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可能:我的灵根能进化 > 第十一章 解决
    看来,这马明对刘家还是忠心耿耿啊,为了保护元丹,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不过,这关他什么事呢?

    看着周极逐渐远离的背影,马明神色挣扎。

    “等等!我答应你!”

    “马爷!”

    刘碧萱急着脸道。

    “小姐,药没了可以再找,命没了就是真的没了。”

    刘碧萱一听,沉默了。

    “很好,识时务。”

    周极一个闪烁,就出现在马明近前,伸手道:

    “拿来。”

    马明神色一滞。

    “可否等危机过后再给阁下?放心,我马明说的话,从来是一言九鼎。”

    “我说过我不喜欢空口白牙,东西只有拿在自己手里才安心。莫非是阁下不信任我?”

    周极看到马明那难看的脸色道:“连基本的信任都做不到,看来这笔交易没必要做了。”

    周极作势要走。

    “好!我先把药给阁下!”

    马明立马答应了,从怀里取出一个小木盒,递给了周极。

    周极打开木盒,里面躺着一株白色的人参。

    周极眼光一亮。

    这是四阶元药,雪元参。

    看来这笔生意不亏!

    “很好,交易达成。”

    林阳明三人看着周极这拨人旁若无人地交谈,脸色极为难看。

    “阁下可想好了!多管闲事小心死无葬身之地!”

    林阳明冷冷道。

    “没办法,我这人很讲信用。答应了的事,即使千难万难都会办到。”

    周极摊了摊手,然后转过头来对马明道:

    “林阳明由我来对付。剩下的两人就先交给你们了。只要拖住他们一炷香时间就可以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

    林阳明怒道。

    手中长剑犹如狂风骤雨般向周极袭来。

    那一瞬,四面八方、天上地下,到处都是胆寒的剑光。

    无可避免,在一瞬间上百剑的狂斩之下,没什么力量能够避免过去。

    唯一的办法,只有以力搏力,以快搏快!

    周极也没再藏着掖着,直接使出了全力。

    他眸子精芒涌动,气势骤然一变,身上元气运转时,竟隐隐传出澎湃如潮的轰鸣鼓荡之音。

    那气息,赫然已是炼筋后期!

    元武者一旦运功,气血聚拢,沸腾燃烧。

    随着气机的引导,能够在战斗时,让每一个动作,都精确的好像用标尺量过,不差毫厘,对一身力量掌控到了最精妙的地步。

    周极已是炼筋后期修为,铜皮玉筋,寻常刀枪根本已难以伤到他。

    周极悍然冲进长剑的包围圈。

    甲鼎功!

    锵锵锵……

    长剑斩在周极身上,仿佛斩在金属上,竟然响起了令人牙酸的声音。

    周极宛如不动明王,坐镇其中,风雨不动。

    “该死!”

    见到周极明目张胆的挑衅,林明阳怒从心头起,手中长剑一抖,数十上百的剑影合并成了一剑。

    这一剑气势凛然,剑气森森,周围的温度仿佛都降了几分。

    好机会!

    周极双眼精光迸发。

    大力猿魔拳!

    周极身上仿佛出现了一头远古巨猿,仰天咆哮。

    暴虐的元气凝聚,硕大的拳头砸在剑上。

    轰……

    两道攻击相撞,掀起了一阵肉眼可见的小旋风。

    破庙里的篝火明明灭灭。

    不愧是入炼筋后期已久的强者,和马明打了这么久都还有这等实力。

    可惜,你遇到了我啊!

    周极迅速融了一道精元。

    下一刻,周极的身上又爆发出了一股元力。

    “怎么可能!”

    林阳明大惊,手中长剑传来一阵巨力,震得他忍不住脱手。

    竟然如此……

    林阳明猛然将剑抽回,想要借周极的力量,遁出攻击圈。

    然而,他太低估了周极的实力。

    林阳明这一退,便是一溃千里。

    周极体内又炼化了一道精元,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浩浩荡荡地轰中了林阳明。

    只听“砰”的一声,林阳明便被狠狠地砸飞出去,撞到了泥像。

    现场升起了一阵烟尘。

    众人惊骇地看向周极,手上的动作都停止了。

    剩下的两名黑衣人对看了一眼,都不约而同地往外跑。

    但是,周极和马明岂容他们得逞!

    马明脚步一踩,便跑到了郑洪博前面,拦住了他的去路。

    而和刘碧萱等人作战的黑衣人,则被周极拦住了。

    “你们已经安全了,何不放我离开?”

    黑衣人闷声道。

    “你以为玩游戏?你们招惹到我了,就要付出代价!我岂会让你们毫发无伤地离开?”

    周极看着黑衣人,如看傻子。

    黑衣人慌了:“我有银子,对,我有很多银子!只要你放了我,我就给你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银子!”

    周极不理他,步步逼近。

    “你可知道我是何人?我是刘家大公子的心腹,你敢杀我,刘公子不会放过你的!”

    “只要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一个周家的秘密!”

    黑衣人脸色惊恐,慌不择言。

    周极脚步一顿。

    “哦?什么秘密?我怎么知道值不值你这条命?”

    “值!当然值!你听说过‘域门’吗?”

    黑衣人刚说出“域门”两个字,便突然低下头来。

    “域门?什么是域门?”

    周极满脸问号。

    “域门,牢外之域,元尊之上,千般法术,万种玄奇。”

    “什么意思?”

    “嘿嘿,你会明白的。我期待我们能有再见的一天。”

    黑衣人阴森森地笑着,然后竟如蜡像一般融化掉了。

    周极被这突如其来地变化,吓了一跳,心里发毛。

    砰……

    一声重物落地声将周极拉回了现实。

    寻声看去,只见郑洪博被马明砍到在地,眼看就要被杀死。

    周极脚步一顿,瞬间出现在马明跟前,抢先一拳结束了郑洪博的生命。

    马明:???

    周极又径直走向了林阳明倒下的位置。

    此时的林阳明胸口凹了一大块,嘴中不停地咳出血来,偶尔还夹杂着几块内脏。

    看来活不成了。

    周极正要上去结束他的痛苦。

    马明叫住了周极。

    “刘家究竟发生了何事?我爷爷怎么了?!”

    刘碧萱急声问道。

    “嘿嘿,怎么了?”

    “病入膏肓,无药可医。如果你们能快点赶路的话,兴许还能见最后一面。”

    “咳咳,真是操蛋啊!该死的没死,不该死的却死了……”

    林阳明最后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眼神逐渐暗淡。

    周极眼疾手快,伸手送了他一秒。

    周极体内又多出了一股精纯的元气,而且这股元气比之前的还要大。

    “阁下,可愿随我们回刘家?不管怎么说,阁下都是救了我们,小妹愿尽一番地主之谊。”

    刘碧萱向周极躬身道。

    “不必了。你出钱,我出力,两不相欠。”

    说罢,周极便离开了。

    外面还有人等着他去杀。

    刘碧萱看着周极消失的背影,恍若做梦。

    怎么也没想到,玉树临风的李公子正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而这外表不起眼,狼狈不堪的男子却变成了力挽狂澜的大高手。

    “好了,收拾行李,我们立刻出发!”

    马明命令道。

    外面,大雨已经逐渐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