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修真姐夫带我飞(李清羽林静雅) > 第1234章 白无灾卒
    白无灾扭头看去,发现一骑绝尘,正朝他这边疾驰而来,马上坐着一员将领,银盔银甲,面如锅底,倒也威猛。

    但白无灾却是一阵失望,虽然因为距离还有些远,他无法看出对方的武道境界,可是对方既然顶盔挂甲,肯定就不是大高手,估计是军中的某个将领,顶多化境大成了不起了。

    毕竟武者到了玄境之后,普通的盔甲对他们来说就太鸡肋了,防护强度还不如他们自己的身体,穿上那东西还沉重异常,要他干嘛?

    他心中正犹豫要不要让对方滚蛋,就见对方已经打马如飞,疾驰到了近前,挥动手中长枪就朝李清羽当胸刺去!

    直到此时,白无灾才看清此人的境界竟然不是化境大成,而是玄境窥门!

    玄境窥门还喜欢顶盔挂甲,骑马作战,看来他这盔甲必有不凡之处!有他在旁边牵制一下李清羽,或许也能给我创造一些机会!白无灾如是想,

    白无灾想到这些,便没有再打算赶走此人,只是叮嘱一声,让他小心,然后和他双战李清羽。

    李清羽看到来人之后,却是心中暗乐:“嘿嘿,狗日的白无灾,这回你要倒大霉了!死定了!他可不是来帮你的,而是来要你命的!”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假扮成乌苏和的田玉清,双方的战斗一开始,他就撇下自己的豹头营往这边赶,如今终于赶到了!

    “斩天式!”

    李清羽一声暴喝,身体早已经在空中,凌空一剑劈下,空中一道剑幕落下,瞬间仿佛银河倒挂!

    斩天式是最霸道,最直接的攻击方式,所以李清羽最喜欢用这一招,当初他就是靠着循环重复这一招,愣是将司马家族第一高手司马宗给打趴下了!

    白无灾知道这一招的厉害,口中一声暴喝:“倒卷珠帘!”

    他一剑挥出,便有万道剑光暴起,卷向当头劈落的瀑布!剑光瞬间卷住了瀑布,李清羽和白无灾开始互相争夺,谁都不肯罢手!

    爆裂气息向四周骤然炸开,田玉清的战马顿时撑不住了,被爆裂的能量波推动着,身不由己的快速向后退,瞬间便到了白无灾的后面,白无灾的整个后背都暴露在田玉清面前!

    田玉清腾身而起,也不管自己的战马好像滚地葫芦一样悲鸣着滚出去,只是忽然朝白无灾的后背飞去,口中还大声吼道:“白长老勿慌,我来助你!李清羽,纳命来!”

    田玉清虽然口中喊得洪亮,手中长枪却忽然对着白无灾的后背刺杀过去!

    田玉清刚才压制自己的武道境界,让白无灾以为自己只是玄境窥门境界,就是为了扮猪吃虎,方便自己偷袭,他真实的境界可是半步龙门境,仅次于龙门境窥门!

    白无灾原本就没有将田玉清放在心上,又实实在在将他当成了自己人,哪里想到田玉清会突然偷袭他?等到他感觉到情况不对,田玉清的枪头已经到了他的后背,而他却还要全力对付李清羽的斩天式,根本无力做出任何反应!

    “噗!”

    田玉清的长枪顺利的刺穿了白无灾的后心,然后从前胸蹿出,露出森寒的枪尖,带着一串血珠!

    李清羽一看白无灾这架势,就知道他活不成了,立刻收剑,身体飘向了一边,口中对田玉清说道:“这一枪漂亮!他就交给你了!”

    不等话音落地,李清羽的身体已经飘飞出去,扑向柏焕峰的战场,柏焕峰原本带着五名玄境大圆满高手共同对付白无劫,但是中途薛芳芳一边的战斗吃紧,他便让三名玄境大圆满去支援薛芳芳了。可是这边失去三位高手后,形势立刻便紧张起来,就连柏焕峰也已经受伤,肩膀上挨了一剑,伤口深可见骨,鲜血染红了半边衣衫,可是在白无劫的步步紧逼下,他却连包扎一下的时间都没有,等到李清羽杀到,才将他替换下来。

    另一边,李清羽的离开并没有让白无灾感到轻松,他清晰的感到刺穿他胸口的那把枪正将他的生命力一点一点的带走!

    他颓丧的艰难回头,嘴角不断的冒血,眼睛死死的盯着田玉清,强提一口气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我?你到底是谁?”

    “哼哼,老小子,今天老子就让你死个明白!”

    田玉清伸手在面前一抹,然后又腰身一晃,身上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再看田玉清,早已经变了模样,不但面容改变了,就连身高都又蹿出来五公分!

    只见他面如满月,肤色微白,颌下无须,鼻正口方,两道弯月眉,一双温润眼,正是一个相貌温润的中年谦谦君子,哪里还有刚才的威猛模样?

    白无灾看清眼前之人,却是微微一愣,然后一脸震惊的说道:“你……你是田宇枫!”

    田玉清曾经是白家的一等供奉,当他露出真面目,白无灾当然认识他。

    “不错,太上长老好记性,竟然还记得我田宇枫,不过我现在改名字了,叫田玉清。”田玉清冷酷的说道。

    “为……为什么要杀我?当初我们白家对你可不薄。”白无灾又说道,嘴角不断的冒血泡。他想聚拢体内的灵气,突然发起反击,拼死一搏。可是田玉清的长枪之上却灵力充沛,死死的压制了他浑身气府窍穴,让他丝毫无法聚拢灵力。

    田玉清忽然纵声狂笑,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笑过之后,才冷冰冰的说道:“白家对我不薄?白无灾,我真不知道你如何有脸说出这样的话!说实话,在我妻子没死之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决定效忠白家,可是自从白月害死我的妻子,我才知道,一切都是假象,我在白家人眼中不过是条会咬人的狗!用到我了,就把我喊来,不用我了,就把我赶开,甚至哪一天想吃狗肉了,就把我打死吃了狗肉!我妻子得罪谁来?白月竟然将她奸杀!我不信你们白家人不知道真相,可是你们没有一个人告诉我真相,你们一起欺骗我,只是为了让我不但不咬你们,还能继续替你们咬别人!”

    “田宇枫,你太偏激了,白月的事情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白无灾艰难的说道。

    “可是你们还是没有告诉我!也没有惩罚白月!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前些年我又找了妻子,有了孩子,可是就在一个月前,他被城主李家怀的浪-荡子给害死了!李家怀是你们白家的嫡传弟子, 不是你们白家的纵容,他不会这么嚣张,他的儿子也不会这么草菅人命!所以,我恨白家的人,总有一天,我要将你们杀光!白月是第一个,你是第二个,很快就会有第三个!黄泉路上你慢点走,可以等到一大溜,正好结伴走上奈何桥!去死吧!”

    田玉清拔枪、捅刺,拔枪、捅刺,拔枪、捅刺……

    他生生将堂堂龙门境窥门的高手白无灾捅杀成了筛子,直到没有了任何的生命体征,田玉清才将他的尸体好像破麻袋一样甩飞出去,然后去寻找下一个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