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可能:我的灵根能进化 > 第九章 刺杀
    没一会,门外便出现了一高一低的两个身影。

    众人顿时警惕起来,把目光投向门外。

    “在下,神剑山庄李星雨,见过诸位。”

    李星雨进来后,淡定从容地对众人道。

    他身后还站着一名小书童,一手拿着伞,一手捧着把剑,背上还背着一个竹箱子。

    马明闻言,脸上露出了几分欣喜,道:“可是江湖上人称‘剑雨公子’的李少侠?”

    李星雨自矜地笑道:“正是不才。”

    众人暗松了口气。

    “李少侠客气了,我们可是久闻你的名声了,在下宁康城刘家执事,马明。”

    马明可不敢怠慢,又指着旁边的俏丽女子道:

    “这是我们刘家二小姐刘碧萱。”

    “李公子,小妹这厢有礼了。”

    刘碧萱向李星雨行了一礼,脸颊微红。

    “马执事、刘姑娘,大家客气了。江湖道左相逢,就算缘分,不知可容在下过来蹭蹭火?”

    李星雨微笑着说。

    马明忙道:“求之不得,李少侠快快请坐。”

    “不急,不急,天降大雨,这一路过来稍显狼狈,待在下先去整理一番再来。”

    李星雨笑着拱了拱手,就转身和书童往泥像后面走去。

    “马执事,他真是景阳四公子之一的剑雨公子吗?”

    孙洪压低着声音问道。

    “景阳”是一座城池的名字,景阳城是无茫界三十六主城之一。

    马明有些感叹道:“看他这个年纪,这气度,八成是了。据说他今年15岁,已经打通了体内大半筋络,实力到了炼筋中期。”

    赵志嫉妒道:“啧啧,名门大派就是不一样,我要是有个宗师当师傅,何苦现在还没有炼筋的方法。”

    实力达“六腑境”,可称“宗师”。

    “哎,谁不是呢?那些大门派、大家族的孩童,一旦觉醒,就有无数元丹秘方让他们使用,更不要说高深的功法秘籍了,和我们这些人一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孙洪表情有些愤愤然。

    “慎言!你们这些话在地下说说就行了。待会李少侠过来,你们千万要注意分寸。”

    马明警告了两人一番后,继续道:

    “听说李少侠是个有侠义心肠的人,看来我们今天晚上可以心安不少了。”

    马明脸色放松了不少。

    “是啊,李少侠的实力气度都很好。”

    众人不由地点头,显然都听到过李星雨的侠名。

    刘碧萱在旁边没有说话,听得异彩涟涟。

    周极虽然在闭目养神,但他敏锐的感官则一直笼罩在整座破庙,对庙里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瞧在心里。

    忽然,周极一下睁开眼睛,他听到了远处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而这时众人注意力都被李星雨吸走了,庙里的人除了周极谁都没发现。

    庙外,九个黑衣人悄悄摸到了庙门口两丈处,然后分成四路,一路原地不动,另外三路各两人分别向庙左、右以及庙后悄悄移了过去。

    “有人!”

    这时,马明这才发现敌踪,手中大刀迅速抽出,炸起一片寒光。

    庙外三人联袂进门。

    其中一人哈哈大笑道:“不愧是‘大刀马明’,真是老当益壮!”

    这人的话音刚落,破庙的左方、右右和后方都有黑衣人闯了进来。

    九个黑衣人将众人包围住了。

    “你们是谁?”

    李星雨被突然闯进来的黑衣人吓了一跳,然后喝问道。

    “是你!‘风影剑’林阳平!”

    马明对着刚才大笑的黑衣人重声道。

    “没想到,马爷还记得我这号小人物。”

    林阳平自我调侃了一句。

    “嘿嘿,谁不认识大名鼎鼎的‘风影剑’,三年前吴家一门一百七十三口人,可都是惨死在阁下的快剑之下。”

    还有些话,马明没说出来,林阳平当年犯案之后,一直被清风门通缉。可是这三年来,林阳平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丝毫踪迹。而现在,他却又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众人面前,这其中的门门道道,马明清楚得很。

    “哼,那是他们死有余辜!”

    林阳平一听到吴家,整个人都咬牙切齿起来。

    “林兄,如果我将采来的元药给你,可否放我家二小姐一命?”

    马明沉声道。

    他知道今天在场的所有人大概率都无法活下去。

    但他从小看着刘碧萱长大,所以希望她能活着。

    “马爷,别太天真了。大家各为其主,各有各的无奈。”

    林阳平摇头道。

    “真是我大哥要杀我吗?”

    刘碧萱脸色苍白。

    林阳平沉默。

    但有时候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大哥,你好狠的心!”

    刘碧萱脸露绝望,平日里的温情化作一把把刀刺在她的心上。

    “动手!一个不留!”

    林阳平没再废话,直接下令动手。

    林阳平率先冲了过去,手中长剑如飞针一般,向马明刺去。

    他旁边的两个黑衣人,一人去对付刘碧萱,一人对付李星雨。

    其余六个黑衣人,分了四个人对付刘家的虾兵蟹将,一个人来对付周极,剩下的一个去对付那两个乞丐。

    对付乞丐的那个黑衣人,见两个乞丐不为所动,心中警惕万分,不敢轻易靠近。

    于是,从怀里拿出了一把飞刀,朝其中的一名乞丐射了过去。

    没想到,飞刀直直地刺中了那名乞丐的喉咙。

    乞丐“荷荷”地两声,便咽气了。

    一道鲜血溅向了另一名乞丐。

    剩下的乞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见状,吓得魂飞魄散,直接被吓死了。

    黑衣人有些傻眼,为了稳妥起见,又走过去补了一刀。

    然后转身投入到了另一场战斗。

    这边,四名黑衣人冲入刘家这十多人的包围中,如虎入羊群,战局一边倒,打得刘家十多人左支右挡,狼狈不堪,不一会儿已经有好几个人倒地了。

    这是因为,刘家的这十多人中,修为最高的,就是孙洪,磨皮中期。而这五名黑衣人都是磨皮后期。

    马明和林阳明胶战着。

    马明手中大刀大开大合,每一刀都有上万斤巨力,割裂着周边空气,满堂生光。

    林阳明也不愧“风影剑”之名,每一剑都带起一片残影,剑剑致命。

    马明护着刘碧萱,且战且退,身上已经有了几处伤口。

    刘碧萱的实力虽然和敌手相差无几,但对敌经验太少,血淋淋的场面、招招致命的搏杀,让她手足发软,内心慌张,要不是马明拼死护着,早就香消玉殒了。

    和李星雨对阵的,名为郑弘博,炼筋中期,善使一双铁掌。

    李星雨自出道以来,因为师傅的名头,比他修为高的基本上不招惹他,对付比自己修为低的,自然手到擒来,偶尔几个修为高过他一点的,仗着剑法是精妙绝学,也都赢了下来,所以养成了自尊自大的心态,觉得自己应该能敌住一个顶尖高手。

    可是现在久攻不下,心里逐渐急躁起来。

    心一急,手中长剑也快了几分。

    漫天的剑光,让人眼花缭乱。

    但这看似厉害,其实已经暗露破绽。

    郑弘博抓住机会,左手使了个假招,右掌从李星雨没注意到的角度劈了过去,将李星雨的长剑劈飞了出去。

    李星雨颓然倒地,脸色惶恐。

    旁边的书童见得自己的主人倒地,连忙拔起了落在一旁的长剑,朝增洪博刺了过去。

    然而,两人实力相差太多,被增洪博一掌结束了性命。

    见状,李星雨越发惊恐:“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师傅是‘星剑’慕容剑!”

    郑洪博走上去补了一掌,李星雨便软软地倒地不起了。

    郑洪博最终还是忌惮李星雨的身份,没敢下死手,打算等下和林阳明商量下再做处理,毕竟这次来人中能做决定的不是他。

    见得李星雨倒地,郑洪博正要过去帮林阳明。

    环视一下战场后,神色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