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可能:我的灵根能进化 > 第二章 不让进门
    看着周极冲过来的架势,赵阳脸露不屑。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小子为何不跑了,反而不知死活地朝他冲了过来。

    想和我决斗?

    别开玩笑了,这白脸小子一看就虚得要死,这种货色,我一拳就能砸死。

    实力大增?

    这又不是话本小说,不是回想几幕场景,坚定一下内心,就能功力大增的。

    想来想去,这小子恐怕害怕被折磨,所以上来就找死。

    可是,我岂能如你所愿?

    “小子,后悔?已经晚了!”

    赵阳同样一拳砸了过去。

    不过这一拳收了几分力。

    两拳相撞。

    没有任何异象,只听“咔嚓”两声,似乎两个拳头都骨裂了。

    赵阳瞳孔大张,眼中露着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

    然而,周极并没有给赵阳留下反应时间。

    下一招又袭了过来。

    周极整个人朝着赵阳撞了过去。

    八极,撼!

    又听“砰”的一声,赵阳整个人被撞飞了,砸在前方的大树上。

    伤上加伤,手脚难动。

    周极不管不顾,直接冲了上去,抡起拳头就往赵阳身上砸。

    砰,砰,砰……

    血肉齐飞,场面极为血腥。

    五分钟后。

    周极终于坚持不住了,跌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

    看着眼赵阳那破烂不堪的尸体,周极突然疯笑起来。

    那笑声充满了愤怒、不甘以及快意。

    狗日的世界!

    我来了!

    半晌。

    周极将赵阳的尸体和另两具尸体一起埋进了旁边的土坑里。

    随后,周极离开了乱葬岗。

    半个时辰后,周极来到了周家大门口。

    “站住!你是谁?”

    侍卫喝道。

    “擦亮你的狗眼,本少爷是三少爷周极!快不快给我滚开!”

    周极扮演着周吉的跋扈。

    话音刚落,有几个侍卫似乎认出了周极,脸色惊恐。

    “三……三少爷!你是人是鬼?冤有头债有主,你的死可不关我们的事啊。”

    侍卫们哆嗦着聚在了一起,手中大棒一致向外。

    看来还挺敬业。

    还有一个侍卫飞快地跑进去报信。

    “你们看好了,我有影子!我是人,不是鬼!”

    周极大骂道。

    众侍卫低头看去,果然看到了影子,顿时放心了不少。

    “三少爷,你真的没死?”

    “对!快滚开,我要进去。”

    众侍卫正要放行。

    “慢着!”

    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侍卫慌忙阻止了。

    周极认得他,是二少爷周宇的狗腿子,赵思聪。

    众侍卫看向他。

    “他不可能是三少爷!三少爷已经去世了!这人肯定是假冒的!”

    众侍卫一听,觉得有理,又提起了大棒。

    “赵思聪,你找死!”

    周极向赵思聪一瞪,眼中杀气弥漫。

    赵思聪哆嗦地后退了几步。

    “假冒的!他一定是假冒的!不要让他进来,否则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赵思聪声嘶力竭。

    另一边,侍卫匆匆地赶到大厅。

    可是大厅内,家主正开着一个重要的会议,不敢私自乱闯。

    侍卫在门前一时徘徊,一筹莫展。

    “你在这里做什么?”

    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侍卫转过身去。

    “二少爷,属下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要禀告。”

    侍卫恭敬道。

    “什么事?跟我说说。”

    周宇淡淡道。

    “是,是三少爷回来了。”

    “什么?周吉回来了?他不是死了吗?你tm不是在逗我?”

    周宇不淡定了,脸上露出了几分惊慌。

    “属下,属下也不知道。只是那人长得太像三少爷了。”

    侍卫慌忙道。

    “假的!一定是假的!快去,把他拦住,千万不要让他进来!”

    周宇有些跳脚。

    “是!”

    侍卫又匆匆地往回赶。

    “周吉不可能还活着!”

    周宇来回走了几步。

    “难道,是那药有问题?”

    “不行!我得去看看。”

    “真的也好,假的也好,绝对不能让他进门!”

    周极和众侍卫对峙着。

    两边剑拔弩张。

    “快!把他拦住!二少爷说了,他是假的!绝对不能让他进去!”

    刚才禀告的侍卫回来了。

    众侍卫一听,两个侍卫立刻进去把大门关上了。

    还有五个侍卫凶神恶煞地盯着周极。

    “果真是不要命了,周府也是你敢行骗的!”

    周极脸色一沉。

    周宇?

    周极的记忆便冒出来一个气质温厚的男子,和周吉上演着一幕幕“兄友弟恭”的戏码。

    周吉最后的记忆还残留着几分对此人的依赖。

    但以周极的眼光来判断,这家伙绝对是个心思深沉之辈。

    莫非周吉的死和他有关?

    他为何处心积虑对付周吉?

    “混账东西,都给我滚开!”

    周极直接迈步上前,怒喝一声。

    此刻他不再如之前那般平和,声音中都带着强大威慑力。

    众侍卫猛地被吓退了一步。

    赵思聪和另一个侍卫似乎恼羞成怒,举起手中木棒就朝周极身上招呼。

    找死!

    周极不退反进,脚步一绕,便躲开了攻击。

    手中拳头后发先至。

    “砰”“砰”两声,两个侍卫便被周极锤倒了,生死不知。

    其余三个侍卫见状,脸色大惊。

    “此人凶恶,一起上!”

    三条棍棒便如雨点般朝周极打去。

    周极双手一挡,三条大棒便齐齐打在前臂上。

    周极一阵剧痛,右手伤上加伤。

    “你们可想好了,再动手下去。如果我是真的,你们敢以下犯上,就死定了!”

    周极咬牙切齿。

    三人一听,也慌了七分。

    “是二少爷说你是假冒的!”

    “嘿嘿,他说我是假的,我就是假的?你们也不想想,万一我是真的,他认错了,最多不过挨一顿骂。你们认错了,可是要死人的!”

    周极语气森森。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的慌乱。

    “怎么办?”

    其余两人摇了摇头。

    于是三人不敢再出手了。

    “你们可都听到了!如果我是真的,你们不让我进门,这是以下犯上,是要掉脑袋的!”

    周极提高了声音,对门内的侍卫道。

    此时关门的两名侍卫也有些慌了,就要打开门。

    “住手!你们这帮废物,被外人一吓就慌了手脚!表弟已经死了,门外那人是假的!出了事我来背!”

    院中突然传来一声喝骂。

    那声音有些尖细,周极对这声音无比熟悉。

    正是周宇。

    “周宇,你个混蛋你在说什么呢,你再给我说一遍,你是不是找抽了你。”

    听到这家伙在门内喊的那番话,周极立刻火了。

    “吱呀”,大门开了。

    周宇握着长剑走了出来。

    见到周极果然还活着,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

    “哪来的狂徒?竟敢假冒我表弟!”

    周宇拔出手中长剑,明晃晃地指向周极。

    周极脸色也是一沉。

    周宇已经是炼筋初期的强者了,他还只是个普通人,万万不是他的对手。

    “周宇,你可想好了。同族子弟严禁相残,违者,轻则被流放;重则逐出家族。”

    周极重声道。

    “我说了,我表弟已经去世了。你敢再向前一步,我就敢动手!”

    周宇抖动了一下长剑,在空中划出了一朵剑花。

    看来周宇是铁了心不让他进门了。

    “你动手试试,我爹娘可是星陨宗弟子。你敢动我一根汗毛,家主都保护不了你!”

    周宇一听,脸上竟然露出了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这副表情倒搞得周极不会了。

    就在这时,一架马车悠悠地驶了过来。

    “敢问这里可是周府?”

    驾车的老者拱手向两人问道。

    “是的。敢问老丈何人?”

    周宇收起了宝剑,恢复了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老朽名字不提也罢。老朽遵从星陨宗之命,将周元曜夫妇的遗体送了回来,请让人过来接收吧。”

    周极一听到“周阳曜夫妇”“遗体”这两个词,脑袋便轰的一声炸响,一股极大的悲痛袭来。

    “周元曜”正是周吉的父亲。

    从“天才陨落”到“父母双亡”,周吉的记忆中还有个妹妹。

    这烂大街的模板,莫非我是某个扑街作者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