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妻入室 > 第3487章,傅瑾城篇1817
    第3487章,傅瑾城篇1817   

    半响后,他才放开了她,说:“好。”

    

    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并体贴的帮她把门给带上。

    

    高韵锦躺在床上,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甜蜜的笑容:他们这算是……和好了,对吧?

    

    今天的傅瑾城,比上一次他们一起去看流星雨的时候会温柔很多,也没有这么喜怒无常,所以,他们这一次,应该算是和好了吧?

    

    高韵锦一次次的问自己,心里既开心,又有点忐忑。

    

    担心又像上一次那样,是她想太多了。

    

    又或者,今天傅瑾城忽然态度转变得这么快,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并不能说明什么。

    

    想到这,她的心又揪了起来。

    

    所以,她在床上躺了好久,一直到傅瑾城跟人喝完酒,上楼回来了,她都还没有睡着。

    

    傅瑾城刚进门,她就睁开了眼睛。

    

    傅瑾城顿了下,看了眼躺在她身边,还在熟睡的孩子,“吵醒你了?”

    

    高韵锦摇头。

    

    傅瑾城注意到她的眼睛没有睡意,皱了眉头,在床边坐了下来,“还没睡?”

    

    “嗯……”   

    想到她刚才一直纠结的事,她有些心虚,但眼睛却无法控制的看向了他。

    

    傅瑾城酒喝得有点多了,虽然还没喝醉,但是也没有平时这么敏锐。

    

    他在她身边躺了下来,将有搂入了怀中,亲了亲他的发端,“睡不着?”

    

    “嗯……”   

    “闭上眼就能睡着了。”

    他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眼睑,柔声道,说着,不等她闭眼,他自己就先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他这是困了……   

    也是有点醉了?

    

    就傅瑾城平时的表现,他要是没醉,一般来说,哪怕他再困,也不会这么快就睡着的。

    

    难怪……   

    难怪他刚才的语气,像极了之前他们还没吵架的时候。

    

    她还以为……   

    想到这,高韵锦有些失落。

    

    不过,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这样被他抱在怀里入睡了。

    

    如今,她靠在他的怀里,心里虽然还是挺纠结的,但安心了很多,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缓缓的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房间里已经没人了。

    

    两个孩子和傅瑾城都已经起床了。

    

    高韵锦在床上呆了一会,才起身洗漱,下楼去。

    

    楼下也没人,她问了佣人才知道,原来傅瑾城他们一行人,去山下的鱼塘抓鱼去了,然后傅瑾城也吩咐过他们,等她醒来之后,让他们带她过去。

    

    她还没到鱼塘那边,就听到了两个孩子的笑声。

    

    鱼塘抽干了水,两个孩子穿着工装裤,正在鱼塘里摸小鱼。

    

    两个孩子长这么大了,他们钓过鱼,也去动物园看过各种各样的动物,更看过奇妙的海底世界。

    

    但到鱼塘抓鱼却是第一次。

    

    两个小孩可能摔过跤,身上,脸上都有厚厚的污泥,脏兮兮的。

    

    高韵锦看着,头都疼了。

    

    两个小家伙看到她倒是高兴坏了,抱着小桶跑上岸,“妈妈,我们抓了好多小鱼哦?”

    

    “嗯,妈妈看到了,这是打算抓来烤着吃吗?”

    

    “妈妈,这么小的鱼你也吃吗?

    你好残忍哦。”

    悦悦皱着小眉头:“这些小鱼我们不吃的,放另一个大鱼塘里养着的。”

    

    高韵锦:“……”   

    以前吵想要吃小鱼干的人是谁?

    

    现在倒是说她残忍了?

    

    “醒了?”

    傅瑾城身上也穿着工装裤,身上倒是干干净净的,递给了她一杯奶茶,“喝一点?”

    

    高韵锦看了眼:“喝过的?”

    

    “我喝了两口。”

    他不爱吃甜的,专门给她买的,只是尝一下味道而已,“你嫌弃?”

    

    她忙摇头:“没有。”

    

    傅瑾城没再说什么,高韵锦看他身上换了新衣服,“你洗澡了?”

    

    “嗯,起来闻到一身酒味,就洗了。”

    他看她小口小口的喝着奶茶,说道:“怎么也不提醒我一声?”

    

    她要是提醒他一声,他就洗了澡再睡了。

    

    “味道也不算很大……”   

    傅瑾城笑了,“是吗?”

    

    “嗯……”   

    “好喝吗?”

    

    高韵锦点头,“好喝。”

    

    傅瑾城忽然握着她的手。

    

    高韵锦狐疑的看着他,反应过来后,把吸管递到了他的唇边来。

    

    傅瑾城又喝了一口,感觉还是太甜了,腻得慌。

    

    不过,想到她这么喜欢喝,又觉得这个甜也不是不能忍受。

    

    想到这,他又喝了一口。

    

    高韵锦知道他不喜欢喝太甜的东西的,“你没自己买一杯吗?”

    

    “没有。”

    

    “哦……”   

    她喝了一口后,还剩下半杯,递给他:“你喝吧。”

    

    傅瑾城摇头:“不了,你喝吧。”

    

    “哦……”   

    小煊平时比悦悦爱干净,今天也弄了满脸泥。

    

    想起上辈子爱干净又乖巧的儿子,再看看现在的小煊,她无法想象长大了的儿子想起今天这个样子,会是什么表情。

    

    想到这,她笑了,忽然掏出了手机来,对着撅着小屁股在鱼塘里摸鱼的小煊来了个特写。

    

    之后,又给悦悦拍了两张。

    

    傅瑾城帮她拿着奶茶,让她拍得更顺手一些。

    

    想看的她把重点都放在了小煊身上,挑了挑眉头,“这是打算等他们上来之后,调侃他们一番?”

    

    “不是,等他长大了之后再给他看。”

    高韵锦兴致勃勃,“你不知道,他越长大越爱面子,等他长大了,回想起今天,估计——”   

    说到一半,高韵锦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她说的这个小煊,是上辈子的小煊。

    

    其实,不管是哪一个小煊,大体的性格和爱好都是差不多的。

    

    只是,现在的小煊虽然没上辈子这么爱说话,甚至没这么爱笑,但她能感觉的出来先的他其实会更开朗一些。

    

    或许,上辈子小煊长大后会爱面子,可现在的小煊却不一定——   

    傅瑾城也知道她在想什么,笑容也沉寂了半响。

    

    “妈妈,我们要过去把小鱼放生啦,你快过来看啊。”

    

    这时,两个小家伙走了过来,过来拉高韵锦的手,但被傅瑾城抓住了,捏了捏女儿脏兮兮的小肉手,“手都不洗,弄脏妈妈的手怎么办?”

    

    悦悦皱着小鼻子,“你嫌弃我。”

    

    “跟小花猫似的,我还不能嫌弃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