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321 > 我有无敌神体 > 第2章 姜无尘
    “大长老都发话了,姜无尘你还不快滚?”

    “哼,不能修炼就罢了,还胆敢不敬祖宗,这种人就该就地处决,以儆效尤。”

    ……

    就在姜海山向姜无尘发难的同时,祭台下也传出了各种喝骂声,这其中更不乏一些姜家长老。

    然而,也有少数几个姜家长老始终保持沉默,没有开口发表什么意见,只是用怜悯的目光望着站在人群最后方的姜无尘。

    只觉得那个被族人口诛笔伐,处于风暴中心的柔弱少年,看起来委实有些可怜可悲。

    没错,姜无尘就是个废物,生来就无法修炼,可姜无尘再怎么废物,也不能抹去其父姜飞鹏为家族所做出的种种贡献。

    姜飞鹏,原本也是他们姜家长老之一,且还是他们姜家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长老,当初年仅二十岁出头就已修炼到了金丹境。

    武道修炼,由易而难,纵观整个大夏王朝乃至北域,能在二十多岁达到金丹境的人,那都是真正的绝顶天才,人中龙凤。

    可惜,姜飞鹏八年前外出后便一去不复返,到现在都音信全无,不过姜飞鹏虽然失踪了,但是其武道天赋之高,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而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按理说姜飞鹏好歹曾经也是个光芒耀眼的武道天才,其子姜无尘纵然天赋不及其父姜飞鹏,却也不可能差上太多,但姜无尘却偏偏不能修炼,成了天风城人尽皆知的废物。

    不,说他是废物都是抬举他了。

    须知,就算是一个资质平平的人,凭借着海量的修炼资源,也完全能顺利成为一名武者,可姜无尘修炼了这么多年,至今却连武者的门槛都没能迈入。

    这就是姜无尘有个好父亲,其父姜飞鹏又曾给家族立下过汗马功劳,再加上族长姜太元一直以来又对其父姜飞鹏抱有几分期许,否则姜家哪还有他容身之地?

    各种刺耳的声音传来,姜无尘神色淡然,不悲不喜。

    废物?

    的确,在众多族人眼里,他现在依旧是个废物。

    但谁又能知道,他姜无尘已经觉醒了前世记忆,而靠着前世种种记忆,他很快就能从逆境中飞速崛起,成为让人仰视的存在。

    “各位瞧瞧,就他这德性,根本就毫无悔改之意嘛。”

    “废物快滚吧,你就不配做我们姜家的人。”

    ……

    见姜无尘动也不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更多的姜家人都怒斥了起来,在他们看来姜无尘就是个多余的人,没有丝毫家族荣耀感不说,还敢在祭祖大典上对先祖神像这般无礼,这无论如何都不可饶恕。

    “我只是不想跪,可从未说过自己不是姜家人。”姜无尘环视着一群义愤填膺的姜家人开口道。

    “就你这种养不熟的白眼狼,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我们姜家人,我要是族长早就将你打断手脚逐出家族了。”

    听到这种话,姜雪已是忍无可忍,大声呵斥道:“同为族人,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

    “他就是个废物,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武者,甚至就是他的未婚妻,萧家那位天才大小姐萧如雪也跟他解除了婚约,雪儿妹妹你就别再维护他了。”

    有姜家少年皱眉道,眼中闪过强烈的嫉妒之色。

    他们姜家从不禁止族内通婚,而姜雪作为姜家这一代最优秀的一颗明珠,自然在姜家拥有许多爱慕者。

    “我从来没有维护无尘哥哥,还有姜飞你跟其他人也别再开口闭口的叫无尘哥哥废物,抛开不能修炼不说,无尘哥哥在剑道上的天赋,你们当中就没一个能比得了。”

    姜雪气呼呼地道。

    她平日里便与姜无尘走得近,私底下也时常向姜无尘讨教剑术,深知姜无尘在剑道上有着多么惊人的天赋,不然姜无尘也不可能小小年纪就将他们姜家藏书楼内的各种剑术全给掌握。

    是的,除了他们姜家藏书楼最顶层的一些珍藏外,下面几层内所收集的上百种剑术剑诀,姜无尘全都能毫无差错的一一施展出来。

    “光有天赋不能修炼又有什么用?”

    这时,姜家大长老姜海山又发话了,他先是不屑冷哼,而后毫不犹豫的下令,“来人,将此狂徒给本人拖出去关进地牢,若敢反抗,格杀勿论。”

    姜家地牢,那可是一座暗无天日的地方,常用来关押家族罪人,一入地牢想要出来,那就几乎不可能了。

    “是,大长老。”

    演武场外早就有姜家护卫原地待命,一听到姜海山的命令,立刻就有一个二十多岁,身穿护卫服,腰挂佩刀的长脸男子大步流星的冲到姜无尘面前。

    “小子,不想吃苦头的话,就乖乖跟我走吧!”

    话音犹在,大手已是抓向了姜无尘的肩头。

    姜无尘脸色一沉,什么话都没说,脚下轻点地面,灵巧的往后退了几步。

    他现在还没开始修炼,体质也不是一般的差,好在他前世的那些战斗经验还在,一般人想要近他身也不是那么容易。

    “咦,你还敢躲?!”

    长脸男子姜军脸上有错愕,更有抑制不住的怒色,身为众多姜家护卫中的一员,虽然他的修为算不得多高,但也达到了凝气境八层,绝非姜无尘这个区区废物能够抵抗的。

    但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他却没能第一时间拿下姜无尘,这顿时让他感觉到了耻辱,而相比起怒火中烧姜军,其余人更多的就是感到惊讶了。

    “巧合,一定是巧合!”

    有姜家小辈咕哝,只当姜无尘是运气好,先一步躲了开去。

    “小子,你反应倒是挺机敏,可惜没有下次了。”

    姜军暴喝,同样认为姜无尘这是侥幸,他腰胯发力,一步往前踏出,大手再一次呼啸着抓向姜无尘。

    这次出手更加迅猛,大手带起赫赫劲风,赫然不再给姜无尘任何躲闪的时间。

    “还来?”

    姜无尘瞳孔幽幽,再一次往后退去,让姜军又一次扑空了,不过因为这具身体天生孱弱,姜无尘也因此累得连喘了几口气。