看一下!那边出了点小问题!”

    “行!你去吧!”监理刘工点点头。

    事情经过他刚才都听的差不多,知道是什么情况,这种事,他才不会去凑什么热闹。

    余庆阳开着车,一路狂奔赶到现场。

    下来车,就见四五个妇女还在不依不饶的闹腾。

    “我不管,你们不加钱,不能动我的地!谁敢动我的地,我········我死给他看!”

    “你们敢动我的地,我就吊死在你们项目部门口!”

    “谁敢动我的地,我和他没完··········”

    “都给我闭嘴!”余庆阳大喝一声。

    趁着几个妇女愣神的功夫,余庆阳大声喊道:“我告诉你们,我不管这合同你们签不签,还是你撕毁了,地我肯定要动!以死威胁?好啊!看到那辆车了吗?我的车,你现在就可以往车上撞,撞死了,我赔他十万!

    撞不死的,一分钱没有!”

    喊完,有冷笑着说道:“刚才你不是说要死吗?快点!我等着你死!你们几个全死了,我也赔的起!”

    “你这小伙子你怎么这么说话?”

    “看你长得挺刮净,怎么说话这么恶毒?”

    “你凭什么动我们的地?”

    “你们给我站住!谁他妈敢再往前走一步,我可不客气了!打死十万,打残了我养着她!”余庆阳凶狠的骂道。

    这个时候,和她们讲道理没有用。

    像高科长那样讲道理,只会被挠个满脸花。

    吓阻住几个妇女,余庆阳冲另外一边看热闹的人群骂道:“吕广田,你他娘的死哪去了!你们吕家村村委的人都死绝了?出来个喘气的!”

    “余经理,对不起啊!我们再做做工作!你也理解一下,比较农村工作不好做!老百姓没文化,不懂什么大道理,就靠这点地吃饭!”

    “吕广田,你别给我在这里演戏!我不管那些,我就问你们能不能兑现承诺!

    我今天把话放着,吕家村,两天之内完成迁占!

    往后拖一天,你们吕家村的四不像,给我停一个月!

    还有,你们乡里的工作组,你们他妈的也别在那里装没事人,你们回去问问张乡长,他是怎么答应我的?”余庆阳指着吕村长还有乡里的工作组一通臭骂。

    “余经理·········”

    “我不听任何解释!现在我们项目部的人撤走!两天之后,我来收地,能交,咱们继续合作,不能交,我立马带着机械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