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汉:开局震惊了汉武帝 > 第37章 天雷劫难
    有人在为寿诞夜紧锣密鼓地做着准备,刘病已也在忙着鼓捣着一些东西。

    掖庭宫内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作坊。刘病已这几日转了一下染布坊,终于找到了工匠们用以制造染料的硫磺。

    刘病已又在茅厕附近的泥土中寻找一些白色霉状物。

    刘病已知道,这些泥土里含有大量的有机物。

    有机物腐败以后,再经过硝化细菌的作用,就生成硝酸。

    硝酸进一步与土壤中的砷、钙、镁作用,生成硝酸钾及其钙镁硝酸盐,这就是土硝。

    只是各种土硝中含硝酸钾量不一,一般含百分之几。

    刘病已要找的是厕所的土墙上析出蓬松白色的霉状物中,硝酸钾含量会很高,有时能高达百分之七八十。

    至于提纯方法,根据土硝的成分,向土硝中加入适量的草木灰,利用灰中的碳酸钾使土硝中的镁、钙等硝酸盐转化为碳酸钙和碳酸镁的沉淀除去,溶液中剩下硝酸钾。再采用水溶解和结晶法提炼出结晶物来。

    这样以来,硝石便获得了。

    至于剩下的另一种成分木炭,便很好获得了。

    冬季里,用于取暖的主要原料,几乎是每家每户都会聚集一大堆。

    刘病已记得孙思邈的《丹经内伏硫黄法》中便有“一硝二磺三木炭”的说法,成为产生火药的“伏火硫黄法”。

    真正配比起来,刘病已还是破费周折。

    再根据不同比例配制好后,分别灌入细小的竹筒里。

    竹筒外面写着三个材料的配比数,以便找到最佳的配比。

    刘病已又将细薄麻布沾了面糊糊,裹了配比好的火药粉,捻成条状的信捻。

    每个竹筒里插入一根,作为导火索。

    凌晨,天还浓黑的时候,刘病已早早地起床,来到浓密的树林深处,找到早已挖好的深沟,将不同配比的竹筒深埋在坑洞里,擦着火石,点燃导火索。

    “啪!”

    最开始配比的竟然是极其微弱,如果噪音再大一点儿,这点儿响声根本听不见。

    “嗙!”

    第二个竹筒,炸起了一小片儿的土。

    “砰!”

    第三个竹筒竟然直接炸飞了一堆的土。

    刘病已记录好第三种的配比,觉得再努力一把,或许就能成功了。

    第二日凌晨,当土堆最上方的一块三十斤的石块儿被迸溅起来时,刘病已知道火药的配比已经成功了。

    接下来,刘病已开始研究起了铜锣。

    他想找到能够模仿打雷声音的器具。

    而这样的器具还不能过大或者过于沉重。

    刘病已找寻了几日,终于在一个废弃的铜锣上发现了类似于雷电的“咔”的声音。

    准备齐全了这些物什后,刘病已便等待着王美人寿诞夜的到来。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王美人寿诞夜早已到来。

    太阳刚刚落下山,兴庆宫内便张灯结彩,人头攒动。

    酉时刚到,也就是十九点的时候,刘彻在一群宫娥太监的簇拥下来到了兴庆宫,坐在了高达的观演台上。

    观演台周围搭了厚厚帷幔,里面升起了庞大的火盆,让里面温暖无比。

    刘彻手牵着两岁的刘弗陵坐在软塌上。钩弋夫人赵婕妤坐在刘彻旁侧。

    而今夜的主角王美人则坐在第一阶梯的旁侧。

    王美人抬眼瞧着受宠的钩弋夫人和刘弗陵,眼里真喷火。

    坐在更矮于她的刘闳更是吃醋不已,替母妃打抱不平。

    刘彻宣布演出开始。

    第一场节目是近百位穿着华丽艳服的宫娥跟着悠扬的音乐跳着舞蹈。

    刘病已此时出现在了兴庆宫宫墙外,让他没想到的是,城墙上竟然满是肃立的士兵。

    刘病已皱起了眉头,不过,好在昨晚他已经将几捆装满了火药的竹筒绑在了柳树树冠位置。

    信子长长地耷拉下来,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紧紧地贴着主干的柳枝。

    而巨大的废旧铜锣则被刘病已藏在了紧挨着城墙的小阁楼里。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剩下的便是等待最佳时机。

    刘病已要等的就是人们的疲惫感开始翻涌。

    歌舞,杂耍,独奏……一个又一个节目演绎下来,观看的人早已经有些困乏。

    城墙上的士兵不少还连连打着哈欠。

    刘病已借着去旁侧的厕所的当儿,刚走到小阁楼的位置,便转身藏在了阁楼的夹角后面。

    城墙上的火把亮光找不见那里,便在小阁楼与城墙之间形成了一片暗黑。

    刘病已找寻一番,发现信捻子完好无损,他便掏出了打火石与火折子。

    几下便碰溅出了火花。

    点燃了一堆枯草后,刘病已迅速将信捻儿点燃。

    “刺啦啦……”

    信捻儿被一团火儿追着一路往柳树树冠爬去。

    由于歌舞声音嘹亮,周围的人又被舞台上的表演吸引住了,信捻儿燃烧的声音竟然被遮盖住了。

    城墙头上的士兵由于必须背对宫殿内侧,所以正好背对着柳树。

    信捻儿就算燃烧,他们也浑然不觉。

    只是,一股冷风吹过,焦灼的奇闻让一些士兵猛抽鼻子。

    那几名士兵正在寻找异味的来源时,突然听到一股响亮的打雷声:“轰隆隆……”

    一些听到这巨响的人们还是畏惧地朝天空望去时,突然听到一声巨大的雷电声:

    “砰!”

    地动山摇,碎屑纷纷,烟尘滚滚。

    在场的人有的吓得趴在了地上,有的猫着腰蹲在什么东西后面。

    观演台上更是狼狈不堪。

    刘彻紧紧地抱住了刘弗陵,脸色铁青地盯着不远处的一棵粗大柳树看。

    那棵树懒腰断裂,树干上方还冒着靑虚虚的烟雾。

    钩弋夫人则紧紧地趴在了刘弗陵的腿上。

    王美人吓得瘫软在软塌上。

    齐王刘闳则钻进了案桌下方,浑身打哆嗦。

    “保护陛下!”此时,有人一声令下,两队一身戎装的羽林郎及时冲向观演台,将刘彻等人护卫起来。

    此时,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喝一声:“天雷啊!是天雷!专门渡劫的天雷!”

    人们一听这话,顿时喧嚣起来,人们惊恐万分,朝着宫门奔去,企图要逃离这是非之地。

    “站住!谁也不能喧哗!”城门口有一员大将带着三排士兵将宫门牢牢困住,使得很多人无法出去。

    “陛下!刚才是天雷……”苏文吓得双腿打颤,直接跪倒在地。

    “天雷?大冬日怎么会有天雷?”刘彻一句反问,让在场的人顿时醒悟过来。

    “是啊,大冬天怎么会能打雷呢!”

    “可刚才明明听到轰隆隆的雷声!”

    “还有刚才的那巨大声响分明是雷电击打在了那棵柳树上。”

    “冬天打雷,可是不祥之兆!”

    “哎呀,那棵柳树可是上百年历史了,一个人抱都抱不过来,只一下便拦腰斩断了,定然是那天雷!”

    “天雷滚滚,只劈坏人!难道我们中间有恶毒小人?”

    ……

    众人议论纷纷时,台上的刘彻则命右将军金日磾前去查看柳树到底为何折损。

    金日磾拿着火把前去查探。

    而当他转至柳树与城墙之间,仔细查验柳树断裂之处时,突然长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金日磾赶忙回到展演台前,施礼道:“陛下,大树之上竟然有雷符文字!”

    众人一听,顿时哗然。

    “雷符文字?老天爷要杀小人了!”

    刘彻一听,脸色更加地难看,赶忙将长袖一挥,怒道:“上面写的什么?”

    “写的……卑职看不清,恐怕只有真龙天子方能识得!”金日磾本来到嘴的话还是咽下去了,转而用了恭维的话作挡箭牌。

    “把树干砍来给朕看!”

    “喏!”

    金日磾立马带着工匠士兵奔向只剩一个粗大树干的柳树。

    现场的人无不露出惊恐之色,生怕那雷符文字与自己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