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可能:我的灵根能进化 > 第七章 脱离周家
    另一边。

    周宇在大厅内来回走动。

    “宇儿,你不要担心了。你爹亲自出手,岂有不成之理?快过来,给娘揉揉肩。”

    美妇人黄珊轻松道。

    周宇正要过去,看到了周元思进门的身影,眼神一亮。

    “爹,那小子将令牌让出来了没有?”

    周宇急匆匆道。

    周元思看了一眼厅内的母子两人,便阴沉着脸,将周极的要求讲了出来。

    两人一听完,一家三人便齐刷刷地阴沉起脸来。

    “那小子不会是想反悔了吧?”

    周宇慌乱道。

    “谅他也不敢。”

    周元思沉声道。

    “老爷,你说那兔崽子要求七天时间,不会在等什么人吧?我那小叔子在星陨宗这么多年,应该不会缺少朋友死忠。”

    “夫人,这不要担心了。我这三弟为人狂妄自大,不懂变通。听说在星陨宗可得罪了不少人。他死了之后,他那些狐朋狗友不是死了,就是急着撇清关系呢。哪还敢来管这事?”

    “那他还要七天时间做什么?”

    周宇的话带着愤怒。

    “他究竟要干什么,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周元思摇了摇头,继续道:“我已经安排下人一天十二个时辰盯着他,稍微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开我的眼睛。”

    “老爷,你这样这样逼迫他,大哥不会怪我们吧?”

    “你太小看我大哥了。所谓‘慈不掌兵’,他可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一个一等灵根,是注定无法带领我们周家走向强大的,我大哥懂得取舍。”

    “如果那小子敢反悔,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周元思的眼睛凶光大放。

    转眼七天就过去了。

    这天早上,周极早早起床,梳洗完毕。

    一打开门,便看到了周元思父子迎面走了过来。

    这两人的脸色有些憔悴。

    “二伯,二表哥,你们来得正好!一起去找大伯吧,我今天就把名额让给你。”

    周极对两人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两人一愣,丝毫想不到周极会是这样一个反应。

    “好,好!三弟果然识时务,一起走!”

    周宇两眼发光,语气也亲近了几分。

    不用多久,三人便来到了周元同的书房前。

    “吱呀”一声,一个青衣仆人从里打开门,请三人过去。

    周元同坐在上位,见到众人,便点头道:“你们来啦。”

    然后又对着周极道:“小吉,看来今天你是要提出最后一个条件了。”

    “没错。这几天多谢大伯照顾了。”

    周极真诚地行了一礼。

    周元同摇了摇手,示意不用在意。

    周极清了清嗓子,道:

    “第四个条件便是,我要脱离周家。”

    话音刚落,众人齐齐一愣。

    然后,各有各的表情。

    “小吉,你是什么意思?”

    周元同的语气沉了沉。

    “我的意思是,我要和周家划清界限。从此以后,周家的事和我无关。我出事了,周家也无需管。”

    没错!周极从一开始就有脱离周家的打算。

    周极一开始提出的四个条件,最要紧的就是第二、第三个。

    第二个条件无法让他觉醒,第四个条件就不会是脱离周家。

    第三个条件无法让他有足够的实力,他同样不会脱离周家。

    总的来说就是,周极经过了一周的苦练,他的实力让他有了脱离周家的底气。

    他与周家无亲无故,甚至还和周元思父子有着生死之仇。

    如果他继续留在周家,不是他死,就是周元思父子亡,但很大概率是他死。

    而且,周家人的所作所为也让他感到恶心。

    周吉的父母死去没多久,就有人丝毫不顾血肉亲情,为了自身利益,而毒杀了周吉。

    “周吉”幸运活了过来,周家人不仅没感到庆幸,反而不准他进门,甚至连同家主一起逼迫他交出名额,这是典型的“吃绝户”行为了。

    至于恩情什么的,周极没欠周家的情,他欠的是周元曜的情。

    所以周极毫不犹豫地提出了这个条件。

    “小吉,我就当你说的是气话。”

    “家主,我是认真的。”

    周极连“大伯”也不叫了。

    周元同拍案而去,死死盯着周极。

    周极毫不退让,与周元同对视。

    “大伯,恕小侄斗胆。既然周吉不愿意和周家再有牵扯,强留只会让双方都不好过。”

    周宇道,语气中带着几分窃喜。

    “大哥,宇儿说得没错。既然周家已经容不下他这尊大佛了,我们何必要当恶人,挡了人家的更广阔的路。”

    周元思冷冷道。

    不知过了多久。

    周元同最终还是仰天吐了口气。

    他真的没必要,也没资格,再强留周极了。

    “既然如此,我就答应了你罢!”

    “从今天开始,你周吉不再是我们周家的人!从此以后,生死祸福,各不相干!”

    “多谢周家主。”

    周极向周元同行了一个大礼。

    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封早已准备好的书信,递给了周元思。

    “这是我答应你的。”

    周元思接过,拆开读了读,点点头。

    “这件事,我会在三天之后宣布。你,好自为之吧。”

    周元同对周极说了最后一句话。

    “我累了,你们都出去吧。”

    “希望我这个决定不是错的。”

    周元同望着周极远去的背影,喃喃道。

    周极回到了住处,将行李收拾好后,便从床底下拿出了一个戒指。

    这个戒指是三年前周元曜送给周吉的生辰礼物,是一个空间戒指,里面有一个一丈大小的空间。

    空戒是需要元力才能打开的,这三年来周吉一直无法觉醒,所以这么久了也没有动过。

    周吉注入元气,没多久,神识便进入了戒指空间,里面什么也没有,黑漆漆一片。

    心念一动,桌上的行李便被收进空戒里了。

    周极打算立马离开。

    周元同给了他三天时间。

    但他不能给周元思哪怕一小时的时间。

    虽然这三天待在周家会很安全,但是一旦出门,他必死无疑。

    所以,周极要将周元思打个措手不及。

    周极径直出了周家大门,一路上无人阻拦。

    周极也想过要不要偷偷翻墙出去。

    但随后便否定了。

    这处房子肯定已经被周元思的人360度无死角全天候地监控着。

    根本不可能不惊动任何人。

    与其如此,不如大大方方地走出去。

    七拐八绕后,周极摆脱了身后的尾巴,来到了一个僻静处。

    乔装打扮后,周极牵着一匹马走出了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