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可能:我的灵根能进化 > 第三十三章 反抗
    孙宏才出现在了红衣人跟前。

    “你的手铐呢?!”

    红衣人注意到孙宏才的手铐没了,纷纷大惊。

    “手铐没了,自然就是摘了。”

    孙宏才耸耸肩,说了句没有用的废话。

    “找死!”

    众多红衣人脸色发怒,一拥而上。

    却被孙宏才三下五除二地解决掉了。

    没多久,地面便躺了一地正嗷嗷叫的红衣人。

    “你手铐什么时候打开的?”

    冯永元冷着脸道。

    “三天前。”

    孙宏才也没隐瞒。

    “蒋茂实呢?”

    “我们帮主现在有要事要办。”

    “有要事?你们三天前就打开了手铐,却一直等到现在才发难。难道你们打算越狱?!”

    冯永元双眼一眯道。

    “没错。冯帮主以为如何?”

    “简直是找死!蒋茂实以为打开手铐就能逃离这里,真是太天真了,你们注定会失败。快滚!我可不想给你们陪葬!”

    冯永元冷冷道。

    孙宏才一愣。

    实在想不到冯永元竟然如此贪生怕死。

    “看来红衣人驯猪真的有一手,连赫赫有名的‘霸猪’都被砍断了獠牙,驯服成了家猪。”

    孙宏才忍不住嘲讽道。

    冯永元半眯着眼睛,死死盯着他。

    “只可惜,人家血海帮并不是养猪的,而是杀猪的!”孙宏才冷笑一声,继续道:“你以为只要顺从他们就能活下去吗?很可惜,你明天就要死了!”

    听到这话,冯永元的脸色终于起了变化:“你们知道什么?”

    “知道什么?我们知道很多东西!我们知道血蜉蝣从哪里来的,我们知道他们是谁,我们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还知道,这里的所有矿工都活不过明天!”

    孙宏才的每一句话,都让冯永元的脸色阴沉一分,到最后,冯永元的脸色已经沉得要滴出水来了。

    “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那些红衣人搞的鬼?”

    “没错!那些红衣人就是外面赫赫有名的,号称第四大帮的‘血海帮’成员。他们明天就会用我们来举行一场血祭,因为这座矿山里藏着一座元士大能的陵墓!”

    冯永元才听了,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说,他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

    冯永元突然抓起一个红衣人逼问道。

    “血蜉蝣是我们长老干的,我们也的确是血海帮的人。但其他的我真不知道!”

    红衣人被吓得脸色苍白。

    “嘿!合着我这两年来的讨好都成了笑话!”冯永元突然自嘲,但下一刻,脸色又变得无比狰狞:“你们该死!”

    冯永元右手一拧,便扭断了这红衣人的脖子。

    接着又将在场的所有红衣人的脖子都给扭断了。

    冯永元这才恢复了原本的神色。

    “你来找我,不只是为了说这几句话吧?”

    “当然。我奉我们帮主之命,专程过来给您打开手铐的。”

    冯永元的眼睛一眯,道:“好!既然蒋茂实想要我出手将这潭浑水搅得更浑,我就如他所愿!”

    见冯永元答应了,孙宏才便上前将他的手铐给扯断了。

    下一刻,一股强大的元力从冯永元的身上升腾而出,差点让孙宏才喘不过气来。

    冯永元整个人都变了。

    变得更嗜血,更恐怖。

    片刻,冯永元将气势收回来,整个人又变得如同潭水一般幽深起来。

    突然,冯永元蒲扇大的手掌朝孙宏才身上一拍。

    孙宏才来不及反应,瞬间便被扇飞了,直撞在洞壁上。

    “这就是你刚才对我不敬的惩罚!”

    冯永元冷冷道。

    “咳,咳……”

    孙宏才从地上站起,脸上没有任何愤怒。

    似乎早就知道会如此。

    “周兄弟让我给你带句话:想要解药的话,除了血海帮的长老,或许还可以从吴修杰身上弄来。”

    说完这句话后,孙宏才便离开了。

    “周极、吴修杰。”

    冯永元喃喃道。

    此时地面,三名长老正在地面主持秩序。

    “长老不好了!不好了!”

    忽然,一个红衣人突然从1号矿道冲出,神色慌乱地冲向了最近的猪长老。

    红衣人就要靠近猪长老的时候,突然绊到了一块石头,猛地向前扑倒了。

    “什么不好了?”

    猪长老大惊,向前将那名红人猛地抓起,怒声道。

    然而,下一刻。

    猪长老只觉腹部一痛,低头一看,一把匕首插进了他的心脏。

    又抬眼看向对方。

    只见对方双眼通红,一脸报仇的快意。

    “你,找死!”

    猪长老脸色狰狞,一掌将红衣人的脑袋打碎了。

    下一刻,猪长老倒地,“荷荷”几声,便身亡了。

    “不好了!猪长老被杀了!”

    旁边的红衣弟子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惊叫。

    “什么?”

    不远处的两名长老脸色大惊,眨眼间便出现在了猪长老的旁边。

    看到了猪长老的死状,两人心头一紧,双眼如同万年不化的寒冰。

    “这是怎么回事?!”

    蛇长老抓起旁边的弟子逼问道。

    “属下……属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只见到一个我们的人慌慌张地从矿洞冲向猪长老,然后猪长老就把他杀了,而猪长老也倒地身亡了!”

    这名弟子惊慌地道。

    “该死!什么都不知道,要你何用!”

    蛇长老一把将这人的脖子给扭断了。

    “矿洞肯定出大事了!我们派下去的人都没有上来!”

    牛长老沉声道。

    “该怎么办?”

    蛇长老的话音刚落,矿区内突然杀声震天。

    下一秒,无数矿工手持铁锹从七十二条矿道涌出。

    浩浩荡荡,杀气冲天。

    然后又如洪水分流向四周扩散。

    两人见到这种情况。

    第一个念头便是大怒!

    第二个念头是完了!

    但是还有机会补救!

    只要将他们全杀了!

    两人互相对了一眼,不约而同地下了同样的决断。

    “你们这些卑微的臭虫竟敢反抗,你们找死!”

    牛长老第一个扑了上去。

    “所有血海帮弟子听令!把所有矿奴都给杀了,一个不留!”

    蛇长老的命令传遍了整个矿区。

    杀!……

    矿区内顿时短兵相接,杀声震天。

    而此时,半山腰,血海帮营地的某个密室内。

    一个头戴鼠面具的人霍然站起,一道血流从面具滴下。

    “血蜉蝣竟然失控了!”

    鼠长老神色阴沉地走出密室。

    “这是怎么回事?”

    半山腰上,王天成看着下面乱成一团,脸色阴沉无比。

    “帮主不好了!那些矿奴不知怎么的,打开了锁元手铐,现在开始造反了!”

    一名帮众慌乱地过来报告。

    “什么?!”

    本书首发来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