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可能:我的灵根能进化 > 第五章 觉醒灵根
    周极将功法和令牌交给了林明青。

    “林供奉,晚辈选好了,还请登记一下。”

    林明青抬了下眼皮,看了眼周极手中的书籍,嗤笑道:“小子,心很大啊,居然敢选这本《山岳蛰龙法》。”

    据他所知,这本《山岳蛰龙法》周家还没有人修炼成功过的。

    因为这功法完全是在自虐,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这功法的修行速度会比同阶的功法要快上许多,威力也更强。

    “你小子倒不用怕,你都没觉醒,根本修行不了。”

    林明青先是嘲讽了一声,然后继续道:

    “不过,按规定,你只能带走其中的两本。”

    “家主已经答应了,让我带走三本功法。”

    周极冷冷地道。

    “我没收到家主的手令,这只是你的片面之词罢了。”

    林明青轻蔑道。

    周极的脸色越来越沉。

    “听说你从周元思的手中得到了一大笔银子?”

    林明青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一脸贪婪。

    周极眼底一抹恍然之色闪过。

    “哈,林供奉说笑了,谁能从我二伯的手中得到银子啊?”

    周极突然一笑道。

    这事绝对不能承认,否则后患无穷。

    这林明青知道这事,估计又是他那二伯做的好事。

    只要他不承认,别人就无法确定这事的真假,也就不敢直接动手。

    “嘿嘿,没有最好了,快点选出你的两本功法吧?”

    林明青怒色上涌。

    “三本!林供奉,我也懒得和你扯淡了。你要么让我拿出这三本功法,要么一起去我大伯那里找说法。我相信这会让你明白,这里是姓‘周’的!”

    “你!”

    林明青脸色铁青。

    胸膛起伏了多次,最终还是冷着脸给周极登记了。

    周极回到了住处,开始抄录这三本功法。

    另一边,周府别院。

    周宇一脸怒气道:“爹,真要把九千多两银子给他?这可是我们名下四成的财产了!”

    “此事已成定局,你就不要再掺和了!给我好好待着,等着三天后拿到星陨宗的名额!”

    周元思命令道。

    周宇一脸不甘地离开了。

    “周吉,我周元思的银子不是这么好拿的!”

    周元思脸色精光闪烁。

    三天后。

    周极已经将三本功法抄完,并送回了藏书阁。

    这天早上,李管家又找上门来,请他到觉醒仪式的地点。。

    周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后,便出门了。

    觉醒仪式的地点就在周府正厅后面的那间大房子里。

    周极迈入,里面有些嘈杂,多出了不少陌生人。

    有成年人,也有小孩。

    “过来这里!”

    周元同看到周极进来了,赶紧招呼他过来。

    “他就是我三弟的孩子,周吉。”

    周元同介绍。

    在场众人都略带好奇地看向周极。

    然后便是一阵鄙夷、嘲笑。

    显然,周吉大名,他们都听过。

    “你就是那个两次都没觉醒的废物?”

    一个小胖子鄙夷道。

    “弘儿!你这是什么话?快给人家道歉!”

    小胖子话音刚落,一个中年胖子便黑着脸斥责道。

    他们是钱家的人,和周家一样,是宣阳城的大家族。

    “我不!连续两次没觉醒的人,不是废物是什么?”

    小胖子大声道。

    “哈哈,周兄,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中年胖子,钱乐逸尴尬道。

    “贤侄……”

    钱乐逸又转过身来,似乎想和周极道歉。

    然而,只听“啪”的一声,周极一巴掌扇在小胖子脸上。

    小胖子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隆起了五个指印。

    小胖子顿时“哇”地一声哭了。

    众人眼神呆滞。

    “哈哈,钱兄,小孩子打闹,不要介意,不要介意。”

    周元同哈哈道。

    “贤侄好力气!”

    钱乐逸咬着牙道,“贤侄”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你给我等着!”

    小胖子放下狠话,一脸怨毒地盯着周极。

    周极全不在意。

    熊孩子,他可不惯着。

    “好了,人已经到齐了,需要进行仪式的快进去。”

    周极率先进入。

    只见房子中间地板上刻画着繁复的红色纹络,四周耸立着一根根碗口粗的白石柱子。

    这些柱子围成了一个圆。

    包括周极在内,十个孩子盘坐在中间。

    周元同朝着周家的操作人员点点头。

    于是周家人便从一个箱子里取出了一颗白色的石子,有鸽子蛋大小。

    一人手持一颗,将其缓缓镶嵌在柱子上。

    待最后的一颗元石被镶进去,十根石柱便同时亮了起来。

    接着,刻在地上的纹络也开始亮了起来。

    当所有纹络被点亮。

    周边的元气便疯狂地朝着阵法内涌去,逐渐形成了一个白色的圆罩。

    周极盘坐在阵法中,只觉周边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周极尽量放空自己的身心。

    半睡半醒间,周极感觉自己身上每个毛孔都在呼吸,看不见的元气涌入体内,让身体发生着莫名的变化。

    不知过了多久,这种神奇的感觉逐渐消失。

    周极清醒了过来。

    下一刻,他又惊又喜。

    周极察觉到自身丹田不知何时竟亮起了一点迷迷蒙蒙的灵光。

    灵光内部是一个菱形晶体,晶体内部沉睡着一只头身白色独角,双手似镰刀的漆黑小兽。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灵根”!

    “所以,这就觉醒了?”

    周极有些懵。

    周极先是微笑,继而哈哈大笑。

    整个人在外人看来就像是疯子一样。

    “他成功觉醒了?”

    现场所有人几乎同时冒出这个想法。

    “怎么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两次觉醒失败后,还能成功的!”

    不少人脸上透着浓浓的震惊。

    不久,周极停止了笑声。

    “小吉,你这是觉醒了?”

    周元同惊愕问道。

    “嗯!”

    周极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嘶……

    众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为古域气候变暖推波助澜。

    “好,果然是虎父无犬子!是几等灵根?”

    周元同大加赞赏。

    “一等。”

    周极一脸高兴地道。

    一……一等?

    周元同笑容凝固,有些牙疼地道:“一等,嗯,一等也不错。”

    刚才震惊的众人心底暗松了口气,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一等灵根?

    不还是个废物!

    他们并不知道这个一等灵根对周极意味着什么。

    虽然是一等灵根,但这对周极来说,就像溺水前的一根稻草,如同久困黑暗,终于出现了一抹光。

    而且,这个灵根名为【猎夺兽】。

    也许是因为周极的到来,这个灵根发生了一点意外的变化。

    周极没高兴多久,现场突然响起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