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我有无敌神体 > 第19章 首战
    “不是,小人只是担心公子……”

    王通话音未落,姜无尘就挥手打断道:“无妨,既然你们武斗场没有限制,那你就只管照我的吩咐去投注就是了。”

    这就是他囊中羞涩,否则这次就不是这么点灵石了,甚至在他看来,自己这点赌资都太少太少。

    当然,只要能在武斗台一波连胜,一番利滚利之下,他也照样能从武斗场带走大量灵石。

    王通也没再多劝,点点头道:“明白了,接下来还请公子容小人为您详细检测下修为,这是我们武斗场的规矩,任何人都不例外。”

    “可以!”

    “好了,公子在这里稍候片刻,小人这就去替您办理参赛手续。”

    很快,王通收起测试水晶,拿上姜无尘交给他的灵石匆匆离开了。

    所谓测试水晶,也就是一块长约一尺呈长条形的奇异水晶,水晶内部有玄妙法阵加持,而水晶表面从下往上则刻有刻度。

    武者只需往水晶里面注入灵气,又或是灵力,就能准确检测出该武者的修为,几乎不会有错。

    姜无尘目送王通离去,一时间闲着也闲着,索性也就在附近找了个地方,边观战便等待。

    此刻,总共十座武斗台上,一场场对决正热火朝天的进行着,期间有人获胜,有人战败,且那些战败者绝大多数都死在了武斗台上。

    一场场战斗下来,也仅仅只有两人在危急时刻,先一步跃下武斗台,才幸运的得以保住了性命,但一场血战下来受伤也是在所难免,有个家伙甚至一条手臂都被人用刀砍了下来。

    这就是武斗场,是血与火,生与死的碰撞,没有实力,又或是心存侥幸,就得做好伤残乃至死亡的准备。

    大约半柱香的功夫,王通去而复返,为姜无尘带来了一枚材质特殊,正面刻有‘银狼’二字的身份铁牌。

    而有了这枚身份铁牌,也意味着姜无尘正式成为了一位武斗者,或许再多不久就将登台亮相,开始他的第一场战斗。

    此外,趁姜无尘还未登台,王通也简单的给他讲了下武斗台上的规矩,比如不可私下打假赛,又比如不可事后报复等等……

    “辛苦了。”

    姜无尘一边听着,一边把玩着自己的身份铁牌,等王通说的差不多了,他又随手扔给了对方一瓶凝气丹。

    “多谢公子。”

    王通脸上笑容灿烂,向姜无尘表示感谢,而也许是姜无尘出手阔绰的关系,他又不忘小声提醒了一句。

    “等下公子上了武斗台还得小心些,虽说武斗台上的对手都是随机产生,但是,但凡敢来参加武斗的武者修为却大都不可能太低,真要到了危急时刻,公子大可跳下武斗台,只要下了武斗台也就安全了。”

    武斗台上,生死勿论,这绝非说说而已。

    王通这几年来,在武斗场内就曾亲眼见到许多人死在一座座武斗台上,残酷而又血腥。

    他善意提醒姜无尘,一定要小心再小心,不管怎么说,姜无尘都只有凝气境五层的修为罢了,而这等修为又敢擅自登上武斗台的人,自他们武斗场建立以来都十分少见。

    即便有,那也大都死了。

    “我会的。”

    姜无尘微微点头,明白王通是担心自己修为太低,而修为太低,也就意味着死亡率高,只是王通所不知道的是,他实力并不能用修为来判断,谁要真将他当成一个软柿子,绝对会吃大亏的。

    “好了,下面有请银狼登上一号武斗台,同时也有请他的对手,代号毒蛇的武斗者登场,这两位都是第一次参加武斗,还望两位能为在场观众带来一场精彩的战斗。”

    很快,一号武斗台被清空,一具冰冷的尸体被人拖下台去,随后一号武斗台上,也随之出现了一位执法裁判。

    那是一位化海境巅峰的血袍中年,就在这血袍中年开口间,姜无尘已是头戴银色面具,沿着一条笔直往下的石阶,从武斗场最上方缓缓走了下去。

    与此同时,他的对手,一个并未刻意遮掩容貌,长得其貌不扬的男子,也从某个方向一个纵身跃上了一号武斗台。

    “这就是我的对手么……”

    姜无尘来到一号武斗台上,漠然看了一眼自己对面这个其貌不扬的男子,发现对方大约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修为却达到了凝气境九层。

    凝气境九层,已经属于凝气境后期的高手,也无怪乎敢来武斗场参加武斗。

    “嘿嘿,原来你就是我的对手啊,还真是走运,首战就遇到了你这么个区区凝气境五层的废物。”

    代号毒蛇的男子阴测测的笑着,同样在上下打量着姜无尘,他额骨略显突出,一双眼睛细小如蛇,时不时都透着丝丝狠毒之色,也难怪他取了个毒蛇的代号。

    而就在毒蛇看轻姜无尘,并以言语嘲讽的同时,四方看台上的众多观战者中,却是第一时间响起了一片愤怒的骂声。

    “可恶,这究竟怎么回事?”

    “就是,一个凝气境五层的武者上了武斗台,这不是摆明了让我们输吗?”

    ……

    不怪这些人怨声载道,实在是都感觉被武斗场给坑了,因为他们刚才都对这场战斗投了注,而在投注前,他们压根就不知道关于交战双方的具体信息。

    他们所能知道的,无非是姜无尘与毒蛇都是首次登场,分别有着一个银狼与毒蛇的代号,至于两人真正的修为,那就一概不知了。

    但现在,两位参战者都已登台,双方的修为根据各自身上的灵气波动,也就彻底一览无遗了。

    “真是该死,要是早知道是这么个家伙,老子才不会下注,这完全就是个巨坑,真要他与毒蛇一战,还不如老子自己上,说不定还多少能有几分胜算呢!”

    有人火大,越想越气愤,到最后忍不住扯着大嗓门,冲着姜无尘吼道:“什么狗屁银狼,赶紧点滚下去吧,就你也敢登上武斗台,简直不知死字怎么写。”

    “小子,听到没,不想死就快点下去。”

    一号武斗台上,代号毒蛇的男子嘴角翘起,也跟着冷笑了起来,不是他瞧不起姜无尘,而是姜无尘的修为实在不够看。

    “我敢上来,就不会死,倒是你,你现在自动认输还来得及。”姜无尘面无表情地道。

    “好好好,我原本还想饶你一命,现在看来,你却必须得死。”

    毒蛇恶狠狠地道,眼中杀机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