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演唱会被天后告白,我跑路了 > 第14章 娱乐圈的守望者
    第二天,晚上八点左右。

    江蓉郊外,幕仁山。

    这里平日里人迹罕至,安静的连鸟叫声都没有。

    只是,谁也想不到,在其中一座雄奇秀丽的山峰上,却伫立着一间木屋。

    此时,“天幕”三人组正在木屋里。

    “慕哥,这两天我这边接到了十多个单子,全是要我们查冯冰冰那个告白对象的!”

    “慕哥,我这里也有七八单,唉。”

    胖虎和阿恨正在对林慕汇报近期的工作情况。

    这间木屋是天幕的秘密基地,不仅时常作为三人商量重要事情的地方,里面还藏了很多关明星的秘密。

    今晚是林慕召集胖虎和阿恨来的,说是要对关于今后工作转型的重要议题进行讨论。

    不过讨论还没开始,胖虎和阿恨便大倒苦水。

    两人这几天接到了很多关于“冯冰冰告白对象”的单子,有的甚至开出了天价。

    两人都很眼馋,凭慕哥和冯冰冰的关系,套她的话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慕哥说了这活儿没法接,接了也查不出来,他俩只能忍痛拒绝这几乎到手的大单子。

    张恨不信邪,也怕被其他同行抢了先,自己去查了两天。

    结果,还真就什么都没查出来。

    “阿恨,你这个废物,要是我出马,就算查不出正主来,至少也能有点线索吧?”

    胖虎坐在板凳上,一双短肥腿搁在桌上,嘴里叼着烟,对张恨嘲笑道。

    “你懂个屁!”

    长相帅气,却留着一脸络腮胡子的张恨瞪着胖虎,冷冷地道:

    “我不但查了圈内和冯冰冰认识的男人,还查了她的大学、中学、小学甚至幼儿园的男同学。”

    胖虎一摆手:“结果呢?”

    张恨一时气短,郁闷地道:“没有任何一个,符合既是冯冰冰幼时同学,又是她大学同学的条件。”

    胖虎嘿嘿一笑,把腿从桌上拿下来,肥躯一抖:

    “所以说你傻呢,你只查了男的,就没想过去查查女的?”

    张恨瞪大眼睛:“你是说,冯冰冰告白的对象其实是个娘们儿?”

    “闭嘴!”林慕冷喝一声。

    见老大脸色不好看,胖虎和张恨赶紧闭上了嘴。

    两人对视一眼,都有点疑惑。

    慕哥怎么突然就生气了?

    林慕看着这两货,只觉得脑仁疼。

    自己一个大男人,居然被人说是个娘们儿,搁谁不生气?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从包里拿出两个黑袋子,一人扔了一袋过去。

    胖虎和张恨接住一看,不禁抬头看向林慕:“慕哥,怎么好端端地给我们这么多钱?”

    两个口袋里分别是二十沓钞票,一沓一百张,一人就是二十万。

    这是昨天刘强作为感谢费和封口费,转给了林慕六十万,今天林慕跑了好几个银行,把钱都取了出来。

    狗仔的职业素养:分钱尽量别用现金,避免被查到。

    六十万,一人二十万。

    此时张恨诧异道:“慕哥,最近咱们也没接什么大单啊?”

    胖虎则嘿嘿笑着要去抓张恨的口袋:“不要?不要给我啊。”

    张恨一脚给他踹过去,小胖子灵活地躲过。

    林慕咳嗽一声,两个家伙不敢再闹了。

    林慕看看两人,缓缓道:“知道这钱是怎么来的吗?”

    两人乖乖摇头。

    林慕接着道:“这是刘强给的。”

    “刘强?他不是还想逼慕哥低价卖歌给他吗?怎么反倒给慕哥你这么多钱?”

    胖虎惊讶地道。

    林慕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道:

    “刘强感激我们帮他挽救了家庭,所以这六十万,就是我们做了好事应得的报酬,这钱,你们有没有感觉拿的心安理得,拿的心情舒畅?”

    其实,刘强的事给了林慕很大的启发。

    他原本是想把“天幕”逐渐停掉,带着胖虎和阿恨进入娱乐圈洗白的。

    但通过刘强这件事,林慕觉得,“天幕”其实很有存在的必要。

    只不过,要换一种活法。

    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毫无底线,一切只为了钱。

    那是昧着良心挣钱。

    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原身被来自地球的自己替代就是证明。

    “天幕”就像一头可怕的野兽,如果让它肆意妄为,那只会害人害己。

    但如果给这头野兽戴上缰绳,用规则予以约束,虽然挣的钱会少一点,但将来至少不会遭到反噬。

    而且,以后自己要在娱乐圈里混的,如果遇到像刘强这样企图用咖位压人的家伙,那自己也不会没有反抗之力。

    所以,“天幕”是可以继续存在的。

    前提是不能突破道德底线,尽量在社会规则允许的范围里做事。

    接着,林慕把自己的意图用尽量的浅显语言讲给了这两个家伙听。

    十多分钟后,林慕终于结束了重要发言,最后总结道:

    “同志们,时代不同了,旧世界的狗仔行为模式已经行不通了,我们要与时俱进,顺应潮流,做新时代的正义狗仔!

    不,我们不是狗仔,是娱乐圈的守望者,我们的职责是监督那些不务正业,不遵守职业道德的艺人,

    顺便,从中得到我们应有的报酬。

    这就是我们天幕的转型方向!

    来,大家把正道的光打在公屏上!”

    啪啪啪!

    说完自己先鼓起了掌。

    随后,木屋内一片安静。

    胖虎懵逼了,挠着肥胖的脸,问道:“慕哥,啥叫娱乐圈的守望者?”

    阿恨也皱眉苦思:“新时代的正义狗仔?”

    林慕一时也没办法给他们解释清楚。

    其实就连他自己,这两天也处于某种混乱之中。

    被社会毒打导致彻底黑化的原身,来自地球顶尖音乐学院的高材生,

    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生,因为同一张帅到逆天的脸而融合进了一具身体中。

    这让林慕也有些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那个丧尽天良的狗仔,还是中央音乐学院的未来之星。

    所以,“天幕”对他来说,也许是一个印证和认清自己的机会。

    总之先这么试试吧。

    只要别再让我被什么学妹或女同事告白就行了。

    不管是地球还是这个世界,最要命的只有一种人——

    女人!

    “你们别想这么多,总之跟着我干就行了!”

    林慕大手一挥,对胖虎和张恨说道。

    “好,只要让我继续跟着慕哥就行。”

    张恨点点头。

    “没问题,嘿嘿,只要有钱赚就行。”

    胖虎笑呵呵答应。

    林慕微微松了口气,搞定了这两个家伙,以后很多事情就好办了。

    “好,为了预祝天幕转型成功,我请你们撸串去!”

    “好!撸完了串再去酒吧撸妹子!”

    “胖子你闭嘴!”

    三人说说笑笑地离开木屋,开车下了幕仁山,胖虎口沫四溅地说着上次撸的妹子有多水灵,阿恨则默默地看着窗外。

    回到市区,来到一家常来的撸串摊,胖子喊了一百串腰子,一百串羊肉,两打啤酒。

    三人吃吃喝喝,倒也畅快,胖虎忽然问道:

    “慕哥,你下个月就要参加《纯粹的声音》百强赛了,这次江蓉卫视把导师的消息捂得挺死的,

    要不要提前查查四个导师到底是谁,如果碰到有料在咱们手上的,嘿嘿嘿,就让他们保你拿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