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汉:开局震惊了汉武帝 > 第52章 不负朕愿
    未央宫。

    早朝上,刘彻勃然大怒。

    缘由是长安周边的难民越来越多,而朝廷一直拿不出像样的解决方案。

    连年征战,再加上旱涝多发,朝廷积存的粮食已经不多。

    当然,剩余的粮食还是要首先照顾攻打匈奴的军队。

    而更多的粮食还长在地里。

    冬季马上就要结束,绿油油的麦苗却因为春季干旱而有些枯黄。

    水塘坝里的存水却不多。

    连续数日,各地哭诉旱涝不保的奏章如雪花一样飞入长安,又因为赋税不减,甚至还有加重的趋势,大量老百姓被迫背井离乡成为流民,有些人上山成寇,打砸劫舍,社会治安一落千丈。各种哭诉的奏章夹杂着悲观情绪涌入朝堂,令刘彻焦头烂额。

    让他极为动火的是民间和朝堂竟然有反对攻略战事的声音。他们把这几年的疾病一股脑怪在这上面。

    一向自负的刘彻怎能容忍有反对声音。本来因为刘闳篡位和江充背叛自己之事窝着一肚子火,无处发泄,没想到被这些抱怨的奏章一下子激起火来。

    早朝过后,刘彻移驾温室。虽然是初春,但正午的阳光却有些毒热,刘彻热得连喝了几杯茶杯,更是热得汗流浃背。

    “灾害隐患解决不了!流动问题解决不了!朕养你们这些废物干什么!”刘彻拍着桌子怒吼。站在大殿上的重臣们随着桌子的震颤悸动。

    “陛下,请息怒!小心龙体!”桑弘羊哀求到。刘彻听到这话刚想发怒,却找不到了着陆点,这几日身体的确不适,不免戳中了要害,强烈的自怜感让他的火气自然就小了一些。

    刘彻闭上了眼睛,心气顿时浑厚起来,无奈地摆摆手,“都下去吧!”

    众位一鞠躬,退步出去了。桑弘羊却没有出去,柔声细语地说道:“陛下,春天干燥,需要多补水,心情更要注意勿躁,龙体要紧啊!”

    刘彻睁开眼睛,长叹一口气,脸色还挂着愠怒。“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桑弘羊知道刘彻言语所指的是刘病已,马上回禀道:“蛟蛇已出洞,就看他怎样应对了。”刘彻点点头,“朕对他期望很大,希望他不负朕之心思。”

    “陛下,何不拭目以待?”桑弘羊回答地十分迂回。

    刘彻点了点头,“好!”桑弘羊退步出去了,刘彻急忙跟当值的小太监吩咐道:“摆驾凉室殿!”

    凉室殿和温室殿分别是未央宫的夏冬大殿,因为靠着大汉最顶尖级工匠们的智慧,让两个大殿冬暖夏凉,非常适宜居住。

    干旱的春季气温升高,让空气异常干燥,人难免心浮气躁。居于凉室殿内的刘彻终于随着透凉的局部环境沉淀下心情来。

    小太监奉了茶后,轻声说道:“陛下,霍大人在门外候着呢,今日可见还是不见?”

    刘彻翻动着新捧来的奏章,正巧是霍光关于春闱辩论会的新建议,他提出要将太学分出上闱院、内闱院和外闱院三闱院,春闱论辩会脱颖而出的优秀生可以免试入学,凭等级进入不同闱院这样以来,平民子弟就能跟世家子弟一样进入当朝最高学府了。

    把春闱优胜者与太学之间搭建通道,就破除了世家对学子的控制,有利于为皇帝培养亲信。

    况且,寒门子弟一旦上门,对皇恩的感激之情更为浓厚,自然就培养了效忠皇权的栋梁之才。

    这个奏章在众多报灾报难的奏章中算是一股清流,让刘彻心情舒畅起来。

    “宣他进来。”

    “啫!”

    霍光进前来,施礼后站立在大殿之上。

    刘彻抬起头来,打眼瞧了面前这位稳重的老臣,见他一副心沉似水的模样,便觉得异常舒服。

    “霍爱卿,春闱之事可还有其他想法?”

    霍光一听这话,就知道陛下已经认可了他的这份奏章,心里便有了其他想法,“陛下,桑大人、金大人等草拟的方案,臣已品阅了数遍,觉得有三大不妥。”

    “哦?哪三大不妥?”刘彻顿时有了兴致,要知道目前的春闱论辩会方案已经经过了多论外朝磋商,大概内容差不多已经定下来了,没想到温文尔雅的霍光竟然看出了三处破绽,顿时来了兴致。

    “其一,春闱的台阶过高。陛下既然是要为天下寒门子弟敞开晋升通道,就不该将门槛设定为县学及以上,臣建议将范围扩展至凡掌握儒学经典者皆可报名参加。通过设立初试、入围试等考试,层层筛选,便可把学识低的学子筛选出去。”

    刘彻听了点了点头。

    “其二,春闱的形式太过单一,只有论辩恐怕没法全面考校学子的学识。臣建议初试、入围试为笔试,题目可设置背诵经典题、答辩题两种形式。所谓言为心声,笔试的考核既不违背论辩的主旨,又能考校书写、逻辑、识记等能力,可谓一箭双雕。”

    刘彻听了又点了点头。

    “其三,既然有春闱,当然可以设置秋闱。春闱考校文学学子,秋闱可考校武学学子。文武双全,方能给我大汉输送全面人才。”

    “好!”刘彻听了异常激动,满脸充满了喜悦。

    “朕基本同意你的这三点,你速速写个详细方案出来,明日早朝后由外朝进行商议。”

    “谢陛下!”

    “嗯!”刘彻喜滋滋地瞧着面前的霍光,若有所思起来,便柔声问到:“霍爱卿对难民之事可有良策?”

    刘彻对霍光充满了期待。

    霍光也曾研究过此难题,但解决措施都是大家所熟知的,什么安抚百姓,什么给予恩惠之类的,但实施起来很有难度。这个难度的来源便是朝廷财政拮据,无法拿出大量的安抚资金出来。

    霍光奔向认怂,但他听属下丙吉说过,刘闳和江充倒下去了,却又惩治了他的曾孙刘病已,看似是不搭边界的惩罚,实际上是对刘病已的一种新期待。

    什么期待?自然是难民的解决良策。

    刘病已曾经解答出了持续多年的天子三问。

    恐怕刘病已被下放,实际上是陛下有意为之,好让他找出最佳方案。

    霍光顺坡爬驴,急忙回到:“陛下,此难题唯有一人可解答?”

    “哦?谁?”刘彻眼里放出了光芒。

    “刘病已!”霍光坚定地说到。

    “哦?为何?”

    “太学流传着他的许多经典言语,其中让微臣最为深刻的是两句话。”

    “哪两句?”

    “他说空谈误国,又说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

    “空谈……”刘彻细细咂摸着,突然叹一口气,“希望他不负朕之愿望。”

    “陛下圣明!”霍光不适时宜地拍马屁。

    “霍爱卿,朕交给你一项特别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